問情

2015/4/10  
  
本站分類:創作

問情

                問情                 琹  涵

    情之動人,無可言喩;情之傷人,痛徹心扉。《楞嚴經》上說得好:「汝愛我心,我憐汝色,以是因緣,經百千劫,常在纏縛。」

    他在事業上飛黃騰達,而感情的路卻坎坷困頓。

    原本他有一個很不錯的婚姻,美麗而上進的妻子和一雙兒女。兒女讀小學時,他同意妻子赴美攻讀博士學位,他在台灣父兼母職,辛苦的拉拔兒女。他一直以為,愛一個人不就是要成全對方的夢想嗎?哪知妻子會琵琶別抱,愛上了別人,竟不惜拋夫棄子,執意要離婚?這樣的後果,完全出乎自己的意料之外。既然她的心已不在,留著軀殼,又有何用?幾經考慮,他在傷痛之餘,簽了字,以還她自由飛翔的天空。

    鄰居的兩個男孩和自己的兒子年紀相仿,兒子整天在他們家寫功課、吃飯、一起玩。這鄰居太太在中學教書,也是個傷心人,丈夫外遇不歸,也等同於單親家庭。彼此見面,也都客客氣氣的以禮相待,有時候說說話,謹守分際,有如君子之交,從來不曾有過絲毫的逾越。

    慢慢的兩家的孩子長大了,上了大學、讀了研究所。當然,這麼長久的日子,不可能風平浪靜,甚麼事都沒有發生。

    先是鄰居先生得了癌症,已是末期,太太搬去台北陪伴照顧,一去兩年。而自己離緣的妻子得了腦瘤,需要手術,他讓兩個兒女輪班去照顧,手術成功,而且沒有後遺症,稱得上十分幸運。後來,鄰居先生過世了,太太辦完了喪事,也搬回來了。

    他們仍然是很談得來的好朋友,見面時也聊天,一如從前。

    他其實心裡欣賞她,只是從來不曾表示。現在雙方都單身,有一天他試探的問她:「有沒有再婚的打算?」她卻說:「沒有。以後的日子會在念經和思念中度過。即使他曾經在感情上背離,畢竟是自己深愛的人……」

    他不再說甚麼,大家還是好鄰居。

    為甚麼他今生喜愛的女子都離他遙遠呢?

    在人生的秋天裡,他讀到晏幾道的〈思遠人〉:
        紅葉黃花秋意晚,千里念行客。看飛雲過盡,歸鴻無信,何處寄書得?
       
淚彈不盡臨窗滴,就硯旋研墨。漸寫到別來,此情深處,紅箋為無色。
    林葉已紅,黃花開遍,晚秋時節幾多淒清。我記掛著遠隔千里的行客,唯有望穿秋水,看著天邊飛雲的過盡,歸雁也不曾帶回消息,想要寫信,也不知寄往何處。我轉身回到房裡,臨窗,傷心的眼淚滴滴點點,彈也彈不盡,且就著石硯,把墨來研。當逐漸寫到別後,心中的深處,傷心的淚水打濕了信箋,原本紙上的紅色全都暗淡褪去。……

    這般的情意殷殷,卻又只能深藏心底,誰能領會呢?

    他很喜歡金庸的一篇小說〈白馬嘯西風〉。在金庸的武俠世界裡,膾炙人口的作品多的是,喜愛的讀者恐怕比天上的繁星還要多。而他獨獨偏愛這一篇,或許是因為寫情的部分多,內心感情的轉折精采,尤其是書中的那一句「如果你深深愛著的人,卻深深的愛上了別人,有甚麼法子?」彷彿是為他而寫,寫盡了情的深刻和無奈。

唉,問世間情是何物?

「如果你深深愛著的人,卻深深的愛上了別人,有甚麼法子?」莫非他的一生,也不過是這句話的注解?     97年1月24日  覺世副刊

                          選自夏日出版《慢讀‧宋詞》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42  回應:1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

路西    
路西
這故事有些兒哀傷阿阿阿阿
回應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