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上賞明月手記 /岑霞

2019/10/19  
  
本站分類:旅遊

海上賞明月手記 /岑霞

海上賞明月手記 /岑霞

9/2/19 (星期一)
期待已久的這天終於來到,我們十點半出發,乘搭出租車到Monterey Park接楊強大哥夫婦。抵達B02碼頭時才十一㸃半,距登船尚有半小時,於是兩對夫妻便以Carnival Inspiration 郵輪為背景拍照,為參加北美洛杉磯華文作家協會舉辦的中秋節活動拉開序幕。中午十二時進入巨型帳篷辦理登船手續,海關人員核對䕶照、登船証,檢查行李後便放行。郵輪的攝影師早已恭候在通道和吊橋旁,為乘客拍攝"登船照",我們凑熱鬧也拍照留念。

郵輪的安檢非常嚴格,行李、護照和登船証(Boarding Pass)經再次檢查無誤後,才獲准進入郵輪七樓的Grand Atrium Plaza,心情登時輕鬆起來。眼前這個紅、綠霓虹燈光閃爍,金壁輝煌的圓形大堂似曾相識,尤其是中央的酒吧、螺旋型樓梯和玻璃電梯,依稀是十年前觀看一對白人男女跳恰恰舞的地方,莫非十年前和好友婉顏一家坐的就是這艘船?後來在九樓見到賭場旁的大酒吧、黑白大理石地板和樂隊,更印證了我的猜測,當時有幾個小夥子在這𥚃跳霹靂舞,舞藝高超印象難忘。這次〈海上賞明月〉釆風活動由會長段金平帶領,成員有理事張五星、監事陳十美和顧問盧遂顯教授、副會長楊強和楊大嫂Alice,理事張良羽和夫婿John,文友趙紅、理事張炯烈和本人岑霞共十一人(下文以名字稱呼),熱鬧可期。

因尚未能進入房間,四人一起到十樓Lido Buffet 餐廳吃午餐,餐廳𥚃疏疏落落,只有早到的遊客在享受美食。讓人失望的是,餐牌上寫著Italian,卻連意大利麵都沒有,而且食物不是那麼出色,品嚐不出意大利風味,烤牛肉還算不錯。

下午一點半我們拿到房卡,此卡不僅是鑰匙,也是通行証、信用卡(購物、喝酒、賭博)、晚餐卡,總之,船上一切食住行非它不可。我經常丟三落四,炯烈耳提面命叫我小心保管。炯烈和我住五樓的海景房#150,左鄰#146是楊強和Alice,右舍#152是金平和五星,三對夫妻毗鄰而居。房間很小,有桌子和椅子,卻沒地方放置行李,只好擱在椅子和桌子上,最遺憾的是窗户不能打開,無法享受沁涼海風。待一切安置妥當已累得不行了,兩個人倒頭便睡。朦朧中被電話吵醒,十美通知我們到十樓集合,大夥兒都在Lido餐廳。此時服務員Aurora送來今天(9/2)和明天(9/3)的FunTimes。這本小册子是日程表,每日更新,詳列從早到晚所有的娛樂項目、地點、時間,並有晚餐的衣著説明(Attire)。今晚的Attire是Cruise casual,穿便裝便行,明晚是Cruise elegant,要穿正式服裝。

很快便找到隊友們,大家船上喜相逢,獨不見張良羽夫婦,金平説已和良羽通過信,確實已在船上。以後幾天,大家都在這𥚃聚會、吃早餐和午餐。坐郵輪最大的好處是不用操心食住行,不用搭飛機或汔車趕路,不需早起晚歸換酒店,連一日三餐都包了,咖啡、牛奶、熱茶、果汁全天供應。除了睡覺的幾小時,從早餐吃到夜宵,天天開大食會。以往作協辦活動,都是匆匆忙忙在幾小時內完畢,這次卻長達四天,同遊的都是作協資深文友,閲歷豐富、學問淵博,大家作息與共,一起吃飯一起出遊,天南地北無所不談,是一場場腦力激盪的交流會。

和趙紅文友是第二次見面了,今年七月作協舉辦〈2018作家之家〉發表會時已見過一次。她身材高䠷舉止優雅,是個才貌兼備的美麗女士,年紀輕輕已是〈東西方〉雜誌的美編和專業攝影師,也是作協網站的副總編輯,有她同行,照片料將多姿多采。郵輪於下午六點啟航,緩緩開出港灣,Long Beach碼頭的景物徐徐倒退,終於消失在波浪中。大家走到十二樓甲板上看海景,順便拍些照片,此時夕陽西斜,照片𥚃的人和物都披上金色餘暉,好有詩意!

