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街舊事:從府前街、本町通到重慶南路》黃開禮:書街的全盛期到沒落,等同我的滄桑之旅

2017/9/29  
  
本站分類:藝文

書街舊事:從府前街、本町通到重慶南路》黃開禮:書街的全盛期到沒落,等同我的滄桑之旅

我花十年慢慢收起門市,結束出版業務。正文最後出版的一批著作,無獨有偶,都是兩千多頁的巨著,其一是柯清水教授的《新世紀化學大辭典》,其二是徐仁輝教授的《機械辭典》,其三是楊勇教授的《世說新語校箋》、《洛陽伽藍記校箋》、《陶淵明集校箋》等書。這些書不僅成本不貲,編輯工作更具挑戰,但結束公司前,我還是認真的坐在辦公室,前後獨自努力了五年才印刷出版完成。我明知道這些內容艱深、專業的書,市場有限,但能留下知識的傳承,便無愧我與書結緣一輩子的傳奇。 

「僅僅活著是不夠的,我們還需要陽光、自由及一朵小花。」這是安徒生所說的,是童話故事裡的境界。退休的那一刻起,我跟自己對話,步下舞臺,脫去光環,將會很孤寂,但是懷著渴望一朵小花的心境,就能淡定邁出下一步。 

孔子在自述每十年學習的心得時,說:「三十而立,四十不惑,五十知天命,六十耳順,七十從心所欲,不逾矩。」我今年八十二歲(一九三六年出生),一直遵循「從心所欲,不逾矩」的境界生活。這兩年來,接受作家心岱的採訪,每兩週見面對談一次,本來不以為意的事情,卻因打開了記憶之匣,不得不面對復活的「苦痛哀愁」。 

往事逆襲,很多畫面出現,成了追憶的對象,我的來歷、身世,還有形塑我人格的五十年代的臺灣。我被心岱一一追問,同時也一一還原著自我。在過八十歲的生日時,特別對「從心所欲」多所感觸。這兩年,我流連在消失的時光中,不知老之已至。 

《書街舊事:從府前街、本町通到重慶南路》(第193頁).jpg
▲八十歲生日,與親友同歡。(右一為本書推薦人蔡衍榮) 

我一再問心岱,現在還有人想看「阿信」的故事嗎?很多人都經歷過苦日子,尤其是二戰前後兵荒馬亂的時代,我的苦難只是一個抽樣罷了,意外的是,我踏上了人生的轉捩點,受僱於重慶南路的書店,在極其低微的學徒工作中,摸索出我的人生觀、價值觀,而能跟著大時代的步伐,參與造就書街,與書街共生共榮。 

重慶南路從一九五○年的全盛期到二○○○年的沒落,這半世紀等同我個人的滄桑之旅,出版《書街舊事:從府前街、本町通到重慶南路》,最大心願是印證逆轉命運的力量來自「勤學、苦幹」,這千古不變的成功法則換成現代流行話:「機會是留給準備好的人。」期望此書的故事能與年輕人共勉之。 

 

《書街舊事》_書封.jpg
本文節錄自書街舊事:從府前街、本町通到重慶南路一書,時報出版提供。

今日人氣:3  累計人次:128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