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刻,我的餐桌日常》沈倩如:拍食物像在看風水!

2018/4/13  
  
本站分類:食記

那一刻,我的餐桌日常》沈倩如:拍食物像在看風水!

如果我說拍食物像在看風水,你一定一頭霧水。有好品質的光,你的餐桌有了十足的能量。拿掉不必要的東西,你的餐桌有了順暢的氣。每樣東西在所屬方位盡己責,你的餐桌有了平衡的美。 

讀到這,若你的雙眼發光,表示你懂。 

第一次買獨棟住宅時,在好奇心驅使下,我開始閱讀風水相關書籍。在那之前,我一直以為風水約略就是放個魚缸生財之類的。讀了幾本書後,我才瞭解風水說的是平衡與和諧的藝術。比如,床旁不擺鏡子,免得半夜起床被鏡中的自己嚇到;生活空間不擺放過多家具,大小恰如其分。這與攝影構圖所講的平衡是相通的。 

食物攝影景框內所有的物體都有自己的線條、質地、色彩、形體和光影,也有各自的定位和視覺重量。當種種能協調地結合,達到視覺均衡,構圖即平衡,主配角各守本分就對了。一張失衡的影像,你怎麼看都覺得似乎少了個東西。 

失衡指的並非不對稱。在對稱的構圖,所有物體均等分配或影像兩邊對等,但是,除非你能巧妙掌握構圖,否則對稱容易讓人感到無趣。若你如我,看到對稱也許會心生破壞的念頭。 

不對稱的構圖裡,視覺元素不均勻地置放,看來隨興自然,實則得投入更多心思,比如大物體與小物體的平衡,大面積單一色彩與小面積多色彩的平衡。構圖之初,先考慮主角食物的位置。當你用三分構圖,又不近拍,主角的另一邊通常會有較大的剩餘空間。若這不是你想要的畫面,便試著用可相輔且有關連,但無壓迫感的東西,來平衡主角的大小。這麼擺能為畫面增加趣味和故事性,卻不奪走主角的光彩。 

在物體錯落擺放的畫面裡,一個主角往往得以經由其他多個配角達到視覺平衡,不見得是一對一。一個頗具分量或視覺衝擊的物體,能藉由旁邊較輕的物體達到平衡。拍攝的桌面和牆背景若是有紋路的,對畫面也有平衡作用。 

對稱構圖從畫面均等得到平衡,不對稱構圖當然就從不對稱取得平衡。圖2-27 的新鮮鷹嘴豆相片,要嘛只拍裝有鷹嘴豆的盤子就好,若將豆子散落在左下方,便有賴右上方的豆子來平衡。我把下方的豆子勾起些幅度,用意在平衡盤裡較多豆子的右側。正巧的是,如此的幅度讓右上到左下的豆子形成柔軟的曲線。銀灰、黑和綠色平衡了色彩的視覺。 

《那一刻,我的餐桌日常:食物攝影師的筆記》(第102頁) .jpg

以圖2-28 櫻桃蘿蔔烤餅相片為例,所有物體都沒有對稱排列,然左邊形體寬大的烤餅可被酒、酒瓶、白色小碗、桌上的芫荽和粗玉米粉平衡。特別是酒瓶和高酒杯,它們的高度對烤餅的寬和畫面上方的大量留白最有平衡作用。若換成矮一點的杯瓶,影響會差很多。初看微不足道的芫荽和粗玉米粉,則帶著畫面往右延伸,平衡左邊體積較大的餅。許多攝影師和造型師愛在畫面邊緣以空盤和空瓶,營造畫面的平衡。它們無須完全現身,一小部分足有卓效。 