晚餐訂於晚上8時15分,地點在八樓船尾的Carnivale餐廳,於是一行九人到八樓尋找,發現一頭一尾有兩餐廳,船頭的叫Mardi Gras,Carnivale 在船尾。我們又到九樓探究,偌大的樓層𥚃娛樂設施星羅棋佈,有Monte Carlo Casino、三個不同風格的酒吧、珠寳店、畫廊、拍賣室、Paris Lounge劇院等。臨窗一帶有很多座椅、沙發和小几子供人飲酒和看海景,還有三個攝影棚,攝影師守株待兔恭候客人光臨。賭場旁的酒吧坐滿了人,對開的樂隊賣力地演奏搖滾樂曲。此情此景,正是當年炯烈和我目睹一場精彩霹靂舞的地方啊!

九樓最熱鬧,從早到晚人來人往,船上遊客以拉丁裔墨西哥人為大多數,年齡介於三、四十歲上下,最喜歡搖滾樂,樂隊理所當然投其所好,卻苦了我們的耳朵,此後四天,到處都聽見震耳欲聾的搖滾音樂。經過幾天的觀察,發現有酒吧的地方就有搖滾樂,卻沒有跳舞的場地,看樣子樂隊是專門為買醉的客人演奏的!

晚上八點十五分,Carnivale餐廳準時打開大門迎客。我們的座位#325是張大長桌,可坐十至十二人。楊強、Alice、金平、五星排排坐,炯烈、岑霞、十美、盧教授、趙紅坐對面。西餐菜單種類繁多讓人眼花撩亂,各人好不容易點了自己喜歡的菜,大事定矣。西餐食物乏善可陳,但高朋滿座吃得開心。金平買了瓶紅酒請大家喝,十美又送精美手鏈給在座女士們,大家呵呵笑樂不可支,頻頻舉杯開懷𣈱飲慶祝中秋,趙紅眼明手快把這些歡樂情景一一收入鏡頭,瞬間變永恆成為美好的回憶!忽然餐廳播放震天價響的搖滾音樂,一排排服務生列隊而出,隨著節拍起勁地手舞足蹈,在客人面前表演拿手好戲Rock and Roll ;楊強、Alice、金平、五星、趙紅、十美、盧教授、炯烈紛紛站起來,與眾多客人搖肩擺臀助興,全場沸騰,氣氛High 到極點!同樣的表演每晚都有。因是勞工節長周末假期,全船爆滿,人氣鼎盛熱鬧非凡,到處都聽到歡聲笑語,我們也感染了這樣輕鬆愉快的心情!

酒足飯飽之後,就地舉行〈文學座談㑹〉,談談自己喜歡的作家和作品,大家熱烈響應。金平會長率先發言,説最喜歡的作家是余秋雨,讀了他寫的〈抱愧山西〉,才真正了解到家鄉的歷史、地理和文化背景。五星接棒介紹作家魯迅,喜歡他寫的〈阿Q正傳〉,文字簡練犀利,比喻一針見血。楊強喜歡的作家有魯迅和老舍,對魯迅的〈阿Q正傳〉以及老舍的〈駱駝祥子〉、〈月牙兒〉、〈我這一輩子〉作了精彩的闡析。Alice內舉不避親,她最崇拜的作家是夫君楊強,並舉例說明之。大家都説楊大哥好福氣,有妻如此,夫復何求!炯烈最喜歡的作家是魯迅,說〈阿Q正傳〉的阿Q其實就是當代中國民族劣根性的代表,魯迅希望藉由文字喚醒軟弱的民眾,文章充滿正能量。輪到我了,雖然喜歡的作家很多,但自小閲讀金庸的武俠小說長大,最喜歡〈神鵰俠侶〉和〈鹿鼎記〉兩部長篇。不記得十美喜歡哪一位作家了,她認為作家必須言行一致,有良好的生活態度和品德,寫出來的作品才能令人信服。盧教授向大家推薦作家還珠樓主李壽臣寫的武俠小說〈蜀山劍俠〉,比金庸的武俠小說更引人入勝云云。這場即興〈我最喜歡的作家座談會〉,引發文友們熱烈的探討與交流,比聽名家演講更精彩和更有意義。座談會直到餐廳快要打烊了,大家才依依不捨地離開。

