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現宋詞桃花源

2015/4/4  
  
本站分類:創作

發現宋詞桃花源

       發現宋詞桃花源          

    文學,一條美麗的河,詩詞歌賦,一直是文學河流中,最為繽紛的風景。

    文學的產生,起源於歌唱,這是韻文的起始。情於中,而形於外,手之舞之,足之蹈之,再加以採集紀錄,這是詩歌,由於貼近心靈,美好的詩歌更得以傳唱不絕,甚至因而不朽。

    我們最早的詩歌是詩經,其後有楚辭、漢賦、樂府、五七言詩……到兩漢樂府時,已逐漸從不規則的有長有短的句子,轉而為整齊的五言詩和七言詩,到了唐朝,更加講究音韻的和諧、鍛字鍊句、意境拓展,無一不考究,也的確人才輩出,百家爭鳴,而達到登峰造極,於是文學史上號稱唐詩。

    唐詩以後,有宋詞,各領風騷。

 

    為甚麼有宋詞呢?難道宋人只寫詞嗎?

    文學既然是演進的歷程,宋沿襲著唐,文人裡,詩寫的好的也很多,如蘇東坡、黃庭堅,都是其中的佼佼者。後代,即使今天,喜歡宋詩的,也大有人在。

    我們追溯詞的起源,應該是在盛唐、中唐之間。文人們嘗試將原本整齊的句法打破,使它變成長短句,其實就是詞的產生了。至唐末五代,多半仍屬短章。北宋初時,仍然以小令居多,直到柳永發展慢詞,秦觀、蘇軾、周邦彥、辛棄疾、姜夔、吳文英……都屬大家,有的淺斟低唱,有的委婉纏綿,有的氣勢磅礡,有的慷慨悲歌,詞,因此成了宋代文學的代表。

 

    宋詞與唐詩的差異在哪裡?

    由於宋詞是沿著唐詩演化而來,它們都同樣的優美,但畢竟有別,如此,宋詞才能在文學史上屹立不搖,自成一方永恆的風景。

    宋詞打破了唐詩原有整齊的句法,成了長短交錯、變化多端,讓它更為自由、委婉,更能有韻味的抒發個人內心的感情,也更能將藝術技巧推展到了極致。

    詞的寫法是委婉而細膩的,具有多層次的轉折。對內心的感情,有更細緻而深入的描繪,更顯得韻味的深長和雋永。這,恐怕是愛詞人為之深深著迷的所在了。

    詞的格律,比詩還要嚴謹。有詞譜,重平仄、講對偶、字數有限制,要按譜來寫,守其句法規矩,用字更要推敲凝煉,遣詞則要空靈高妙。

 

    宋詞裡多寫男女之情、婉轉幽怨之思、失意哀傷之痛,那麼,愛詞之人必都多愁善感嗎?

    如果這麼說宋詞,那是一種狹隘。宋詞的輝煌在於它的兼容並包,有國仇家恨的慷慨豪邁,有歷代興亡的沉鬱悲涼,也有個人小情小愛的纏綿悱惻,宋詞之美,書寫之含蓄動人,的確扣人心弦。我相信:愛詞之人必善感,否則無法引發共鳴,多愁卻也不是必然。

    宋詞就像一座美麗的大花園,四季都有各種五彩繽紛的花,賞心悅目,每個人都可以找到自己的最愛,徘徊留連,不忍離去。

    世間一切的情感,尤其是從生命中所迸裂出來的,古今都是相同的,所以詞的境界尤其容易落實在生活中。

    我的好朋友也愛閱讀,年少時,她讀詩詞,也試著自己填詞,好一個「文學少女」!結婚以後,有一次,她還在丈夫面前背誦東坡的〈江城子〉:「十年生死兩茫茫。不思量,自難忘。千里孤墳,無處話淒涼。縱使相逢應不識,塵滿面,鬢如霜。……料得年年腸斷處,明月夜,短松岡。」一邊背誦,一邊讚不絕口:「多麼好的詞啊!」丈夫看了她一眼,沒有說話。二十多年過去了,仍在盛年的丈夫因病過世,讓她傷痛不已,卻再也不忍讀〈江城子〉了,少年不識愁滋味,只為詩詞之美而深為著迷,又何嘗明白其背後的辛酸血淚呢?如今識盡,紅塵滄桑,情至深處,唯有哽咽。

   詞,為我們訴說了所有的心事,尤其,是那心中最為幽微的部份。有多少事,我們無法在人前啟齒。詞,卻成了我們今生的知己。

 

   對現代人來說,讀詞有甚麼意義呢?

   我以為,美好的文學都是我們心中的桃花源。

    人生是一條漫漫長途,生老病死之苦,離合悲歡之痛,憂傷挫折,誰也不能逃躲。面對的紅塵試煉,如此之多,然而我們並不是那最受傷最重、命運最為舛錯的人,我們試看歷代詞人的遭遇,身世飄蓬,飽受流離之苦的,也多有人在。在磨難裡,他們對人生的種種思索,發而為辭章,對我們的啟發也就大了。

    現代人的生活緊張而忙碌,更需要人文作為調劑,文學是最好的選擇,優美動人的詩詞更是其中的精品。

 

    詞多風花雪月,消沉而頹廢,又何補於實際人生?

