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史聞不出的藥水味》真相大白!史達林「腦中風」過世

2017/12/1  
  
本站分類:食記

世界史聞不出的藥水味》真相大白!史達林「腦中風」過世

史達林雖有高血壓病,但去世前的血壓並不糟糕。俄國檔案發現,史達林在溫泉療養時常做體檢。「一九五○年九月四日。洗浴前脈搏每分鐘七十四次,血壓 140/80mmHg。洗浴後脈搏每分鐘六十八次,搏動均勻,血壓 138/75mmHg。」「一九五二年一月九日。脈搏每分鐘七十次,正常有力。血壓 140/80mmHg。」當時他身患嚴重流感,高燒未退。但如此說來,七十多歲、血壓控制良好的史達林死於中風,又該如何解釋?

歸根結柢,血壓並非中風的唯一因素。糖尿病或長期抽菸者的腦血管內壁會出現不可逆的損傷,引起血小板聚集,是腦血栓形成的重要原因。在此基礎上,酗酒、高血脂、情緒激動、天氣轉冷等因素更易誘發病情惡化,繼而爆發腦出血。

史達林是土生土長的高加索人,酒量很大,吃飯時喜歡喝自釀的葡萄酒,這也是他一生的愛好。他的別墅裡存有各種葡萄酒和伏特加,也常用飛機把美酒從高加索空運到莫斯科。在私人場合,史達林常常自行把各種紅白酒按照一定比例兌在一起喝。他也喜歡喝香檳,宴席經常持續到凌晨三、四點,而且往往就是在只有少數人參加的酒席上做出一些重大決策。出事之前,他剛和領導層「四架馬車」暢飲,血液裡積累了不少酒精,對腦血管、心血管都有不良的刺激作用!

史達林的菸癮也非常大,抽菸史達半個世紀以上,有人說,他的菸斗是其政治生涯中唯一不被猜疑的伴侶。他往往口含菸斗在房裡踱來踱去,旁若無人地一邊說話一邊吞雲吐霧,這時的他思想高度集中,顯示出領袖風範。史達林的上衣口袋經常裝著菸斗和火柴,他喜歡掰開香菸,從中取出菸絲,再裝入菸斗裡抽。

除了菸酒,據他的祕書所言,史達林的生活方式很不健康,「老是坐著」、「從來不運動」、作息無規律,飲食無節制。從三○年代到四○年代,「他經常出現嚴重的心律失常、血管痙攣」和頭痛。一九四九年底甚至出現短暫的語言障礙,以至拖延了與中國代表團的談判。這些都是腦中風的前兆,但「鋼鐵巨人」史達林毫不在意,依然頑固地拒絕詳細體檢,愈到晚年甚至愈猜疑醫師。

有人曾撰寫回憶錄稱,出事前那個晚上,史達林在赫魯雪夫等人離開後單獨召見貝利亞,當時貝利亞帶了一位陌生女子同來,讓女祕書扮成女醫師。史達林昏倒後,她在藥物中混入毒劑,弄死了史達林。這類故事雖然跌宕起伏,但真實性極低。既然貝利亞已經失寵,已經被史達林有計畫地收拾中,多疑的史達林還會單獨約他談話,並讓一位陌生女子留在自己的別墅?

從史達林的死亡過程看,三月一日清晨出事,三月五日夜間死亡,過了五天半才斷氣,不像是身中劇毒的急性死亡,畢竟劇毒會加速損害心肝腎,在當時落後的醫療條件下,根本拖不了這麼久。況且醫師在整個診治過程中,沒有實施太多有效的救治手段,無非吸氧、注射普通藥品(腎上腺素、葡萄糖酸鈣等)而已,發病過程又很突然,之前史達林的身體一直看似健康,根本沒有每況愈下的病懨懨。

史達林的死亡過程幾乎每一步都符合腦中風的發病規律,說不定世界上有某種毒素可以模擬得非常相似?驗屍報告懷疑的中毒跡象都是一些間接數據和表象,根本沒有直接發現毒物─比如光緒皇帝的屍骨上直接檢測出來的超量砒霜。

再者,凶手如果投毒,肯定是二月二十八日到三月一日之間,但凶手有可能是誰呢?按照那天晚上出席宴會的名單及史達林核心圈的人物地位排名,以下「同志」進入嫌疑人名單:馬林科夫,時任部長會議副主席(部長會議主席相當於總理,為政府首腦,時由史達林兼任),史達林的內定繼承人,在其死後短暫執政,繼任總理和中央書記處第一書記;貝利亞,內務部部長,長期掌控祕密警察機關和核武器製造,史達林死後擔任副總理,是僅次於馬林科夫的第二號人物;布爾加寧,部長會議副主席兼武裝力量部部長;赫魯雪夫,莫斯科黨委書記,名望不是最高但工於心計。

有沒有可能是幾個核心決策層的人聯合謀殺呢?答案是否定的。這些人的利益並不完全一致,而且互相牽制,任何一個人都不敢把自己的非分之想告訴別人。

坊間傳聞,貝利亞的嫌疑最大,因為史達林晚年對這位老鄉很不滿意,已動手翦除他的羽翼。貝利亞擔心自己有可能像他的前任那樣─「飛鳥盡,良弓藏,狡兔死,走狗烹」,畢竟他知道的祕密太多,史達林不會永遠對他放心。這個說法看似成立。但貝利亞不可能單獨行動,也不會信任其他幾位領導人,更無法借助史達林的侍衛,因為所有人都警惕他,都在找他毛病,都有落井下石、整他的意向。史達林死後不久,貝利亞即被同志剷除,雖然判下來的罪名羅列如山,唯獨沒有謀殺最高領導人這一項。

赫魯雪夫會不會是凶手?雖然他對史達林很不滿,但矛盾沒有激化,且領袖這個時候死,他排名不高,不會是最大收益者,不值得冒險,再說他只是莫斯科市委書記,不算最能接近史達林的人,下手難度極大。

馬林科夫的嫌疑不大,因為史達林有恩於他,正在著力培養他接班,且其時他羽翼未豐,還需繼續借助「慈父」的威望為自己夯實基礎。

至於布爾加寧,此人野心不大,與史達林無糾葛恩怨,嫌疑更小。

然而,在史達林刻意製造的恐怖高壓下,所有人都活得噤若寒蟬,包括他的戰友。這讓史達林最需要救治的時候,當事者全部變得遲鈍麻木、無動於衷。

綜上所述,最符合歷史真相的情形是貝利亞、赫魯雪夫等人並沒有直接謀害史達林的計畫,但三月一日夜間,當他們發現史達林突發腦中風時,依據常識判斷,意識到史達林已在劫難逃,集體放棄了一切積極措施,故意延緩救治時間,目的只有一個,讓可怕的領袖盡快墜入深淵、一睡不醒。他們深知這種疾病的危險,即使神醫也回天乏術,更深知史達林的冷酷個性和一貫讓人不寒而慄的作風,與其殘存渺茫的生還機會,還不如讓他的靈魂早早離去,與其戰戰兢兢活在偉大的「慈父」陰影下,與其看著蘇聯的政治生態圈日漸變得像一座巨大的集中營,還不如選擇新陳代謝!於是,這些人在祕密商議後,決定了用消極的辦法搪塞,用時間和自然規律結束史達林的生命。

這何嘗不是變相的謀殺?這難道不是史達林這位縱橫捭闔的巨人做夢都沒想到的悲劇收場嗎? 

 

世界史聞不出的藥水味_正封1018.jpg
本文節錄自世界史聞不出的藥水味:那些外國名人的生老病死一書,時報出版提供。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42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