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色的苦楝~第一部 風詭雲譎@陳慧文

2017/9/2  
  
本站分類:創作

紫色的苦楝~第一部   風詭雲譎@陳慧文

 

              第一部   風詭雲譎

 

    「妳唆使王邵城更改遺囑後,為恐日久生變,就謀殺了他,是不是?」

    法官威嚴的喝斥,像把鐵鎚重重打進巧珍早已昏脹的腦袋。(我真的殺了王邵城嗎?)站在被告席上,巧珍迷惑了。她頭腦一向清晰,但對當天晚上的一切,回想起來卻總像霧裡看花,恍恍惚惚。不錯,殺王邵城,是她這陣子日裡夜裡念念不忘的一大任務。不錯,是「任務」,命中註定,非她完成不可。她下手的機會很多,也在心中幻想過無數次。但是,痛苦的矛盾卻一直糾纏著她。王邵城,這個舉世皆知的大富豪,是她不共戴天的仇人,卻也是對她非常和藹可親的長者。這使她遲遲下不了手,難道說,在那晚激動的情緒下,她真的殺了他?仔細想想,打開毒藥包裝,倒進王邵城心臟病的藥物膠囊內,然後,總有一天他會把那奪命的毒物吞下,想像他臉色發青、錯愕恐懼,為自己的罪惡懊悔慚愧、付出代價……這一切在她心中已排演了那麼多次,使她竟分不清是真是假……

    更令她無法接受的是,在王邵城去世的第二天,也就是她被逮捕的那天晚上,她的母親——江婉柔竟在住家附近的基隆海濱投海身亡。其實,自從三年前父親去世後,母親便一直鬱鬱寡歡。她常說若不是還有巧珍,早就隨父親去了。難道,她是看了晚間新聞,發現唯一的女兒竟成了震驚全國、謀財害命的殺人犯,一時失望悲慟,了結了自己的生命?

   (媽媽!為什麼?為什麼您不說一句話就走?究竟為什麼?)

    她混亂的腦海裡,塞滿了一大堆糾結的問號,使她幾近崩潰……

    「林巧珍!請回答!」法官嚴厲地催促。巧珍困難地說:

    「……我那晚發了燒,記不清了……」

    「她說謊!」是王邵城的獨子欽傑憤恨的怒吼,夾雜著王太太哀悽的慟哭:「一切都是計劃好的!她早就想殺我爸了!」

    「巧珍!妳要想清楚呀!」「巧珍!妳真的沒有殺人啊!」另一邊,是巧珍的朋友敦彥、詩岑等人,為她著急的呼聲。

    旁聽席上,起了一陣騷動。記者們忙著記錄,閃光燈閃個不停。商場名流王邵城,日前在豪宅猝死,剛開始大家都以為是宿疾心臟病發,但他的兒子王欽傑口口聲聲指控兇手必是林巧珍,經過初步檢驗,死者生前的確服用了某種含有川楝素(toosendanin)的毒藥。另外王邵城那令人跌破眼鏡的遺產分配,引發的家族糾紛,更是近來街談巷議的大新聞,各家煤體無不爭先恐後,深怕遺漏任何蛛絲馬跡;甚至恨不得越俎代庖,義務替檢警雙方釐清案情,宣告破案。

    「安靜!」法官不耐地大喝一聲,繼續問道:

    「林巧珍,妳皮包中的毒藥,是從那兒來的?」

    說起毒藥,巧珍更困惑了。聽說警方在案發現場——王邵城的郊區別墅的廚房地上發現一包毒藥,以及一顆心臟病藥的空膠囊,警方推測兇手將毒藥藥粉放進了一部分的膠囊中,使死者病發時吃下含有毒藥的膠囊。兇手手上應有好幾包毒藥,作案時不慎掉了一包在地上。

    那種是一種含有川楝素的殺蟲劑,用於農業或園藝,人若誤食過多,會頭痛、視線模糊、全身麻木、體溫升高、血壓下降、心律不齊、心力衰竭、狂躁或委靡,最後因呼吸痲痺而死。不過,驗屍官表示目前的檢測並不能證明王邵城所誤服的就是這種殺蟲劑,除非解剖驗證。但家屬認為單憑目前的證據早已足夠將巧珍定罪,所以堅持不肯解剖。

    沒錯,她是掉了一包毒藥在現場。可是,她實在不記得她曾真的下手,說實在的,她連那毒藥顏色如何都不知道呢!難道說……她有失憶症?

