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街舊事》黃開禮憶當年,細數書街榮景

2017/6/28  
  
本站分類:藝文

書街舊事》黃開禮憶當年,細數書街榮景

在百廢待興的光復時期,聚集知識與教育核心的書街,洋溢著臺灣知識分子受到啟蒙的求知光輝。我有幸躬逢其盛,可以說大半生與書街共生、共榮。 

 

《書街舊事:從府前街、本町通到重慶南路》第49頁.jpg
▲商務印書館早期圖片 

一九五○到一九八○年代是重慶南路書街的全盛時期,我當學徒的國華書店,在一九五六年,因業務擴大,更名為「大中國圖書公司」,以出版、銷售綜合圖書為主,成為戰後書街的一哥。取名這個名字,多少象徵了當時投機商人的意識型態。 

記得那時書店裡最暢銷的書,是臺大黃大受教授的《世界史大綱》、《中國史大綱》、《中國通史》等。另有《大學入學指導》,當年大學的錄取率大約只有百分之一、二,這本書是年年考生的必備手冊,可見其熱銷的情況。為了節省成本,除了特別的技術性書籍,皆為三十二開本,紙張都是未漂白的再生紙。 

早年經營出版業或開書店算「文化事業」,營業登記的申請與審核條件雖然並不嚴苛,但一般人都覺得這是「讀書人」的事業,或許也因儒家評論士、農、工、商的關係,大家對「士」有一種莫名的崇敬,難免敬而遠之。二戰後,臺灣人剛剛脫離殖民身分,當時百業蕭條、民生凋敝,生活求溫飽都難,根本談不上文化建設。直到國府接收臺灣,隨之而來的上海商賈進駐了最靠近政治中心(總統府)的重慶南路,獨占了日本人遺留的、少有人知道的「金礦」營生。 

隨著臺灣政局、經濟逐漸穩定,社會大眾渴求知識的極端反應,讓政府放寬了出版業的法規限制。出版社如雨後春筍的成軍,出版業從很保守、封閉到突然大躍進,很多書店的資深夥計離職自設門戶,分食這塊大餅。 

當時的暢銷書,文學作品有梁實秋的《雅舍小品》、鹿橋的《未央歌》、柏楊的《醜陋的中國人》和《異域》、王鼎鈞的《開放的人生》、龍應台的《野火集》、夏元瑜的《老生常談》、三毛的《撒哈拉沙漠》、趙寧的《旅美散記》、白先勇的《臺北人》,以及瓊瑤的愛情小說(分前期在文化圖書公司的百餘種,與後期在皇冠出版的百餘種),還有金庸、古龍的武俠小說,倪匡的推理小說,都是當年銷售驚人、一印再印的「印鈔書」。 

至於最受歡迎的翻譯書,有《咆哮山莊》、《簡愛》、《西線無戰事》、《小婦人》、《飄》、《基度山恩仇記》、《孤雛淚》;舊俄作家的小說更是風行,如《戰爭與和平》、《齊瓦哥醫生》、《父與子》等。最長銷的古典書則是《水滸傳》、《紅樓夢》、《三國演義》、《聊齋誌異》、《七俠五義》、《封神榜》等。 

另外,一般民眾熱衷於英語學習,英文文法書和英漢字典也是暢銷的保證。文法書首推柯旗化的《新英文法》;字典有二十多個版本,如大陸書店的《大陸簡明英漢辭典》、東華書局的《牛津英漢辭典》、附有錄音帶的《英語六百句》,銷售量至少有十幾萬套。還有遠東圖書公司梁實秋的《遠東英漢辭典》(大、中、小版本)。書街上,除一樓店面,二樓以上還有很多書店、出版社。內行的讀者大多知道去哪裡找他們需要的書籍:比如早期兒童書集中在東方出版社,後期則有兒童書店;古典文學如《三國演義》、《紅樓夢》就到文化圖書;較專業的書籍就到大中國圖書;語文卡帶到統一文化;考試圖書有千華出版、五南出版;參考書有南一、翰林;中醫有啟業、瑞成出版;西醫到和記出版;命理到集文、瑞成出版;音樂到大陸書店,美術到藝術家出版;法律到三民、五南,這兩家當時都出版《六法全書》,每年有更新校訂版,暢銷又長銷;建築則是找茂榮、詹氏出版;電腦書有儒林、天龍;機械電子找全華出版;至於武術及其他雜類則到五洲出版。 

其實店面賣書只是經營項目之一,自製的出版品才是開源主流,無論是學生的課外讀物、輔助教材,還是文學、科學、史地、哲學等,都採用翻印或改寫的方式,以慢慢取代大陸進口的書籍。可見重慶南路的上海幫,當時不但是進口書籍的總代理,更掌握了臺灣人思想的動向。早期重慶南路上的書店幾乎都兼營批發生意,因此,既是門市又是盤商,還做出版。一九四○年代以進口或翻印大陸書為主;一九五○年代則肩負政策性使命,以闡揚三民主義為任務;一九六○年代因應社會對知識的渴求,大量翻譯西書和古書;進入一九七○年代,隨著國民教育水準提升,出版成為新興行業,進入全新的領域,印刷業也跟著突飛猛進。 

 

《書街舊事》_書封.jpg
本文節錄自書街舊事:從府前街、本町通到重慶南路一書,時報出版提供。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130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