    這樣的誤解太大了。

    人生的追求,除了物質,更在精神。物質的需求,只是最初的層次,還有理想的渴望和自我實現。尤其,是在面對人生困頓的時刻,好書成了避風港,書中的智慧和撫慰,足以讓人忘卻塵世的煩憂,平安涉渡人間的風雨。而詩詞的文字簡短卻寓意深刻,它成了我們人生的良藥,人人都可以從其中得到最好的教育,只要你願意親近它,它,永遠為你等待。

 

    我們讀宋詞,要從哪裡開始?

    可以直接從詞讀起,從喜歡的詞家作品讀起,如:李清照、歐陽修、蘇東坡、辛棄疾、秦觀、晏殊等等。

    也可以從唐詩開始讀起,因為字數少、意境美,對一個初步親近韻文的讀者來說,更容易領會,接著讀宋詩、宋詞,即使是屬於詞的中調、長調,字數多,還分上下兩闋,若能體察作者的用心,也就不會覺得有甚麼困難了。

    詩詞都是富有音韻的美文,能欣賞唐詩、宋詞之美,我們何其幸運啊!

 

    甚麼樣個性的人,適合讀某位名家的詞呢?是不是豁達的人就應該讀蘇東坡的詞?  

    請從興趣著眼,無須好高騖遠。就從你最有感受、讀來最覺得有味的詞開始。因為喜歡,讀來契合,更容易心領神會、莫逆於心。那真是人生的至樂,與古人為友,與前賢為友,受到的潛移默化多,我們人生因而加倍美好,又是多麼的幸運啊。

    任何一位知名的詞家,隨著他人生閱歷的不同,風格也有可能變化,如蘇東坡、李清照都是。

    而我們的興趣也未必是單一的,隨著人生階段的不同,我們會有相異的選擇,感謝我們有那麼多偉大的詞家,提供了無數精采的詞作,讓我們可以悠遊於宋詞的海洋,宛若一尾快樂的魚。

 

    如果我也想試著填詞,有可能嗎?

    當然,只要有心,就可以開始。

    詞,有所謂的詞牌,也就是填詞用的曲調名。詞譜是工具書,寫出了某一詞牌的句讀、平仄和押韻方式等規則。如今,我們常用的是《唐宋詞格律》和《白香詞譜》兩書。

   有了詞譜,選定詞牌,如〈蝶戀花〉、〈卜算子〉、〈水調歌頭〉、〈如夢令〉、〈鷓鴣天〉等等,然後,將文字一一依照要求填入,注意字數、平仄、韻腳、對偶,就可以了。

   意境,尤其重要。

   說來簡單,深入其中,卻也不免大嘆難為。然而,由於要求的嚴謹,完成後,看來似乎也有模有樣,只是高下有別。任何一種文體要有佳績,多讀多寫是必須,花費心力,都是起碼的工夫。不過,嘗試無妨,是生活的情趣之一,也更能瞭解大詞人不朽之作的了不起。再次欣賞起來,更是擊節嘆賞,悠然神往,也是很好的收穫。

 

    尋尋覓覓的那闋詞……

    一日黃昏,芳耀學長曾在電話裡跟我提及歐陽修的一闋詞,他即席背誦了一遍,我一聽,驚訝極了,不假思索的說:「我好喜歡!」

    「我知道,你會喜歡。」學長的語氣間有著幾分得意。

    第二天我一早起來,第一件事,上網查那闋詞,尋尋覓覓,未竟其功,徒勞而返,心中不免怏怏。

    只記得,那是一首和桃花源有關的詞,文字極優美,有一種從容的意趣。

    讀大學時,我自稱喜歡詞,詞填的不多,看來,連讀的數量都不足,今日思及,何其慚愧!

    歐文若淵,然而,那闋詞到底何在?茫茫詞海,迷失津渡。

    還是要努力去找,最後終究輾轉問出來了,原來是司馬光的〈阮郎歸〉:

       漁舟容易入春山,仙家日月閒。 綺窗紗幌映朱顏,相逢醉夢間。

        松露冷,海霞殷,匆匆整棹還,落花寂寂水潺潺,重尋此路難。

    乘著一篙風快,漁船很輕易的就彎入了春山,看他們日日悠閒過活,宛如神仙人家。戶戶裝飾綺麗的窗子,還有紗做的帷幔,和青春的容顏相映成趣,我們這般的相逢,有若在醉夢之間,多麼難以相信會是真的啊。    松樹上垂掛的露水已經寒涼,海上的彩霞也已逐漸轉為昏暗,我匆忙啟程歸航,只見到眼前的落花寂寂,流水潺潺而去,此後,想要再尋這條路,竟是難了。

    桃花源只能在無意之間相遇,刻意尋訪,很難如願。是因為紅塵試煉,誰也不能免?是因為夢裡天堂,豈是輕易可得?

    偶有芳耀學長談談文學,也是賞心樂事。他擅長寫駢文,被稱譽為「當今駢文第一家」,他的《湖海儷辭選》就要問世了,想洛陽將為之紙貴。可惜當年鼓勵他的恩師琦君女士無緣讀到,要不,該有多麼的歡喜啊!

    文學,從來就是我的桃花源,詩詞更是。親近不難,影響卻及於一生。這是上天對我最為厚愛之處,為此,我深深感恩。

                                  琹 涵 2010年冬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68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