(鄭愁予詩歌賞析)隱藏在關懷裡的歌謠/〈美的競爭〉、〈不躲避的歌〉賞析

2018/6/1  
  
本站分類:藝文

(鄭愁予詩歌賞析)隱藏在關懷裡的歌謠/〈美的競爭〉、〈不躲避的歌〉賞析

鄭愁予詩歌賞析之〈美的競爭〉、〈不躲避的歌〉

 

●美的競爭

 

我把那信箋揉縐了

你還給我一方微風的池塘

 所有的哀怨都化為荷香

你釀的酒浸透魂魄了

我沈沈的睡眠像一座山

 夢中也流響杏花的泉

 

明天還會寫信來嗎?

去年的酒還有多少未啟封?

 一切都在猜疑中

 

你收攏的鳥鳴是袖中的鐘聲

我採集的蝶飛是繞肩的彩虹

 好一番美的競爭

 

●不躲避的歌

 

讓我陪你去玩吧 那山邊的小學校 你說

頭一天做老師是心慌慌的

 

朝陽按時候爬起

當走過無盡無盡的田埂

驚飛無數無數的鷺鷥

一排什麽樹正開著香花

 

你還是這麽年輕的姑娘

孩子們會聽你的話嗎?

你說:我不說話 我就是唱

 

我把禮物交給你 一隻五彩的躲避球

隨著皮球拍打的節奏唱吧

唱一支孩子們不許躲避的歌

 

 

◎隱藏在關懷裡的歌謠/〈美的競爭〉、〈不躲避的歌〉賞析

 

〈美的競爭〉與〈不躲避的歌〉兩首詩收在聯合文學出版部出版的《刺繡的歌謠》一書裡,放在書的第四輯「刺繡的歌謠」中,這一輯裡有11首詩,其中最後一首又分為10首「七絕」(即『歌謠體』),就叫「刺繡的歌謠」。

 

在《刺繡的歌謠》一書的「後記」中,鄭愁予曾為第四輯的寫作體例作了一段說明,先引述如下,以便於我們的欣賞:

 

  • 歌謠體和歌謠風是不同的,前者是指直接利用歌謠的一般結構,即是五言或七言的詩行,並具整齊的韻腳,在第四和第五字之間,通常可以先嵌入語助詞或感嘆字,使歌者易於表達個別詠唱的風格。至於歌謠風的詩,其形式是由詩作者依詩的表現需要而獨創的,除了也具有韻腳,通常句子的結構較為複雜,而暗喻和意象的經營也與現代詩一般手法無異……

 

《刺繡的歌謠》書中所輯錄的詩篇都沒有署上寫作年代日期,但,按愁予的說法,是「未發表過的舊作」(見〈後記〉,其他三輯中倒是有『未發表過的新品』),特指第四輯「刺繡的歌謠」,雖然我們並不確知其詳細創作年代,但基本上,〈美的競爭〉與〈不躲避的歌〉仍可見出濃濃的「愁予風」,恰巧,有前面引述的一段說明,我們當可窺知愁予詩(特別是早期的篇什)與「歌謠」之間的血脈。

 

有趣的是,若我們回顧前段他談歌謠體和歌謠風的文字,會發現鄭愁予對「歌謠風」的定義,似乎就是一般我們見到的「現代詩」;較不同的是「也具有韻腳」,再拿來考察這兩首詩,又發現只有〈美的競爭〉具備了鄭愁予觀念中的「歌謠風」。

 

〈美的競爭〉的韻腳,分別有三組,押漢語拼音中「ang」的「塘」、「香」(第一段),押「an」韻的「山」和「泉」(次段)及押「eng」韻的「封」、「中」、「聲」、「紅」(三、四段),單就這首詩便可看出鄭愁予使用中國文字的功力了。

 

〈美的競爭〉基本上可算是一首情詩,承襲了愁予情詩的風格,但令人費猜疑的是,詩中並沒有清楚勾出「我」與「你」的感情深度,是濃情蜜意呢,還是剛分手的情侶?當然,看成一對仳離的夫婦也可以。不過,就整首詩的語言結構來看,我們倒是可以獲得一些信息,特別是在第二段:

 

你釀的酒浸透魂魄了

我沈沈的睡眠像一座山

 夢中也流響杏花的泉

 

