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隨想首部曲~7(下)

2017/6/12  
  
本站分類:創作

上海隨想首部曲~7(下)

王伯伯和爸爸是患難之友,從我有印象開始,王伯伯幾乎每個星期日或放假,都會到家裡來和爸聊天、爸爸也常會留他在我們家吃飯,他後來結婚的時候,我們全家都高高興興去吃喜酒,可見得他和我們全家的關係都不錯。

後來,他們家有了三個孩子,二男一女,我只記得當時最小的,大概還不到5歲,長得很可愛。

王伯伯家應該是相當平靜幸福的,王伯伯怎麼又會突然死了呢?
記得爸爸吃完飯,臉色真的很可怕,就是連媽媽也都不敢隨便插話,我們當然更要表現得比平常更乖的樣子了,這一餐飯,真是吃得相當辛苦。
我很想知道,爸爸面部的表情,到底為什麼那麼凝重?但是在那種氣氛下,實在不敢隨便問,我們也只好小心翼翼吃著飯,眼睛一直是偷偷瞄著爸爸。

終於,爸爸開口了,但是他卻對著媽媽說上海話,似乎不太願意讓我們知道他在說些什麼。

他們說著上海話,其實七七八八的,我也能聽得懂。

原來,那天上午爸爸問媽媽門為什麼沒鎖,就是因為他在清晨,做了一個奇怪的夢,這個夢的一切,顯現得太真實了,所以讓他在夢醒後,還是覺得心頭相當不安寧。

經過情形大致是這樣:爸爸在夢裡,聽到敲門聲,開了門,看見王伯伯在門口,旁邊還站了一個穿著全身白衣,面無表情,而又斯文得像是書生模樣的人,爸爸要王伯伯進來坐,誰知道,王伯伯竟然噗通一下,跪下朝我爸爸磕了三個頭,把我爸嚇了一跳,急忙把他扶了起來,那知道,王伯伯和那白衣書生一下就不見了!

爸爸被這種怪異的情況嚇醒了,心裡直跳。

在這個夢的過程中,王伯伯一句話也沒說,爸爸起來後,總是隱隱約約的覺得,王伯伯可能發生了什麼事 ?

後來,他又發現門沒鎖,就肯定有蹊蹺!

現在說到,夢中的王伯伯為何站在門口不入,又為何朝爸爸下跪叩頭 ?我小時候,根本不了解真正的原因,一直到後來成年了,才知道,人和人之間,假如有了特殊的緣分,真的事會發生一些意想不到的奇妙情景的。

當然,這種現象並非ㄧ班人所能體會,所以有人把他說成 「碰巧」,也有人以為那可能只是一種幻聽幻覺的假象,但是我可以非常明確的認識,那是一種非常玄妙的「心靈交通」,而且在那種方式的交通過程裏,還很可能有著非世人所可理解的一種「媒介」或「協助」。

這件事應該從民國38年中國大陸解放開始說起了!

民國37年夏天,我的父親在上海老家,整天游手好閒到處閒逛,當然其它的兄弟們也沒閒著,反正公子哥兒們,對吃喝玩樂的門道,,都很聰明,(在此聲明,並非毀謗 ),家中一切事務全是祖父支撐,因為祖父是個大樹,那時候,我祖母已經去世多年,姑媽好像被聘請到北平的一家藝術學校教書去了,祖父就經營著那間店面,日子也漸漸歸于平淡了。

有一天,爸爸在市集上逛著,路邊有位擺算命攤的老人家,見到爸爸走來,就起身對他揮了揮手,示意叫他過去,爸爸走了過去,不過卻告訴那位老先生,他不想算命。

老先生笑了笑,看著我爸爸丟了幾句話,說:沒多久,爸爸將會遠行,要他早早準備為好,而且還說,並不想收爸爸的錢。

我父親,摸不著頭腦,滿臉狐疑,也沒問原由,就回家了,回到了家,也沒對祖父說,就去找大伯、叔叔們瞎扯淡去了。

誰知第二天,爸爸和大伯竟然大打出手,結果大伯還亮出了刀子要去捅爸爸,祖父情急之下,自己擋了一刀,因為祖父腰疾褲子上都習慣多綁幾圈帶子,刀子並未深入,沒傷到祖父,爸爸也逃了一劫。

到了當晚,祖父自然訓斥兒子!(依嬸嬸說法,大伯和爸爸感情非常不好,什麼原因,她也不知道……這段大伯向爸爸亮刀的事,嬸嬸是聽其他的叔叔說的)。

不知怎麼地,爸爸就向祖父說出在市集碰到算命老者的一番話,祖父半天不響,端看了爸爸好久,嘆了口氣,說 : 「你到台灣玩一陣子吧,等我發信給你,你再回上海!」就這樣,祖父給了父親20塊銀元 ( 因為當時的金元券,已經貶得沒有什麼價值了 ),又為他訂了船票,幾天以後,爸爸就去了台灣,當年,爸爸20歲。

我問過爸爸,當年祖父不讓你去北平和廣州,幹嘛卻選了個台灣?因為我知道在台灣爸爸沒有一個親人。

爸爸說,剛到台灣那會兒,有個祖父的朋友常在上海和台灣來回做生意,所以才會叫他去找他,那時爸爸對它為什麼要到台灣的事,自己也莫名奇妙,不過以為只是去玩玩而已,所以也無所謂,只是沒想到卻會在台灣一住就是幾十年 ……………

( 附註:據嬸說,以前幾個兄弟就常常嘴裡不饒人,至於為什麼大伯會氣到亮刀,這一點就真不清楚了!)

