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隨想首部曲~8

2017/6/19  
  
本站分類:創作

上海隨想首部曲~8

船已接近吳淞口,居然在船上得知上海已經解放的消息,所有來自台灣的船隻,都不敢再向上海走了,船長決定整班船掉頭又駛回了台灣!


他坐船回上海的日子,我根據上網查資料以後,推想應該是在民國38年的4月中旬,因為歷史資料的記載,上海解放,是當年的4月25日。

試想;任何人碰到這種有家歸不得的心情,是件多麼的難過 ? 而在船上的乘客,幾乎都是要回鄉的,爸爸每每說到這裡,眼睛總是紅紅的,當然,在爸爸訴說當時的情景,我都出生了,可想而知,他已經有多久沒有家鄉的消息,在那個"保密防諜,人人有責"的時代,又有誰敢去打探一下對岸親人的消息呢 !

王伯伯就是和我父親在同一條船上認識的朋友!

我們小時候,常會見到王伯伯到家裡來聊天,他們倆都操著上海話,當然啦,國語也會講了,只不過還是習慣用上海話閒聊而已,他們是難兄難弟,所以感情也格外親切,用文藝腔來說--- 同是天涯淪落人。


王伯伯回憶到那天在船上和爸爸相識的經過,真可以說得上是一種難得的緣份。

那天船快駛入中國領域的時候,已近傍晚,海面上似乎也不平靜,陰陰沉沉,由於歸鄉深切,除了上海人,別的省份的同胞也不少!在船上,王伯伯看見一個年青人、、孤獨在甲板上痴痴地看著海,好像在想心事,他不由自主的對這個年輕人有點關心,主動地來和爸爸聊天,一聊之下、因為又同為上海人,兩人就很熱絡地交談了起來…

王伯伯是個船員,經常往返於上海和台灣之間,所以他會說些閩南語,對台灣也比較熟悉,那天,也正是是他台灣的工作完畢、要回上海的時候,卻會在船上認識了我爸爸,原本、他們只算是萍水相逢的點頭之交而已,只要船ㄧ到上海,就會各自回家,但是誰有想得到,竟然晴天闢靂,因為國共戰事,全船又被迫駛回了台灣,兩個有家歸不得的天涯遊子,會隂錯陽差地在驚天浩劫的情景下,結成了患難相共的朋友。

爸爸和王伯伯每次聊天,都會無意中聊到他們的這一段特殊緣分,所以連我們這些後輩,也都知道王伯伯呵爸爸是真正在患難裏結成的莫逆之交。

他們在無可奈何的心情下,又回到了基隆,下了船,王伯伯有個同事住在台北,他去了朋友家,而父親也只好回到祖父朋友的那間小屋,祖父的朋友還沒回來,又過了一段時期,房子租約到了,但是那位長輩還視沒有消息,爸爸也只好搬了出去,但是他的錢己經用完了,不得已之下,只好找王伯伯介紹工作。

患難之交的情分真是非比一般,王伯伯二話不說,立刻先替爸爸找了ㄧ間分租的房間,而且還很快就替他找到一份能勉強糊口的工作,因為爸爸在上海時已經高中畢業,再加上頭腦也不錯,所以也曾替祖父經營的店面做過賬,對會計工作很內行,只是,由於爸爸是個外省人,當時工作也並非這麼好找,王伯伯的朋友經營一個小店,大字不識,所以才請爸爸來幫忙,那時候,收入少得可憐。對於從小就不缺錢的父親,到台灣初期的生活,真的是太受煎熬了。

那時,王伯伯的工作也不穩定,只是替人跑跑腿,送送貨,不過他合爸爸長久相處下來,卻是更鞏固了他們患難兄弟的友情。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417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