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秦朝大冒險:穿衣吃飯,全部從頭學》在秦朝繳稅只有賣腎才有活路啊!

2017/5/22  
  
本站分類:其他

回到秦朝大冒險:穿衣吃飯,全部從頭學》在秦朝繳稅只有賣腎才有活路啊!

秦朝徵收田租的時間暫無明確記載,但一定在夏曆十月之前,因為當時實行顓頊曆,以十月為歲首(一年的開始),這個月各地都要「上計」,彙報官府的收支情況等。有觀點認為是九月收租,理由是據《管子》記載,春秋時齊國就是「租稅九月而具」,北方各國應該都是相同的。 

身為秦朝黔首,你主要交的是第一種「租」,它又分兩類,一類是「糧食粟」,前面說過,粟在當時的用途非常普遍,既是士兵、徭役、刑徒等的口糧,也是發給官吏們的工資。另一類是「芻稾」(乾草和秸稈),糧食是人吃的,芻稾是牛馬吃的。秦朝對牲畜的管理非常嚴格,專門開闢牧場來飼養牛馬,飼料自然也成了重要戰略物資,以至於《商君書》把它的儲備量當作執政者必須瞭解的十三種資料之一。按《田律》規定,繳納芻稾的定額是每頃繳芻三石、稾二石。 

跟著鄉親們把收割完畢的糧食裝上小車,排著隊來到鄉里的「租所」,這是專門收糧的機構,具體負責的官吏有田嗇夫和部佐,龍崗秦簡記為「租者」。他們手持「權」和斗桶,秤量你們要上繳的糧草數,有些人手裡還拿著類似刮子一樣的「槩」,量粟時可以把多出來的糧食刮平。不用擔心他們量得不準,秦國從商鞅變法時期就統一了度量衡,《效律》規定,如果衡量的器具有偏差,主管官吏要接受處罰。龍崗秦簡規定收租時,量器「笄綮」不平的長度達到一尺以上,負責人就要被罰一甲。

在場的還有「監者」,任務是監督租者收糧、防止收租時存在舞弊行為。糧食收繳完畢之後,還有「刻所」的人員負責驗收,從量和質兩方面對你們上繳的糧食進行考核,糧食數額不足叫「遺程」,品質太差則叫「敗程」,就會受罰。

交完了田租,有沒有放鬆之感?但別高興得太早,還有更重要的「賦」,這才是關鍵。史書上罵秦朝橫徵暴斂,其實主要是指「賦」。秦朝後的歷代王朝,最容易被濫徵的也是「賦」。之所以如此,要從「租」與「賦」的區別說起,主要有三點:一是用途不同。「租」用於國家的日常財政支出,「賦」用於軍費。《漢書.食貨志》記載,從商周時期開始,「稅」用於皇室開銷與官吏俸祿給付,以維持官僚體系正常運轉;賦主要用於軍費,此後又發展為一切臨時性徵收。秦孝公十四年(西元前三四八年)曾經「初為賦」,有觀點認為這可能是說秦國就此制定了徵收賦的政策。

二是繳納的內容不同。「租」收的是糧食,「賦」收的是錢和布帛。史料中形容秦朝收來的錢,多得要用簸箕來盛,這一說法固然誇張,倒也不是全無根據。按《金布律》裡的規定—以一千錢為一「畚」,用縣令、縣丞的印封緘;同時還徵收布帛,每份的尺寸統一規定為長八尺、寬二尺五寸,這就叫一「布」。從這些規定可以看到官府既徵收半兩錢,也徵收布帛,比「租」靈活得多。里耶秦簡還顯示,繭和絲也屬於賦,有一枚簡記載,秦始皇三十四年(西元前二一三年),啟陵鄉從二十八戶中收取了十斤八兩繭做為賦。

糧食的產量是固定的,再多收也收不來;錢就不一樣了,沒錢? 去,回家把能賣的都賣了,賣牛賣馬,賣房賣地,賣兒賣女,賣老婆賣身……你自己的死活不論,總能換來錢吧?

三是「稅」和「賦」的徵收頻率不同。「租」是定期徵收,「賦」是臨時攤派。這也是前兩點引申出來的:莊稼按自然規律生長,糧食收穫的時間也是統一的,不可能在寒冬臘月或春暖花開時,挨家挨戶勒索糧食。「賦」卻不一樣,國家要開戰,哪可能因為你手頭沒錢就放過你?

想搞清楚秦朝怎麼收賦,就得看你穿越到哪個年代了。如果是秦昭王之前,就是按戶徵收的戶賦,因為商鞅明確要求一家有兩個以上成年男子還不分家的,就得把賦加倍,試想如果按人頭徵賦,分不分家要交的錢都一樣,就不必多此一舉了;秦惠王吞併巴中之後,也要求當地民眾按戶繳納布帛和雞毛(用途待考),每戶出的布為八丈二尺,按《金布律》的一「布」八尺、合十一錢的演算法,有學者換算後認為八丈二尺的布約合八.二五布、九○.七五錢,再加上那三十「鍭」雞毛,每戶的戶賦應該在一百錢以上。

如果你穿越到了秦昭王之後,就得依照人頭交賦,這叫口賦,也叫算賦。《晉書.李特載記》記載,秦昭王設立黔中郡之後,「薄賦斂之」,按「口歲」出錢,每人四十錢。無從判斷這是不是對少數民族的優待,也無從判斷在人口相同的民戶中,這個標準是否低於戶賦,但《漢書.高帝紀》記載了另一種「獻費」,這是漢朝出現的一新賦稅,即每年由各郡國向自己管轄的民眾徵收,然後向中央上繳,標準是每人每年六十三錢。

最後,附贈一個你聽了會跌破眼鏡的事實:秦二世那敗家子剛登基時,居然表示要實行善政,其中就有與賦稅相關的內容。二○一三年,湖南省益陽市兔子山遺址有一份簡牘出土,記錄他「奉詔登基」的文告,表達對「天下失始皇帝」的悲哀後,要「自撫天下」,為此做出的許諾包括:「解除流罪」—大赦被判處流放的犯人;「毋以細物苛劾縣吏」—對於縣吏細節上的失誤不再苛責;甚至還有「分縣賦援黔首」—把各縣徵收來的賦重新分給黔首。可惜接下來的事實證明,以上說法都是枉然,刑徒們不僅沒有被赦免,反而愈來愈多,向驪山陵集中;對縣吏的管理沒有寬鬆,反而「督責」得更加嚴苛;最後,當你和無數黔首眼巴巴盼著錢時,等來的卻是愈來愈沉重的賦稅。 

 

回到秦朝大冒險(小)-horz.jpg
本文節錄自回到秦朝大冒險:穿衣吃飯,全部從頭學一書,時報出版提供。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65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