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途中 ﹒ 一二事 有關揚】

2015/5/23  
  
本站分類:生活

【旅途中 ﹒ 一二事 有關揚】

揚是我參訪酒莊同行的乘客之一,另兩個為來自美國亞特蘭大州的夫婦,可口可樂的發源地,得知我來自亞洲,抗議說在亞洲喝到的可口可樂口味很怪,我們亞洲人是怎麼惡搞可樂配方的。我笑笑說請容許我代表全亞洲的可樂飲用者向偉大的亞特蘭大可樂祖宗道歉。

而話說全程我很專注的听講解,拍照,寫筆記,品酒,再寫筆記,再拍照,再品酒,再在離去之前卯起拼命拍照,然後在司機催促以及全車乘客稍帶不滿的注視下跳上車子繼續往下一個酒莊前進,并沒有多參與他們的交談。只從他們的聊天中側聽到揚今年六十幾歲,來自荷蘭。

一直到參訪行程結束前的午餐,我注意到他的左手比右手稍微短一些,問他是最近受傷了或者怎樣。他說也沒什麼,他年輕的時候在荷蘭空軍任職飛行員,某日接獲臨時任務,大概是技術人員疏失或運氣不好之類的,飛機升空就發生意外墜機,他與他的副手皆嚴重受傷。他說他還算幸運,只是左邊身體從肩膀到腰部包括手臂幾乎全部作廢,失去所有機能,“只需住院兩年,動很多手術,做復健,等等等,學會從左撇子改成右撇子,字從此寫得很難看。還有未婚妻跑了。

“我的副手就沒我那麼幸運了。一個好年輕好年輕的小夥子,撞傷了腦袋,從此幻聽幻視不斷,跟誰都沒有辦法相處。離開醫院我就不知道他的下落了。希望他此刻正在正常生活。”

命運撞毀他的夢想之後,他拿起相機,學習攝影,開始喜歡攝影,發現自己有一雙能捕捉事物瞬間的雙眼及察覺。於是他開始游走世界各地,得到一些賞識,興趣晉升成半職業。他給我看他手機裡拍的照片,有許多許多企鵝。好喜歡企鵝他說,胖胖的好可愛,怎麼拍怎麼可愛,很多事情的本質只需這般簡單就能這般可愛。

酒莊行程結束之後,我從門多薩搭車往薩爾塔,亞特蘭大夫婦回亞特蘭大繼續“顧小孩戰役”(他們自己如是形容),揚則從門多薩前往智利再前往復活節島。人總是要各自回歸各自的來時地,或各自前往各自的目的地,交集在太多時候是一種或然率。

照片是從揚的臉書上看到的,被拍當下其實完全沒察覺。但我真心喜歡他拍的這張照片,拍出了我在專注之際的對其他事物的渾然未覺。

我喜歡自己立意去做一件事情之際的的專注而堅定。在它們被現實打敗被妥協奪掠之前,我還要讓它繼續剛烈。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79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