9/3/19 (星期二)
一宿無話睡到自然醒,窗外已出現陸地,不久後郵輪停泊在海灣中,我們已抵達Catalina Island,由於沒有郵輪碼頭,遊客將由渡輪接駁上岸。今天的重頭戲是遊覽小城Avalon,這個Catalina Island 唯一的城市,人口約五千,由於島上大部分地方屬野生動物保護區,環保條例苛嚴,沒有汔車行駛,交通工具以腳踏車、小型高爾夫球車為主。早上七點半,炯烈和我在Lido餐廳享用早餐,遙望Avalon小城,白色的沙灘、船㠶林立的遊艇群、山坡上櫛比鱗次的建築物、白色地標Casino劇院等盡収眼底,好個世外桃園!我不禁哼著鄧麗君的歌曲〈小城故事〉:小城故事多,充滿喜和樂,若是你到小城來,收獲特別多,看似一幅畫,聽像一首歌…。

遊客區就在碼頭附近,街上禮品店、服飾店成行成市,我光看不買。倒是金平買了一些小玩意兒和紀念品之類,十美也為寳貝小孫女選購玩具。女士們如花蝴蝶般進出禮品店,男士們對購物興趣缺缺,寧願在門外站崗。就在此時奇蹟出現了,我剛從禮品店出來,幾乎和一位紅衣女士撞個滿懷。哎喲!這不就是良羽嗎?良羽也認出我了。對於這個從天上掉下來的餡餅,我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我趕緊把良羽拉到大家面前,不斷重複地說:"找到了,找到了!"正是踏破鐵鞋無覓處 ,得來全不費工夫呀!全團都到齊了,良羽給大家介紹她的先生John,一行十一人浩浩蕩蕩邊走邊拍照,良羽夫婦第一次出現在集體照片中。

後來良羽和John繼續她倆的行程,楊強夫婦和我倆回船吃午餐,餘下的五人繼續留在島上漫遊。郵輪於下午五時開航,緩緩向南駛向下一個目的地一墨西哥Ensenada。不過幾小時後又折回Long Beach, 因為有位乘客病倒了,必須馬上送院治療。如此來回折騰兩次,郵輪必須開足馬力,才能如期明早抵達目的地。這筆額外的開銷誰來承擔,保險公司、郵輪、或生病的遊客?

到了晚餐時間,大夥又在Carnivale餐廳踫面了。今晚的衣著是Cruise elegant ,我穿黑白洋裝,炯烈則西裝革履,大家都打扮整齊亮麗,金平的黑色晚裝最搶鏡,良羽和John也盛裝趕來拍照,大家分成兩排前坐後站,拍下了一張〈海上賞明月〉慶中秋的經典大合照。稍後良羽為〈我最喜歡的作家座談會〉補充,介紹她最喜歡的作家魯迅,對他的愛情短篇小說〈傷逝〉作了詳盡的詮釋。

9/4/19(星期三)
一早醒來睜開眼睛,發覺窗外風景已換成墨西哥巴哈半島的小海港Ensenada 。坐郵輪旅遊最大的好處是每日一早睡醒便到了一個新地方。只見窗外一艘破舊不堪的貨櫃船停泊在不遠處,還有一隻斑駁的小艇在郵輪旁邊經過,炯烈立即按下快門。Ensenada是個貧窮落後的海濱城市,被稱為太平洋的灰姑娘,有個天然海灣方便郵輪停泊,來此觀光的遊客不計其數,因此旅遊、飲食、零售業非常發達。炯烈和我以前來過兩次,參觀了海邊噴泉La Busadora和市中心。