寫到這裡,不禁心裡嘆了一口氣!因為我自己也是飄洋過海,從台灣到了美國,而且也住了三十年,當然、比較起來,我比爸爸幸運多了,至少在美國有家人,還有朋友。但是,即便是這樣,在異鄉生活的那種枯躁和適應的過程,也是非常難受的。

再回頭想想,爸爸當年一個人到了台灣,沒有親戚,沒有朋友,只是一個遊客,他又怎麼知道,這一別,和祖父卻注定了是生離死別的結果呢?


說到這裡我不得不說,在前面我曾寫到祖父的陰陽眼,夢境,和我們大家不同的命運,到底是什麼力量形成了不一樣的戲碼?在這篇爸爸的夢境裡的王伯伯所發生的事,為什麼會和父親有關?那完全是因為當年國共之間的時局所形成的、我說起這種事情,心裡也真是相當感慨,中國人啊,你真是太可憐了…

接著前面說到爸爸來了台灣,身上放了20現大洋,也著實夠他玩一陣子了。

他在基隆下了船,真是嚇了一跳,台灣怎麼會是個鳥不生蛋的鄉下呢? 那時候的外省人會到台灣的,一種是船員,一種是軍人,沒有人是要到台灣來當遊客的,祖父的朋友去接了爸爸,然後把他帶到了

台北。後來爸爸告訴我說,那時候的台灣人多半說的是日語,他懷疑,祖父的頭殻是不是壞掉了?說是要他到台灣,但是怎麼像是把他送到了外國?根本都不知道能在這裡玩什麼?光是語言不通,就是一個大問題!(這也是當年我剛去美國時,最大的痛苦。)

爸爸又那裡知道,從此他的大半生居然就在台灣逆轉了…

我不禁想到,一個20歲,只會操著上海話的年輕人,又怎麼能在這個完全陌生的環境裡渡過他漫長歲月?

爸爸到了台北,祖父的朋友安置給他的住所,是個臨時租借來做生意的房子,爸爸在那裡住了下來。(順便幫祖父朋友做會計)。

我問爸爸,剛到台灣的時候,去玩過些什麼地方 ? 他說,在那時候,台灣不但上海人不多,沒人聽得懂上海話,連國語都沒人說,大部份人講的都是閩南語和日語,出門吃飯,全靠看中國字和手勢來溝通,有的商店的介紹單,還有用日本字的,想買東西,大部分要靠祖父的朋友翻譯,所幸,偶然還會有一幫上海到台灣做生意的老鄉,來跟他用上海話聊聊上海的情形,聽到ㄧ點家鄉的消息,也算是寥勝於無吧。

民國37年,台灣沒有什麼新的建設,幾乎都是日據時代的房子,老百姓多半夾著木屐,走路的時候會發出ㄎㄔㄎㄔ的聲音,交通工具也很差,坐在車裡坑蹬坑蹬的!

爸爸記憶裡,因為當時交通並不是很方便,好像只到過烏來,以及台北近郊,最遠到過阿里山,如此而已。

民國37年底,不知不覺就快過年了,爸爸算了算,也有大半年了,他想要回上海,寫了封信給祖父,表示錢快花完了,又快過年,不願再待在台灣,他一定要回家,祖父朋友托了人,將爸爸的信帶到了上海。

一個月後,祖父回信了,寄了些錢給爸爸,但是信上只說,要他再等一陣,過了年和祖父朋友一起回上海,就這樣,爸爸也只好在台灣孤獨一個人,過了一個特別的年,那時候,已經民國38年了。

過完年,祖父朋友因為家中有事,先行回了上海,臨行前告訴他,二個月後會回台灣,叫他安心住著,並安慰他,很快祖父就會叫爸爸回去的!

民國38年4月中,西元1949年,國民黨政府已經從大陸撤離到了台灣。我爸爸意識到戰局的不安,決心回上海!好不容易弄到一張船票,準備起程回家了。

我的父親,擔心戰局的不穩,再加上祖父的朋友遲遲未歸,心中的焦慮可以想像…

在他搭上船的時候,雖然心裡還是充滿了疑慮,但是當船鳴笛離開基隆的那一刻,心裡還是相當開心的,因為在甲板上,他看到自己的船,駛離基隆港,進入茫茫無際的大海,確定是已經在回家的路上了......

沒想到,上天開了我爸爸一個大玩笑…

今日人氣:2  累計人次:83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