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習,玩真的!》蔡淇華:這不是演習,這是作戰

2017/6/23  
  
本站分類:藝文

學習,玩真的!》蔡淇華:這不是演習,這是作戰

每年一開學,我還是拿著生鏽的長矛,站在十公分的講臺上,

用年近半百的聲帶誓師:「這不是演習,這是作戰。

我們沒有經費,只要訂購量不足,這一期就是廢刊,以後再沒有《惠聲惠影》。」 

很多朋友說:「恭喜你,你成功了。」

我很想回答:「你知道我每天都在經歷挫敗嗎?」

對於一個每天往問題撞去的人而言,一天二十四小時,沒有一刻有成功的自覺。例如指導五個名稱怪異的社團,學生的起點行為與先備知識每年不一樣,個性更是南轅北轍。每年,都是一個新世代。過去的成功經驗都要歸零,否則馬上要被經驗養大的傲慢壓垮。其中一個社團─新聞社,竟然是公民行動與校刊的混合體,一編,就是十四個年頭。我像個永不退伍的士官長,不能也不想升少尉。每年等待報到的新兵,短期操練,一邊教,一邊磨合,再推上戰場─每年一定要編出兩本夠水準的校刊。 

很多人覺得這是一場荒謬的戰役。「編校刊會影響升學!」「校刊要不要電子化,不再殘害森林?」「既然不能強制收費,要不要廢刊?」校刊會不會是不轉動的風車?而我是那個幻想打聖戰的唐吉軻德(或是那匹孱弱的老馬)?堅持有意義嗎?學生真能在這科舉試場外的野林中,學到教室裡學不到的能力嗎? 

但是一起走出野林的學生都懂,那種出走的過程有好多學習,可以認識好多人、好多事,會感覺活得風風火火。是鳳凰投入火中,死去又重生,不斷進化的過程。 

所以每年一開學,我還是拿著生鏽的長矛,站在十公分的講臺上,用年近半百的聲帶誓師:「這不是演習,這是作戰。我們沒有經費,只要訂購量不足,這一期就是廢刊,以後再沒有《惠聲惠影》。」 

《學習,玩真的!》第27頁.jpg

這一期我們仍決心活得有聲有影,以「迷霧時代」為名,探討空汙與能源議題。校刊完成後,不斷接到朋友的電話,說是看見了,連電視臺劇組都打電話請封面人物試鏡。原來是中興大學莊秉潔教授在臉書上分享與推薦。感謝莊教授,花那麼多時間指導學生,教他們理性與思考。其實每次要完成一本校刊近二十個專題,要麻煩、感謝的人實在太多了。然而被看見總是興奮的,學生和我都覺得今年有機會拿到全國金獎,結果放榜:「銀質獎和美編獎,辛苦大家了。」再一次與金獎失之交臂,社長雖失望,仍如此在臉書上慰勉大家。 

是挫敗嗎?是,因為大家是如此付出全力,奔赴那場不可逆的青春。是失敗嗎?不是,我們都進化了,不是嗎?就像今年一位剛上大一的學姐得了全國文學獎第二名,一位留英的學長今年入圍坎城影展,還有創立校刊的學姐用她的影片幫臺灣男子拔河隊募到了三百多萬…… 

托爾斯泰說得好:「我們失敗是因為我們告訴自己失敗了。」別告訴自己,我失敗了,也別告訴自己,我成功了,因為失敗和成功都是沒有前進動力的名詞,而我們是動詞! 

來!這裡站著一個五十歲且不斷挫敗的動詞,因為長矛還在,因為老馬還有鐵蹄,還在等待更多動詞,迎向一次次偉大的挫敗。有一天,在上帝面前配上挫敗的勳章,祂念你的名字時,發音會是「戰士」─不會成功,也不會失敗的真戰士! 

 

學習玩真的_書封+書腰_行銷用.jpg
本文節錄自學習,玩真的!一書,時報出版提供。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99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