    這棟位於郊區、遠離塵囂的豪華別墅,傳說是王邵城偶爾帶紅粉知己來此共度良宵之處。王邵城遭人暗算,由於現場酒杯遺留的唇印及指紋能證明巧珍當晚確實在此,欽傑又一口咬定兇手必是巧珍,加上現場搜出的毒藥,與巧珍持有的恰好吻合,證據確鑿,警方很快便依謀殺罪嫌將巧珍逮捕收押。

    天哪!這一切太像是自己朝思夢想辦成的事。她早已抱定同歸於盡的決心,早已準備在面對司法審判時,昂然慷慨地說:沒錯,人是我殺的。待事情真的發生,她卻又迷糊了。難道真如聖經所說:見婦人而起姦淫之心,便已犯了姦淫之罪;而自己長期有著殺心,便是犯了殺人罪?難道有另一個林巧珍,替她辦成了她想做卻一直沒勇氣做的事?難道,她有人格分裂症?

    「林巧珍,妳皮包內的毒藥,是怎麼回事?」法官大聲質問。

    巧珍突然像醒轉了似的,文不對題地說:

    「不,我並沒有殺他,雖然我很想殺他,但是,『還』沒有殺他呀!」

    巧珍出人意表的供詞,又引起一陣嘖嘖稱奇的騷動。

    「那麼,案發當晚,妳人在那裡?」

    巧珍又抿嘴不言了。

    旁聽席上,敦彥焦急地看著巧珍,恨不得替她作答。

   (巧珍!案發時妳並不在現場啊!妳為何不說明呢!)

    這個案子,幾乎每個線索,都指向巧珍。王邵城數日前瞞著家人更改遺囑,把龐大遺產中的四分之一歸於巧珍,這事可能只有王邵城和律師知道,但也很有可能——王邵城曾告訴巧珍這重大的決定。王邵城患有心臟病,巧珍極可能藉著經常與他單獨相處的機會,將毒藥放進心臟病的藥物膠囊內。畢竟,王邵城還不到五十歲,雖然心臟不好,但在專門醫師最先進的醫療技術、最昂貴的藥品、營養師專業的食品控制下,活個二、三十年是沒問題的,誰知道這中間他會如何更改遺囑呢?在一般人看來,巧珍是的確有殺人動機的。

    雖然,這案子也有一些疑點,比如說,巧珍落網時皮包還放著毒藥,而且也提不出明確的不在場證明;這對一個計劃良久的謀殺來說,為免太不聰明了點兒;不過,這也可以解釋成巧珍因第一次殺人至死而衝擊太大,心理無法負荷,以致精神恍惚,無法從容應變,而露出了馬腳。

    只有敦彥知道,案發當晚巧珍並不在那棟別墅裡。他真想大聲說出來,可是又想起昨晚在監獄會客室的對話:

 

    「妳就把那天晚上的事說出來吧!」敦彥說:「旅館櫃台一定有資料,那就是不在場證明……」

    「不!絕不可以!」巧珍激動地打斷他的話:「你馬上就要和詩岑結婚了,我不希望她再受到任何傷害……」

    「我最愛的一直是妳,這個她也很清楚,何況,那天晚上根本沒發生什麼事……」

    「那麼我呢!嫌犯供稱案發當晚和好友的未婚夫在一起,媒體會把這渲染成什麼樣子!」巧珍急迫地說:「而且,就算說出來,我們進旅館時已半夜兩點多了。如果我是兇手的話,也許在那之前已犯了案。那根本不能證明什麼……」

    ……

 

    敦彥語塞。這的確是下下之策,一定還有別的方法。那麼,兇手會是誰呢?誰還會有殺王邵城的可能及動機呢?敦彥思索著,思緒飄回了半年前……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50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