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隨想首部曲~7(上)

2017/6/4  
  
本站分類:創作

上海隨想首部曲~7(上)

7 * 我國最特殊的智慧----解夢(上)

我的隨想寫到這裡,自己覺得好像大部分都在說鬼故事了,另外再提件小事,那也是祖父說給爸爸聽的,是有關夢中見到的事。

說到夢境中的事,照理講是日有所思,夜有所夢!沒錯,通常很多人就算做了夢,起床也不記得了!可是,我從小到大夢境不斷,著實也困擾我很久,因為,我常常會記得夢裡的情景,甚至於細到擺設,出太陽還是黑夜,或是對話,都記著很清楚,真要命,不知道是不是家族遺傳 ? 一直到四年前練習冥想後,情況才慢慢改善。現在,我先說一個我祖父和夢的故事:

祖父是生意人,當然經常會關心生意好不好,會不會賺錢囉。
有一次,好像因為一筆新的生意上門,對方說得天花亂墜,再加上那年代由於上海很多租界,洋人的東西大批大批地飄洋過海而來,上海人,只要有一點辦法的,總想弄點洋玩意來做生意,祖父也不例外。

嬸嬸也說,家裡最多的是洋燈炮,還有水晶燈、想想看,那年代水晶燈什麼行情啊?就是現代,水晶燈價格也不菲吧?

就這樣,祖父考慮是不是要進些水晶燈?結果有天晚上,祖父得了一夢:情景是這樣,

他夢見了一隻棺材,心想,這棺材裡有沒有"東西”,他朝了棺材踢了踢,居然是空棺,這下可好,他知不妙了,為什麼 ?因為祖父的解夢理論,如果是重的棺材就代表錢多,如果是個空的,那便是空忙一場了!

想也知道,那筆買賣大概虧錢啦!到底有沒有虧,我也不知道,不過,既然爸爸會對祖父的這個夢,記得那麼清楚、我想、多半祖父的本錢是打了『水漂』了。

大夥就姑且信之吧,如果有一天你們也碰到這種夢境、也可以做個參考!


說到做夢,我又想到了一個發生在我爸爸身上一件真實的故事,這個夢說來實在太玄,是一個託夢的故事,但在現實當中,又真切的不得了,不過這是發生在台灣了,而且當時我已經15、16歲,不是像兒時一樣聽爸爸敍述故事的年紀!這夢…和後來的一切事情,我是知道的,只不過它是夢,然後引串了不可思議的結果!就聽我娓娓道來…

那時候,我住在永康街,已經唸高中了,

我家,是四層樓的公寓房子,一層樓住著二戶人家,蠻單純的,我家也沒裝鐵門,就是簡單的門把加上一個橫槓的鎖。每天晚上睡覺前,媽媽就會把門把的扣按上,橫槓的鎖銷上,然後大家上床睡覺,習慣成自然,天天如此。

一個星期天上午,我聽到爸爸問媽媽 :『 昨晚怎麼沒鎖門 』?只聽媽媽說 : 『 怎麼會沒鎖 ? 看完電視後,不是就鎖門、關燈、睡了嗎?』

我家客廳的燈炮開關就在門旁邊、當時,我也只是聽聽!因為是星期天,一般都會懶床到中午才起床,妹妹們也一樣,平時要上課、都是六點不到就得起床,只有星期天才可以睡個懶覺、算是補充平日的的不足、我聽完爸爸和媽媽的話、沒有答腔、還是繼續睡覺。

一直到了快午飯的時間,媽媽開始叫喚了,我才起床幫媽媽在飯桌上放碗筷、小盤子等餐具、 我記得,那天媽媽還在廚房炒著菜,爸爸坐在他的老位子,等著我們準備開飯,還是一樣不會幫忙做家事,永遠等著飯菜上桌,唉 ! 舊習難改!

當一切就緒,咱姊妹三,加上爸爸,就等著媽媽上桌了,這時候突然電話響了、在一般情形下,這種時間,應該沒有人會打電話來,( 因為那時候,裝電話的人家並不多)。

我跑去接了電話,電話那頭傳來了一個陌生男人的聲音: 『 請問是不是華XX先生府上? 我有急事找他!』 我問他是那位,他說他是王X X先生的同事。

王先生是我爸爸很熟的朋友,我也認識,於是我叫爸爸聽電話,爸爸聽了沒多久,放下聽筒回到餐桌,只見他臉上一陣灰白,只是默然地吃著飯,一言不發。

我們從來沒見過爸爸這種表情,媽媽望著爸爸,大約估摸著,肯定有不好的事發生了,而我和妹妹們也感覺家裡的溫度好像在急驟下降,頓時心裡打了個寒顫。

才趴了幾口飯,爸爸"啪"了一聲將筷子放下,黯然開口說 : 『,王伯伯今天早上往生了』!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105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