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漂亮那戴花冠的少女正在唱歌-第三章-01

2017/8/9  
  
本站分類:創作

很漂亮那戴花冠的少女正在唱歌-第三章-01

第三章、都依的織布機

 

01初學織布

 

  「那邊美麗的小姐唷!在做什麼唷?

   她在織布,用彩色的紗線唷。

   為什麼要織布?是要做成漂亮的衣服唷!

   為什麼要做衣服?是要送給心上人唷!」

  天氣開始漸涼,農忙差不多結束的時候,婦女們總是三五聚集在院子裡或廣場,坐在草蓆上唧唧呀呀地拉扯著織布機,時而講講家裡的趣事,時而此起彼落答答唱唱。

  幾個像我差不多年紀的女孩跟在母親身邊學習,我卻站得遠遠的,躲在矮樹後面觀望。我知道,沒有母親傳承技藝的女孩會被看作可悲的,族人們會給予憐憫的目光,但這樣的目光卻是充滿壓力的,像貼上一種變相的標籤:沒有媽媽的孩子。

  而我,一個從水裡撿來的養女,要不是養父是部落大棒,我得接收多少這樣的目光?

  「很羨慕嗎?」都依在院子裡鋪了草蓆,抱起一旁的織布機。「過來幫我纏線。」

  我跑到她身邊,覺得她腿上那幾根木板子綁得結實的機器甚是神奇。「原來這樣簡單的構造可以織布……」

  「又不是沒有見過,有這麼稀奇嗎?」都依俐落地整理著各種顏色的線綑,有條不紊地纏在織布機上。「別人有媽媽教,妳有我。」

  我拿起線綑想要學她卻怎樣都纏不上,線頭總是鬆脫,自己倒像是被毛線困住的小貓。「唉,姐姐,這個看起來簡單,怎麼會那麼難啊?」

  我笨拙的樣子逗得都依大笑。「傻孩子,織布哪有那麼好學?來,從這裡……」

  看著都依,我現在才知道一項技藝的傳承有多麼重要。織布包含著生活、文化,在沒有文字的民族裡,這樣一字一句的耳邊叮嚀、身體力行的教導能夠延續歷史,母親傳給孩子、孩子再傳給他們的孩子,一代一代,成就了一種活動的軌跡,用不同的方式證明自己的存在。

  「等熟練了,自然就能變換著手法織出更多不同的圖案……」都依一邊說著,一邊反覆著同樣的動作,敏捷而細膩。「總有一天,妳也可以織件漂亮的衣服給自己的心上人、給自己的孩子,也不用再穿我的舊衣服。」

  「姐姐,我才幾歲,妳想太遠了,而且妳的舊衣服怎麼了?都很好看啊!朋友們都很羨慕呢。」我撫平了裙襬,看著上面細緻的花紋。

  都依停下動作,伸手摸了摸我的袖口。「媽媽的織術是最好的……」

  她的話語帶著絲絲嘆息,嘆息中帶著思念,思念卻讓她掛上笑容。

  我覆上她的手背,緊緊握住。

  「我已經沒有媽媽能給我織件婚服,可是姐姐答應妳,妳的婚服我會親手織給妳。」她的笑容中閃耀著一種使命的光芒。

  「姐姐,妳的婚服呢?」

  那樣的光芒讓人心疼,本不該閃耀在未婚少女身上的責任使命,她因為有了我這個妹妹,無怨無悔的扛上了這沉重的負荷。都依這個年紀本該開始考慮自己的婚事,但她一再的推延,儘管部落裡追求她的男人多不勝數,她還是堅持陪在我身邊,為了我這個孤兒、與她毫無血緣關係的妹妹。

  「這哪是妳該煩惱的?趕緊學會織布吧!」她抬手推了推我的額頭,繼續動作。

  「對啊,這哪是妳煩惱的,都依姐姐的織術是部落裡都認可的,妳多跟她學學吧,以後織一件衣服給我!」莫特里一蹦一跳的出現在我們的視線裡,嘴裡炫耀著應該由我來炫耀的事情。