《那一刻,我的餐桌日常:食物攝影師的筆記》(第104頁) .jpg

圖2-29,勿小看牛肉夾餅相片下方切半的餅、餅屑、小碗和湯匙,它們平衡彼此,也平衡整個構圖。烤盤正直的線條其實有點呆,若不放東西,下方的空白會有多餘之嫌。放了東西,多了延續感,且避免了頭重腳輕。特別是那半塊夾餅,平衡了烤盤上的夾餅,而一旁的餅屑亦是不能忽略的重點,若沒有它,烤盤上的五香牛肉與半塊夾餅直線下來,既單調又重心不穩。同系列顏色相輔平衡的效用包括夾餅與刀把、三個位置的綠蔥、三個位置的辣椒、左邊的五香牛肉與右下的小杯子。看圖時,試著把不同物體遮住,看缺了哪樣,會讓你感到失衡。 

《那一刻,我的餐桌日常:食物攝影師的筆記》(第105頁) .jpg

前文說過,我拍完食。從圖2-30、2-31 兩張相片不難察覺,平衡不是畫面左右或上下都有同等分量的東西,且一樣小東西能有莫大的平衡成效。別輕忽了大理石板上面的淺灰紋路,它們有著平衡上方物體的作用。兩張海鮮完食照,我將餐紙和幾顆淡菜的位置改變,你感覺到它們平衡的變化嗎? 

《那一刻,我的餐桌日常:食物攝影師的筆記》(第106頁) .jpg

不對稱的平衡構圖展現的是動態美,確實比對稱的靜態美不易。如同其他構圖元素,得謹慎處理平衡的畫面,方能得到想要的氛圍。 

平衡和失衡的影像各有追隨者,有的攝影師喜歡平衡的舒服感,有的以失衡來引爆某些程度的衝突。建議構圖時,考慮以線條、質地、色彩和形體等營造情緒,製造出平衡的舒適或失衡的緊張。 

失衡亦來自比例不均。簡單的例子是盤子與食物的比例關係,像是大餐盤只放一塊鬆餅,則顯得過虛。尤其要注意,肉眼看實景與從相機觀景窗看的大小是有差別的。一般晚餐盤裝食物,眼睛直接看覺得剛剛好,可是相機一拍下來就顯得盤子超大,食物好像才那麼一點。類似地,用小盤裝看起來似乎有點擠,但在鏡頭下正是恰巧。造型師愛以較小的沙拉盤取代晚餐盤是有其道理的。 

食物攝影常看到的比例失調,多發生在有食材或手當配角的情節,比方說以檸檬當檸檬派的道具或手拿物體時。這些配角的體積即使比主角食物小,卻會因構圖和取景角度不當,而對主角產生壓迫感。 

圖2-32,檸檬香草烤魚旁放的都是食材,因量少,不會喧賓奪主。與其他食材相較,檸檬是較棘手的,它本身的顏色飽和地搶眼,若是整顆未切,我會讓它靠近景框邊緣,僅部分入鏡。然而,此情況又僅顯現一個球狀,觀者恐怕搞不清楚那究竟是啥,於是大多時候我會切瓣,立放或斜躺放著,盡量縮減面積。畢竟,它只是用來提示,不是主角。烤盤上方的檸檬的主要用途是告訴觀者,我吃烤魚時會擠幾滴汁搭配。若是一整顆,我認為無法表達食用的企圖,也可能比烤盤內的檸檬耀眼,所以我把它切開,擠了一瓣作勢。 

《那一刻,我的餐桌日常:食物攝影師的筆記》(第109頁) .jpg

烤全魚時,我都是直接從烤箱上餐桌,沒再換容器。因盤大,全魚乍看有點虛,我加了些與料理相關的巴西利莖葉、烤蔥和烤檸檬,烤汁也留著,好充實並平衡大烤盤。 

研讀了不少風水書之後,朋友居然開始找我看風水,可是我最大的成就應該是依風水原理,設計了自家庭園,那考慮了所有植物的光與水需求、顏色、大小和開花季節,以及習性的相互關連。如果說這段過程加深我對拍攝時如何使畫面平衡的認知,應不為過啊。 

 

時報《餐桌日常》平裝-正封_dealer.jpg
本文節錄自那一刻,我的餐桌日常:食物攝影師的筆記一書,時報出版提供。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15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