這次重遊,跟大夥一起坐開蓬雙層巴士遊覽。大巴約上午十時開車,沿著海傍大道行駛,大家都坐上層,視野開闊,涼風習習舒𣈱極了。沿途所見一片荒蕪,偶爾有一兩隻海鷗飛翔,也不見弄潮兒和遊客,倒是有隻黝黑的海豚躺在雜草叢生的地方睡懶覺,若不是牠翻身滾落水𥚃,我還以爲是塊大石頭呢!大巴繞了一圈到了碼頭附近的旅遊區停下來,遊客魚貫下車,導遊小姐宣佈,一小時後在這𥚃集合上車回碼頭。錯縱狹窄的街道上遊人如織,禮品店、服裝店、餐廳林立,一家挨著一家,每家店都售賣相同的色彩鮮艷墨西哥貨品,如傳統服裝、工藝品、銀飾、木偶、布織掛氈、小擺設、皮背包等。在這𥚃買東西不只要貨比三家,還要狠狠殺價。女士們如入寶山,怎肯放過血拼機會,十美、金平和我都大有斬獲。男士們不為物質所惑,站在門外守候。趙紅忙著取景拍照,陽光下大家容光煥發笑容可掬。

忽然烏雲密佈下雨了,回程時雨點愈來愈大。大巴在街上左轉右轉,坐在上層的人在冷風冷雨中瑟縮,鋪天蓋地的雨點打在身上卻束手無策,連落荒而逃的機會都沒有。據導遊小姐説,這個季節很少下雨,竟讓我們遇上了。記得剛上船那天,十美説她的星加坡友人的女兒,在潛水艇爆炸事故中不幸罹難了,大家都感到難過。幸虧我們遇到的不是恐襲或龍捲風,這樣一想,陰霾的心情豁然開朗起來,可惜下車時沒來得及拍張"落湯雞大合照"留念。

記得今早大伙一起吃早餐時還興高采烈的慶祝中秋,金平送自製的小月餅和小酒瓶巧克力糖果給大家,十美又請吃菱角。出遊時天氣晴朗陽光普照,大家都戴上帽子和墨鏡才上車,怎料幾小時後老天爺就變臉了。正是天有不測風雲,人有旦夕禍福,天氣如此,人生亦然!

9/5/19(星期四)
今天郵輪將在海上遨遊,沒有目的地也沒有時間表。我最喜歡這樣漫無目的旅遊,沒有時間限制、不用排隊上下船、不必過海關,甚至不用傷腦筋在商店"血拼"。反正今天有的是時間,醒來在床上躺了一會才起來,炯烈已換了衣服等我一起去吃早餐。沒想到大伙都在座了,吃完早餐繼續高談闊論,等候吃午餐。經過四天風雨同舟,文友間更加親密融洽了

午餐後是自由活動,我拉著炯烈到十四樓最高處看海景。大概郵輪已出了公海,周邊沒有陸地,放眼四顧,茫茫大海變成是一個超大的圓圈,水連天、天連水,海天一色!我和炯烈繞著甲板慢慢行走一圈,同時用手機錄影了這難得一見的奇景。

下午四時,大家又在Lido餐廳齊集,跟著趙紅到各處取景拍照,先從九樓開始,然後拾級而下,到八樓和七樓。以七樓的Grand Atrium Plaza最富麗堂皇色彩繽紛,拍的照片人靚場景美。平時拍照我緊張兮兮,這次大夥嘻嘻哈哈任由趙大攝影師擺佈,緊張的心情漸漸鬆弛下來。此時已接近七時,太陽快要沉下海底了,大家又趕往十四樓拍夕照。炯烈依樣畫葫蘆用趙紅的攝影手法,把金光閃閃的夕陽裝進杯子裡,好神奇!

吃完最後的晚餐,大家直奔Paris Lounge劇院觀賞最後一場表演,〈Showtime : Motor City〉是一出懷舊歌舞劇,以熱舞勁歌來演繹上世紀七十年代和八十年代搖滾樂的發展史,播放的樂曲很多都是我年輕時愛聽的流行歌曲,感覺很溫馨。

明知天下沒有不散之筵席,想到明天便要下船回家了,心𥚃還是有些不捨和惆悵!

後記
回來已十多天了,對這趟五天四夜的旅遊無日忘之。郵輪之旅已圓滿達成,四天的照片將成為共同的美好回憶!感謝金平會長的帶領、感謝趙紅攝影大師的辛勞、感謝能與大家同行、感謝上天的眷顧,大家快快樂樂出門,平平安安回家!

今日人氣:2  累計人次:237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