  「我為什麼要織給你啊?」

  「妳不織給我要織給誰啊?」

  我好笑地看他一臉的理所當然,餘光捕捉到正走進院子的身影。「給查浪哥哥啊!我織給查浪哥哥,哥哥好嗎?」

  被我點名的人一下子定在原地,一頭霧水的看著我們。「嗯?什麼?」

  「瑟拉!妳不要織給他!」莫特里抓著我的肩膀,著急的大喊。

  「哎,你太激動……」

  「不要碰他!」

  我才正要推開莫特里,自己反倒先被一股怪力推開,還撞到了一旁的都依。

  「莫特里哥哥的衣服得我織才行!妳憑什麼給他織啊?」妲利拉起本來還跟我一起蹲在地上的莫特里,一副我做錯了什麼事情似的質問著我,在我看來卻只是小女孩吃醋罷了。

  「是啊,我不能憑什麼給他織,但妳又憑什麼織給他?」我倒要看看,她會不會被我套話說溜嘴。

  妲利是部落氏族「凱那」的女兒,穿的、用的都是上等質地,可是出了名的任性霸道,家族裡太多人對她百依百順,像我這樣跟她唱反調的她肯定看不順眼,一直以來她就為了一些小事情跟我吵,我也樂此不疲,我實際上都幾歲了,她這樣成天對我大吼大叫的小心思是什麼,我又怎麼不知道?純粹看她的反應很有趣才陪她鬧的。

  「難道憑妳是凱那氏族的人?」我笑著,故意顯得游刃有餘的幫忙都依拾起散落的線球。「妲利‧紗瑪‧凱那大小姐?」

  「瑟拉!」都依小聲的制止我,我給她一個笑容,讓她知道我只是鬧著玩的,她無奈的搖搖頭,收了東西就進屋子裡。只要不危險,都依絕對不干擾小孩子打鬧,除了上次我不小心害妲利頭上撞了一包,她氣得帶我到凱那家族道歉,回來還罵了我一頓。

  「妳!那不然我們比賽!」妲利說不過我,實際上沒有一次說得過我,每一次自己站不住腳就揚言要比賽,也沒有一場是贏的。

  「可以啊!比什麼?」我欣然接受挑戰。

  「妳們可不可以不要比賽了?」莫特里在旁邊一臉無可奈何的樣子。

  「不行!」

  「當然不行!」

  他掩面嘆氣。「就只有這種時候意見一致……」

  妲利很認真的思考著,在院子裡走了幾圈,我和莫特里就坐在草蓆上看著她,她突然轉了過來,雙眼亮晶晶地好似有什麼主意。

  儘管我沒有很期待。

  「我們比織布!」

  果然不需要太期待。「妳認真的嗎?」

  「當然!」

  「那好,規則呢?」看她這樣,抗議只會毀了我的自尊心,索性正面迎戰。反正我心想她也好不到哪裡去。

  「限時七天,七天後我們把織好的東西給孩子們看,看誰織得好!如果我贏了,妳就不可以再接近莫特里哥哥!」她看起來信心十足的樣子,連話都可以說得這麼滿。

  「我……」聽著妲利的比賽條件,剛要開口答應的我不知不覺猶豫了起來,這份猶豫是什麼我不得而知,有點不捨、有點抗拒。「妲利,莫特里不是東西,不可以拿人當條件。」

  「怎麼了?妳不敢?」

  抗拒的成分更多了一點。「不是……」

  「反正我不管,規則就這樣定了,七天後見!」語畢,她大搖大擺的走了。

  我望著她得意的背影,心裡亂了一團不成秩序。剛剛那句不可以拿人當條件的話彷彿在我想到之前就已經說出口了,語氣強硬之中帶點委屈,我竟然還能夠站在第三人的角度去聽自己講這句話!這是從哪裡自動自發脫口的堅定?不在競賽中以人作為籌碼的堅決。

  「瑟拉,妳真的要比嗎?」莫特里出聲拉回我的思緒,看著我的眼神都是擔憂。「妳不會織布啊!」

  「還有七天不是嗎?我這幾天努力跟著姐姐學啊!」我點點頭,心知肚明自己即使這樣做,贏面還是不大。「如果我沒有贏,莫特里,你還會跟我玩嗎?」

  他似乎對我的話感到意外,凝視我許久後笑了出來,笑得不像個男孩,特別成熟。「方法不是沒有,妳先擔心妳自己吧。」

  笑得……令人心動。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59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