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刻,我的餐桌日常》食物質地為畫面增添故事層次

2017/12/29  
  
本站分類:食記

那一刻,我的餐桌日常》食物質地為畫面增添故事層次

陶藝家走過來說,這盤子是北卡羅萊納州本地的紅黏土做成,因沒上釉,冷豔的色彩有了不完美的美。他跟我聊wabi sabi(侘寂,以接受短暫和不完美為核心的日式美學),兩眼閃著熱誠。我摸著盤子粗糙的質地,心裡盤算要拿它來拍什麼樣的食物故事。 

他應該不知道,我從小就對光滑的東西有輕度恐懼;他應該也不知道,我常摸著粗樸的東西而陷入沉迷狀態。我拍食物,質地這回事與我有關,它是我構思食物故事的起點。 

質地隨處可見,砧板和木桌的紋路、烤盤上的烤痕、法棍麵包的割紋、雙淇淋的卷紋、派餅的摺邊、披薩融黏的起司、鵪鶉蛋外殼的黑點、草莓表面的顆粒等都是。一碗單色樸素的南瓜濃湯,在上層用香草葉和碎堅果來點綴之後,外觀和口感都有了質地層次。 

物體表面的特質即是質地,有粗的或平的,有軟的或硬的。經由接觸,你直接感受到物體的質地,而這些感受同樣能透過鏡頭來模擬。當光以不同角度照來,質地感便加強顯現。 

光亦有自己的抽象質地,亮的或暗的,柔的或硬的。要注意的是,質地粗糙或是較搶眼的外表,對光影的反應較為強烈,容易吸引視線。若主角食物的質地如此,自不用擔心;若是背景或道具,可得小心運用。 

烤豆是美國古早料理,拍攝前,我早有以木頭桌面為背景,營造家常氛圍的念頭。然而,因桌面是有粗紋的回收木頭,遇到亮光,質地會進一步加深。於是圖2-1 我用暗調攝影來拍,將光集中在前面,減弱光在桌面的照射範圍和強度。此為木桌常出現在暗調食物攝影,而非明亮度高的明調攝影的原因之一。 

《那一刻,我的餐桌日常:食物攝影師的筆記》第59頁 .jpg

桌子和食器的質地以外貌在影像中呈現,而食物的質地不限於外表,它還有內裡,有的內外相似,有的相對。哈密瓜外皮網紋微凸,內層細滑;石榴紅皮粗平,內層白膜和紅果實立體閃爍;可頌外層金黃,內層圈圈紋路淺淡。質地對比的食物是送上門的寶物。拍照時,我把它們切開,顯示內層,讓觀者看內外迥異的質地,由此對比加強視覺印象。我再舉個例子,你一定看過包子咬過一口的照片。為什麼咬一口?因為攝影師想展示餡的內容,且希望藉由咬下的缺口,讓你想像包子外皮和內餡的口感。 

不怎麼過節的我,只在中秋跟著家人吃綠豆酥月餅應景,也或許,我看上的是它酥鬆的口感和酥皮漫不經心的裂痕。圖2-2,我將一個月餅切開立放,邀你直接看餡,另放幾個在旁,以酥皮質地為重點。報紙和咖啡是氛圍的表達,其形狀與餅有對比和相應。透過這張圖,我想說的是一篇清悠的點心時光。 

《那一刻,我的餐桌日常:食物攝影師的筆記》第61頁 .jpg

除了切開顯示食物內外對比的質地外,你尚能經由不同質地的物體來強化食物的質地,締造視覺層次。我曾遇過一位造型師,他堅決認為「粗質表面的食物只能與平滑或紋路低調的容器搭配,因非食物的質地會減低食物的風頭」。以鵪鶉蛋為例,它們外殼斑點眾多,最好放在素面白瓷碗裡,以平靜突顯粗鬧。但是,若我將它們放在有類似斑點的容器裡如圖2-3,創造出斑點上的斑點,而要有區隔,只消在顏色做對比呢? 

《那一刻,我的餐桌日常:食物攝影師的筆記》第62頁 .jpg

買下紅黏土盤,我一直想起小魚乾的事。我有個朋友每次從臺灣探親回來,總會帶一大袋的香辣小魚乾花生與大夥喀滋喀滋地分享。我也從另一位朋友那兒學到把小魚乾炒得香脆的招數。原來,思鄉可以如斯和解。 

當天回家後,我迫不及待地炒了一盤,並把新買的盤子派上場。 

圖2-4,盤子的粗糙對比黃豆的平滑,也表達了小菜的樸素。畫面背景兩層:下面是有刷紋的炭色壁紙,其上再鋪有烤紋的烤盤,兩者部分重疊。這般背景組合是危險的,因其質地紋路會與不算單調的小菜和盤子競爭;可是,我仍固執地依質地的線索來思考視覺。最後決定利用光影,讓主配角的質地有進退消長。烤盤的質地和顏色與小魚乾相應,可算加分。 

《那一刻,我的餐桌日常:食物攝影師的筆記》第63頁 .jpg

質地亦可用明亮的調子來闡釋。圖2-5,為了強調三球冰淇淋的紋路,我僅簡單地用盤子和大理石來設景。大理石上低調的圖紋一來為畫面加了些層次,不像平白背景般呆板,二來不會與冰淇淋搶鏡頭。我特別找了盤緣稍有觸感,且有與烤藜麥和杏仁粉相似顏色的盤子當盛器,在大理石和冰淇淋之間做出區隔。盤緣的粗與冰淇淋的紋路相得映彰,是我原本要用的白磁盤做不到的。儘管整張畫面都是淺色,你仍看得到不同的質地和漸層的顏色。

《那一刻,我的餐桌日常:食物攝影師的筆記》第65頁.jpg 

食物質地是構思食物故事的好起點,還會影響你挑選的道具和光的方向。若你家與我家一樣,只在冷天烘烤派餅,在看到出爐後酥脆的外皮時,是否聯想到用暗光來強調此質地特點?或者,你是否把木桌的紋路、桌上散落的麵粉、掉落的細屑,都當成構思情節的靈感?在我的心裡,想像鄉村風的住家,壁爐有火暖著,室內散著淡淡的烘焙香,或許,整天待在暖暖的房裡就好。 

質地之美在於為畫面增添故事層次;然而,質地沒用對,卻會為畫面製造凌亂。如果你能仔細觀察食物和道具的質地,一如你吃東西時察覺它的口味與口感,買東西體會它的觸感,便能欣賞它們恰到好處的美。所以,拍食物,一定要先懂食物。 

幾天後我在地方報紙讀到陶藝家的訪問,原來他的曾祖父是法國藝術家亨利.馬蒂斯(Henri Matisse)。這段關係,他極少向家人提起,亦不主動對外說。兩人的創作不一樣,卻都能讓我單純地欣賞它們表層的風貌,也能細心地體會內層的意味。能這樣是最好的。簡單與奢侈,都在我的心裡和眼裡,只有我知道。 

 

時報《餐桌日常》平裝-正封_dealer.jpg
本文節錄自那一刻,我的餐桌日常:食物攝影師的筆記一書,時報出版提供。

今日人氣:2  累計人次:117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