首先是「釀酒」的意象,我們也可以在〈北峰上〉的詩句中找到──而那新釀的露酒是涼死人的(末句)。其次是「流響」的字詞,我們在洪範版《鄭愁予詩集I》的〈小小的島〉一首中也可找到類似的用法──「小鳥跳響在枝上,如琴鍵的起落」(首段末句)。這些零碎的印象也許可以說明〈美的競爭〉大概是鄭愁予離台前的作品,時間約與寫「南湖大山」那一輯詩同時,甚至更早,仍然以營造「意境」見其用心。

 

像「酒」與「沈沈的睡眠」共同串織成一如夢似幻的「境界」,搭配首段「微風的池塘」與「化為荷香的哀怨」,使得第三段連著的兩句問話:「明天還會寫信來嗎?/去年的酒還有多少未啟封?」讓讀者感覺是「酒話」,也就因了「酒話」,才又造成了詩意的撲朔迷離,我們不曉得詩裡的第一人稱是借酒澆愁,抑或是高興得「發酒瘋」。

 

末段,形成「競爭」的籌碼是「你」的「鳥鳴──鐘聲」與「我」的「蝶飛──彩虹」,但為什麼要做這樣的「競爭」?是「你」絕情地「收攏」了鳥鳴嗎?詩人並沒有說得很清楚,致使這首詩特具了多義性,彷彿李商隱〈錦瑟〉的「此情可待成追憶,只是當時已惘然」所引起是悼亡、是自憐,還是傷離別的種種爭議一樣。

 

〈不躲避的歌〉,或許是因了我們在這首詩裡找不到愁予自謂的「腳韻」,反而發現了其另一特色:標點、斷句與節奏的安排。

 

〈不躲避的歌〉的內容與情節都很簡單,愁予藉第一人稱「我」的口吻,側面描述了一位新老師甫上任的心情,由於「你還是這麼年輕的姑娘」,「我」的關愛更加殷切,尤其擔心「孩子們會聽你的話嗎」。

 

所以,一開頭,第一人稱便彷佛堅持著,「讓我陪你去吧 那山邊的小學校」,第二句的「頭一天做老師是心慌慌的」顯然是承接著第一句最後的「你說」而來,不過,愁予在短句與短句之間省去了標點,便又增加了另一種讀法,即把第二句看成單純的敘述,而「讓我陪你去玩吧 那山邊的小學校」則是即將上任的「你」說的,為什麼,因為「你」為了要掩那緊張的心情……可以看出愁予不加標點的用心。

 

不論是哪一種讀法,第二段的「寫景」恰都成了「緊張心情」的輔助,實在並不完全是在「寫景」,特別是這三句:

 

當走過無盡無盡的田埂

驚飛無數無數的鷺鷥

一排什麽樹正開著香花

 

田埂的「無盡」(當然並非事實),鷺鷥的「無數」,正暗合了「我」與「你」的心情,「我」的關愛與「你」的緊張邦被輕巧地烘托出來了,而「一排什麽樹正開著香花」,更令人莞爾,瞧!緊張得連「什麼樹」都不知道了!

 

這是鄭愁予高明的地方,如果忽視了人物心理的投射,愁予大可把詩中的「什麼樹」換成「七里香」,換成「梔子樹」之類,但如此一來,緊張的情緒不見了,效果也就會打折扣。

 

第三段「我不說話 我就是唱」,看似敷衍「我」的疑問:「孩子們會聽你的話嗎?」實則也是那位新老師心理上的自然反應。

 

末段,第一人稱似乎也同意交「一隻五彩的躲避球」給「你」,要「你」唱「一支孩子們不許躲避的歌」;唯有歌聲是老師與小學生最好的溝通方式。

 

這首詩意義本來相當平淺,但鄭愁予刻意略去了標點的分段分句法,使得這首詩解讀(尤其是朗誦)起來更加自由了。除了方才提到的第一段之外,第二段「你說」的話,也可適當加上語助詞,例如可以這樣唸:「我不說話啊!我就是唱嘛!」或「我不說話,我就是唱啊」……

 

細心探究愁予的詩,多半可以發現類似有趣的現象,不過,提到「朗誦」,又是另一個專門的話題了。

 

 

今日人氣:2  累計人次:139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