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靜凝 . 世界盡頭》筱琳子

2017/5/20  
  
本站分類:旅遊

《靜凝 . 世界盡頭》筱琳子

 歡迎瀏覽:https://www.facebook.com/limleechun211/ 

文:筱琳子 圖:摘自網絡

塔斯馬尼亞理奇蒙石橋 (Richmond Bridge, Tasmania)

聽說許多人把塔斯馬尼亞稱為世界的盡頭,因為她位於澳大利亞最南端,且靠近南極。有個叫‘理奇蒙’(Richmond) 的小鎮正位於此處。確切的說,實際上它位於塔斯馬尼亞首府霍巴特郊區,是個古意盎然,寧謐氣爽的小鎮。滿街喬治風格的建築,浸溢著舊時英倫風情,典雅端麗。惟冬天的理奇蒙有點單薄,街道有點稀疏,周圍空間都染上了蒼涼的氣息。據悉理奇蒙是塔斯馬尼亞最早立鎮的地方。它首先由一個軍官開始,陸續有人來此定居。本來被稱為‘甜水’(Sweet Water)後來才被改成‘理奇蒙’。


這裡有座名為理奇蒙的石橋 (Richmond Bridge),跨越了霍巴特東北約27公里處的科爾河 (Coal River),可是澳大利亞最古老的橋,且至今仍被使用。理奇蒙橋實際上由囚犯於1823至1825年間修建。它是塔斯馬尼亞島古老罪犯文化的象徵,同時也被列入澳大利亞國家遺產名錄。這座橋一共有四個大拱,兩個小拱,據說都是根據水流的特點設計而成。古橋老而不朽,樸素淡定地橫跨在河面上。即使攻略上看似把它寫成一處景點,引來許多遊客朝拜,所幸它始終保持著淳樸素淨的樣子,難能可貴。石橋另一側是一所教堂,莊嚴而肅靜。它正是澳大利亞現存最古老的天主教堂‘聖約翰教堂’(St John’s Church),大概建於1836年。


線條簡約柔美的石橋,就這樣被近處傍水的河畔草地輕輕守護。河水緩緩流經,偶爾還有成群結隊的鴨子相伴遊弋,週遭景緻融合為一,如此和諧。有誰能想像這樣的地方,曾經是囚犯的拘留站?俯首思忖片刻,彷彿聽到僻靜幽暗的一隅隱隱約約傳來一些吆喝與怨歎的聲音,甚至還摻拌著汗水和淚水酸澀的味道。當初一批批的囚犯如何以雙手捧著土黃的沙岩一步步完成浩大的建造工程、再以一種多繁雜的心情及何其艱難的步履走過這座橋,逐個被送往監獄……一幀幀過往,幾乎躍然眼簾。


可惜當時天空飄著細雨,我終究沒能在這座古老的砂岩拱橋上細細的走一回。

而,如果可以近觀那看似滄桑卻穩固依舊的橋身,仰望風起雲湧的穹蒼與倒映河中變幻莫測的雲彩…… 那,
在煙水流年殘破的影子下,感受時光變遷、歲月更替的當兒,我是否能與自己最真實的面目美麗邂逅?

指尖微蹌,光陰移步,過往猶夢。

水流橋在,惟物是人非。 

冬風孤執拉扯,隱約透露著孤冷的況味。

可是哪一位水彩畫師悄悄替它抹上去的嗎? 

儘管如此,記憶風乾的歲月,雖一去不復返,卻如此耀眼。

(原載於:http://wanka365.com/stories/richmond-bridge-tasmania/)

作者簡介:

 Photo 151115.JPG

生命裡離不開音樂、咖啡、旅行。樂與文字糾纏不清。從以前的爬格子到如今的鍵盤敲字,溫熱的心不曾離席。今年的新年願望依然不變——繼續本著一顆探索‘快樂’的心出發,好好認識自己;繼續透過出走,收集最温柔的光和熱。祈願對生命的惊服和熱愛,愈深愈堅实。

更多作品,歡迎瀏覽:

https://www.facebook.com/limleechun211/

http://wanka365.com/author/wanka24/

love.jpg

如果您喜歡這篇文章的話,請轉發分享。

您的一小步,就是我的一大步 (⌒▽⌒)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106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