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lcome to America/岑霞

2018/3/17  
  
本站分類:藝文

Welcome to America/岑霞

Welcome to America/岑霞

三十多年前,甫踏上美國土地時,我最大的震撼不是眼前嶄新的人事和環境,而是為我們辦理入境手續的海關人員,竟然微笑著 說:「Welcome to America!」神情親切又有禮,一點兒架子都沒有。 環顧四周的辦事人員,也都是一派輕鬆自若,他們哪像政府官員, 倒有點像百貨公司的售貨員呢。在香港生活了這許多年的我,竟然在外國受到這樣和顏悅色的接待,怎不讓人受寵若驚呢。中國幾千年來積習的官僚作風,政府官員哪個不是狐假虎威,板著撲克臉辦公,動輒對老百姓頤指氣使。我初來乍到,對美國的第一印象好極了。

來美第三天,我便迫不及待上街「觀光」,頗點像劉姥姥入大觀園,對樣樣事物都感到新奇。社區內安謐寧靜,一排排拙樸的平房襯著屋前的紅花綠草,有如人間仙境,讓見慣了高樓大廈的我耳目一新,最讓我驚奇的是,偶爾經過的人都微笑著跟我打招呼道早安。看樣子美國是個禮儀之邦,孔子嚮往的「富而有禮」社會, 不意讓我在「番邦」遇見了,難道是「禮失而求諸野」嗎? 香港雖然滿街滿巷都是黃膚黑髮的自己人,卻沒人跟不相識的人微笑,更遑論問好了,若然這樣做,不被人當作瘋子或另有企圖才怪。那天我不停地展現微笑,跟往來的人互道 Good morning、How are you, 暢快極了。

來美一個禮拜後,我竟敢手持地圖按圖索驥,搭公車到 Downtown 找工作。對一向膽小內向的我來說,又是一個突破,平時我連向老師請教都不敢。想是海關人員的微笑和路上行人的微笑鼓舞著我, 讓我放心又放膽勇往直前,大抵美國的老闆也是這樣笑臉迎人吧? 事實確是這樣,不管有沒有空缺,他們都很有禮貌地答覆我,最有趣的是See's Candy巧克力店,雖然不打算請人,卻送我兩顆巧克力,讓我心裡甜吱吱的,對找工作更充滿信心。那個年代,美國經濟蓬勃,工作機會多,我在一個禮拜內已找到兩份差事。面試時, 人事部經理都是笑咪咪地很和氣,像聊天一樣,我因此而勇氣倍增毫不怯場。記得有位經理這樣問我:「你沒有這方面的工作經驗, 能夠勝任愉快嗎?」我想也沒想就回答:「我曾經教書,既然能夠管教四十多名學生,我必能勝任這份工作的。」就這樣我被錄取了。事後想起,一向拙嘴笨舌的我怎會對答如流? 後來我選了離家較近的公司上班,開始了朝九晚五、夜間上課的工讀生涯。

我工作的公司共有百多位員工,各色人種都有,白人、黑人、 墨西哥人......可黃臉孔包括我在內只有四位,初來乍到還真有點不適應,但既來之則安之。其實公司大部分的同事都很友善,辦公室裡 How are you、Good morning、Hello、Hi、Thank you 之聲不絕於耳,明明十分鐘前才問候過的同事,再見面時又笑嘻嘻地再問候一次「How are you」,一天裡寒喧幾十次是平常事。初時我很不習慣, 覺得這樣嘮嘮叨叨的太無聊,後來適應了,竟然主動問候別人,畢竟「有聲勝無聲」,時時刻刻不忘把微笑、問候、讚美和感謝掛在嘴上,表達關懷與善意,人與人之間會相處得更和諧融洽。 此後,每逢遇到初來乍到的新移民,我也學那海關人員一樣, 微笑地說:「Welcome to America!」希望他們像我一樣,在這異國他鄉順利地展開新生活。

原載《世界日報》副刊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258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