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易員的靈魂》財務部的政治派系

2017/12/29  
  
本站分類:創作

交易員的靈魂》財務部的政治派系

王銘陽副總則是那種典型的老銀行官僚。當年還在老東家交通銀行的時候,只是一個小小外匯科長,負責接受客戶委託買賣外匯,在那個外匯市場處於管制的年代,外匯交易工作甚至比高速公路收費員還要簡單,不用給客戶任何專業建議,也不必傷腦筋研究外匯走勢,一買一賣之間便可以創造不小的價差,基本上是個只要會講幾句英文會按計算機計算匯差便可勝任。但王銘陽有個過人的優點,除了有自知之明外,他更懂得用人,被挖角過來時順便把葉國強與史坦利也帶進來輔佐他,國華銀行正在籌備的時候,考進了一大批頂著臺大政大光環的菜鳥,他懂得挑出像丁淡親這類有潛力的新人,就用人的眼光來說,他的確比其他一大堆單位主管還要犀利。 

兩人在行內都是屬於根正苗紅的主流,部門剛開始運作時由於業務不多,所以兩個主管之間也度過一段彼此相安無事的蜜月期,但隨著部門漸漸擴充,基於業務推展與專業分工,本來只有一個投資科(科長是史坦利兼任)的部門編制,逐漸擴編到六個科,分別投資科、企業金融科(簡稱企金科,科長是丁淡親)、外幣交易科(科長是雪兒)、會計科(科長是小昕)、資訊風控科(科長是阿嘉)以及臺幣交易科。 

史坦利一開始就是科長,丁淡親是一年前才升為科長,其他像雪兒、小昕與阿嘉都是最近兩三個月前才升為科長。 

簡單說明一下財務部的政治派系,隨著部門業務擴大以及所獲得的資源越來越多,王銘陽副總與葉國強之間的矛盾也越來越大,舉凡人事安排、對交易與投資業務的看法、對部位風險的承受度,兩人之間越來越不對盤,王副總名義上是部門主管,但過去幾年來部門的業務開拓與盈餘的創造幾乎都是葉國強所打下來的,兩人之間的緊張關係屬於生死之爭,王副總越來越擔心自己的位置遲早會被葉國強取而代之,於是開始拉幫結派,而丁淡親又與史坦利之間有瑜亮情結,有共同敵人的王副總與丁淡親自然就成為主流派系。 

丁淡親則是副總所提拔,為了削弱葉國強的勢力,副總還將財務部最肥也最容易有耀眼表現的企金科科長給了丁淡親,負責外幣的雪兒也是屬於副總派系,而阿嘉與小昕他們所管轄的只是後臺的行政業務,派系鬥爭的戰火不太會燒到他們身上,但嚴格來說,由於丁淡親處事圓融與人為善,小昕與阿嘉至少在表面上是站在丁淡親與副總這一邊。 

直到一個多月前,原來屬於葉國強的愛將,臺幣交易業科的科長突然離職,空下懸缺,對於人事布局頗有企圖心的丁淡哥,於是建議副總從外面找人,當然他的口袋人選就是小黃,他認為一旦把在小企銀流浪的小黃拉進來,小黃會基於知恩圖報而與他站在同一戰線。 

只是這個建議引起內部一番脣槍舌戰。 

葉國強當然是站在反對任用小黃的立場,他的理由是基於鼓勵下屬,基層主管的懸缺應該盡量採內升的方式,畢竟從丁淡親到小昕等人,他們的升遷模式都是如此。 

但王副總可不怎麼想,站在派系利益思考,畢竟整個臺幣交易科的人都是葉國強的人馬,好不容易有了可以安排自己人馬插進來的機會,只是遲遲找不到藉口。科長人選的爭議,足足被擱置了半個多月,直到有一天,上面的常董看不過去,把副總與丁淡親找到辦公室去開會順便了解一下為什麼小小的科長人事案會引發種種糾葛。 

常董開門見山地說:「內升一直是公司的人事政策,為什麼你們會拖那麼久?難道整個臺幣交易科上下十幾個人都沒有適合的人選嗎?」

正當副總支支吾吾不知如何開口時,丁淡親搶先回答:

「報告常董,臺幣交易科這個位置最好從外面找空降部隊,不要採用內升的模式,至於為什麼要找外頭的空降主管?其實就是一個做生意的概念,我們用職缺去換來新主管在別家銀行所帶來的業務人脈與他在別家公司的不同經驗,如果採內升,根本沒有新人脈新業務的好處,就做生意的立場,反正公司付的薪水都一樣,為什麼不順便買些新客戶進來呢?」 

丁淡親這句話直接打中常董的盲腸,尤其是本來就是建設公司老闆出身的常董。 

這句話很狠毒也很現實,職場內有許多人抱怨公司為什麼喜歡用空降部隊,但他們都不去檢討自己對公司的價值之所在,從外面挖角並非只是找個主管來填補空缺如此簡單,算盤打得精的老闆想的是空降部隊所帶來的客戶人脈和即戰力。 

且常董內心一直不欣賞銀行內逐漸形成的「按照年資排班升遷」的次文化,覺得從外頭找空降部隊可以打破這種吃大鍋飯的陋習。

於是,小黃的人事案就此正式拍板定案。 

 

(小)正封_300dpi.jpg
本文節錄自交易員的靈魂‧故事版一書,時報出版提供。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138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