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雜談)我的海官夢

2015/12/27  
  
本站分類:生活

(雜談)我的海官夢

對傳媒來講,歲末總是開始盤點年度人物或年度幾大新聞的時刻,但今年我有大半年失去了舞台,沒資格評斷誰是年度人物(我可以選巴格達迪嗎?那個伊斯蘭國的 哈里發。要不就是加拿大新任的帥哥總理小杜魯多);年度新聞不管選幾個,十個也好,二十個也罷,於我個人而言,排第一的,則絕對是──

8月29日輔大中文系系友回娘家啦。(哈哈!)

畢業三十年前後屆系友,回到母校,坐在文學院(我記得那幢紅樓有個名字,叫『芙蓉館』是吧!)100教室,大伙兒哇啦哇啦,攜手回到那個年代,有重逢帶來的聒噪,也有回憶帶來的沈默──曾站在講台上的系主任王靜芝、禮記老師孔德成、唐詩老師傅試中……都成了歷史!

很感謝同學體諒我在海外,難得回台灣,故而刻意配合我回台灣的時間,將連著兩天的同學會,安排在我回台灣的第一個周末(29日和30日)。這兩天令我萬分激動的輔大同學會,也勾起了屬於我的一段秘辛:當年我差點成為輔大中文系的逃兵。

由於小學開始,學校就是男女分班、國中和高中念的又都是男校,除了媽媽和妹妹,生活中接觸的人,大半是「和尚」,因此,實話說,高中畢業那年,得知考上輔大中文系,系上有那麼多的女同學時,要不要去念,心中是有點猶疑的。

事情是這樣的。

高中畢業後,我參加了兩個聯招,一個當然就是大學啦,另一個則是軍校。

大學放榜後,接著就是軍校放榜,坦白說,當年我最想進的是海軍官校,沒錯,父親是軍人多少對我有一點影響,但最大的影響是,高中看過秦祥林演的《海軍與我》(女主角反而想不起是誰),被那一身帥帥的黑色和白色大禮服「雷」到了。

還有一次,在一本軍方雜誌的封面看到時任參謀總長的海軍上將宋長志的軍裝照,真他媽的帥斃了。於是,高中時我總愛幻想自己穿上那一身海軍制服的樣子,最好大盤帽上還「長草」(上校以上,帽沿上會有金色稻穗)。

於是,本來念社會組的我,在高中臨畢業前,決定再報名軍校的自然組(三軍官校、中正理工學院……),且只填兩個志願,第一志願是海軍官校,第二志願是陸軍官校。

考軍校要先過體檢,我最沒把握的是視力這一關。嘿,沒想到體檢(我還記得是在台中體專體操館進行的。)那關的視力部分,400度大近視的我,竟然亂比兩下也通過了(感覺上老天爺也在助我一臂之力)。

不過,最麻煩的是聯招考試,因為社會組主攻歷史、地理,自然組主攻物理、化學,天曉得,我在理化方面一直是白痴等級。還好的是,自然組部分,三軍官校除了空軍官校的錄取分數較高,海官和陸官都不算高,我心想,理化我亂猜,專攻其它科,應該有機會。

軍校放榜之後,我上了陸軍官校,沒上海軍官校,算是功虧一簣。當陸軍官校的錄取通知寄到後,我還是懵了。

心中一直糾結著,要去輔大中文,還是當個革命軍人。

當年的陸官沒有女生,從小到大,一直念和尚班跟和尚學校的我,老實說,有點怕跟女生相處,故儘管沒上海官,一度仍想去陸官報到(雖然軍校放榜晚,但必須在接到入學通知後的一周或兩周內去鳳山報到)。

升大學那個暑假,我們全家陪著在花蓮工作的父親,在花蓮高中附近住了兩個月,每天下午我還去高中時就投過稿的更生日報實習編輯,晚上則迎著海風騎單車回父親的宿舍,心情輕鬆。但在大學和軍校接連放榜後,為了要念輔大還是念陸官,卻與父親鬥爭了一個多禮拜。

中間過程不足為外人道,反正就是父親堅決反對我去念陸軍官校。

我至今都還搞不清楚,父親為何總不讓我走他走過的路:高中時被找去籃球隊,打籃球岀身的父親也是堅決不讓我去打,於是我練了一個星期就被父親要求向教練報備退出。現在我想念軍校,自己就是軍人的父親,也是指著我鼻子:「你要私自去鳳山報到,就打斷你的腿。」

就這樣,我就「被」放棄當革命軍人的機會了。於是,輔大中文也有了我這個當初抱著「委屈」心情就讀的同學(跡近於當年林書豪進哈佛大學的心情吧,呵呵)!

畢業後,我又有一次當革命軍人的機會。那時我抽到的兵籤是海陸仔(海軍陸戰隊),當時國防部鼓勵大專兵簽四年預官,由於我知道陸戰隊屬於海軍的一個科(另一個是艦艇科),一度心動,而心動的理由則是──我想穿上海軍制服。

在屏東龍泉的新兵訓練中心,連長把這指示傳達下來,某一天操課結束後,我跑去問連長:「我想知道陸戰隊的大禮服,與海軍是否一樣。」

連長打開他的衣櫃,讓我看他的大禮服──一身草綠草綠,真的不是普通的難看,我問連長:「陸戰隊不是屬於海軍嗎?為什麼不是黑色和白色大禮服那種?」

連長說:「那是艦艇科的,陸戰隊的不同。」

我跟連長談條件:「連長,如果我能轉艦艇科,立刻簽四年。」

連長第二天真的幫我去問上級,得到的答覆卻是「NO!」

就這樣,第二次成為革命軍人的夢也破滅了。

我一直在想,如果當年我如願上了海軍官校,我應該比較有勇氣跟老爸「造反」;如果當兵時,抽到的是海軍艦艇,數十年後,就有帥帥的海軍中尉或上尉,甚至海軍上校(我應該會一路簽上去,直到升到帽沿『長草』才罷休)的徐望雲出現在海軍軍官名單上了。

但是,幻想畢竟是幻想,我的戰場終究還是得回到稿紙,與新聞現場去。命運如此,為之奈何!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500  回應:2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

何必問    
何必問
至少他是個美麗的夢想,想到高中曾經想要報考私校幼保科但因為媽媽一句家裡沒錢只能念公立學校而放棄,如果當時念幼保科搞不好現在就是某間幼稚園的老師了說(幻想中)。
回應    0    0
徐望雲    
徐望雲
我到現在仍在幻想自己穿上海軍制服,帶著長「草」的大盤帽……
回應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