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百年來一大千/張棠

2018/5/25  
  
本站分類:藝文

五百年來一大千/張棠

蜚聲國際的國畫大師張大千,是近代中國藝壇上承先啟後的重要人物,他曾托人情花高價,用黃牛毛製造了五十枝毛筆,這牛毫來自牛耳,而且只有英國某一地、某一種黃牛的耳朵,才有這種毫毛,據說要用二千五百頭黃牛才能採到一磅毫毛。牛耳毫毛製成的筆,用起來「如執牛耳」,因此張大千為他的牛毛筆取名為「藝壇主盟」,並用此筆送給他最敬重的人,像是畢加索‧‧‧

 

1999年張大千一百歲誕辰。為了紀念中西兩位「執牛耳的藝壇盟主」,台北故宮博物院特別在1999年同步推出畢加索和張大千的畫展。

 

1998年九月,故宮從世界各地借來參展的作品,還在陸續到達之中,故宮的「張大千百歲紀念展」就已經拉開了序幕。這次我去故宮,運氣極好,就在我走馬看花,不知所看時,正好有一位故宮的國畫老師帶隊前來,細說張大千的繪畫藝術,我不由分說,馬上混進本地「觀光客」的隊伍,亦步亦趨,仔細聆聽。

 

張大千是一個傳奇性的人物,他的一生,離奇曲折又極富戲劇性。

他1899年生於四川省內江縣,自幼從母姐學畫,十七歲被土匪綁架,被迫當土匪頭的師爺,經過一百日才得脫身。十八歲去日本京都,學習繪畫及染織藝術,他二十一歲時在上海松江禪定寺出家為僧,法號大千,三月後還俗結婚。他毛遂自薦,帶翻譯去見畢加索,送他「藝壇主盟」的毛筆。他喜朋友,精美食,懂得生活的享受,他在巴西建了一座美麗的園莊「八德園」,也是台北外雙溪「摩耶精舍」的主人。還有,他是一個喜歡畫自己的畫家,他許多畫中的人物就是他自己。

 

被徐悲鴻譽為「五百年來一大千」的張大千,他的畫路非常寬廣,山水、花卉、仕女、潑墨,無所不能,無所不精。他的畫風,一生之中有過三次重大的改變:四十歲以前,以古人為師,注重臨摹,四十到六十,以自然為師,注重寫生,六十以後,以心為師,開創自我的風格。

 

張大千早年的師法古人,下過極深的功夫,章法嚴謹,運筆繁而不亂,其臨摹之精已能亂真,張大千所仿的石濤古畫,連最著名的鑑定家、收藏家都無從辨其真偽。張大千的畫,筆筆認真,不論主題配景,都畫得細膩生動,因他講求「筆筆到」,所以他的畫可以分割成許多小幅,每一小幅分開來欣賞,依然幅幅精美。

 

 「搜盡奇峰打草稿」,他生於山水清奇的西蜀,日後周遊列國,走遍天下名山大澤,抗戰後遠居印度,隱居於西馬拉亞山南麓的大吉嶺,與雄偉的山川終朝為伍,他筆下的山水自是磅礡大氣。

 

張大千藝術人生最大的一個轉捩點,就是去了敦煌,1941年他在甘肅敦煌住了二年七個月,臨摹了二百七十六幅敦煌壁畫,自此以後他的畫風中注入了新生命,他的仕女從柔弱變為剛毅,眉目英爽,線條活潑有力,仕女的服飾開始有了大紅、描金等「敦煌色彩」,紅豔如火的顏色,美則美矣,卻十分費工夫,需要暈染〔上色〕多次才得完成,有時為了要達到理想的顏色,一再暈染,一畫就要畫好幾個月,他畫美女的服飾,細膩生動,珠串玉鐲,翠環叮噹,裏裏外外,層次分明,有條不亂,衣裙上的花紋,一絲不茍,就連遠看以為是單一素色的衣帛,走近一看,原來素色之中大有文章,盡是細細密密的花紋,此即他仿效敦煌洞窟頂上之藻井而來的手法。

 

此時的張大千四、五十歲左右,眼力甚佳,可以畫細功夫,此「敦煌影嚮」,在日後張大千的作品中時有出現,他喜歡用朱砂金線鉤勒畫「朱荷」,他也用朱砂畫大紅的火焰,例如「孽海花」英譯本的封面,熊熊大火的顏色極為鮮艷亮麗。

 

眼睛是畫家的靈魂,不幸得很,擅常工筆的張大千,在五、六十歲以後,因糖尿病的影響,視力日漸衰退,而一個世界級的畫家之所以異於常人的,就是他能推陳出新,利用視力的缺點,反而走上了潑墨的新路。

 

潑墨原是中國畫的技法之一,須大筆飽飲水墨,以高速度落紙,一氣呵成。張大千之潑墨始於荷花,後及於山水,技法上復活了古代的潑墨,更用同法嘗試潑彩,為我國傳統畫法延展了新的一步。潑墨之前,通常先打濕畫面,才能做到墨中有水,水墨交融,但也因水墨沉重,一般的宣紙均不能承受,所以他的用紙,都是特別加了礬的紙。他有名的「長江萬里圖」長卷,有二十米長〔約六十五英呎〕,潑墨寫意並用,再加上畫家的靈感與慎密的構思,長江之水,浩浩蕩蕩,雄壯秀麗,美不勝收。

 

張大千喜歡在金箋紙上畫巨型的荷花,荷幹比一個人還高大,因畫者無法坐在桌前一筆畫成,所以張大千的巨畫是站在桌上畫的,在他晚年,力氣大不如前時,要人將他抬上臺面,才能完成如「盧山圖卷」之類的巨幅,而他,終未完成「盧山圖」而去了。

 

1983年,中國畫的一代大師在台北去世,享年八十五歲。

今日人氣:2  累計人次:113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