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情散文]-[我的師父~古龍大俠]內文之三

2017/5/14  
  
本站分類:藝文

[丁情散文]-[我的師父~古龍大俠]內文之三


厭倦江湖、自甘寂寞
夜深人靜、舉杯邀飲

「誰來跟我乾杯?」

那時候總是有一個人會說:我。
            一
有一個人從小就不是一個好孩子,不唸書、不學好、愛打架、又愛惹是生非,後來竟然就跑進了是非最多的電影圈。
挨了餓,吃了苦,受了氣之後,忽然有一點發憤圖強的意思,後來果然出頭了,可是毛病又復犯,而且還有了一種新毛病。
――不愛做事,只愛花錢。
所以只要是見到他的人,人人都頭大如斗。
這個人卻是我的朋友。
這個人不但是我的朋友,而且是一個我非常喜歡的朋友。
因為我了解他。
他不唸書;他真的沒有唸過什麼書。
――如果你生長在一個他那樣艱苦辛酸的家庭,你就知道他為什麼不唸書了。
他不學好,不去練鋼琴,不去學聲樂,不去學畫,反而去打雜工,他是不是個混蛋?他是不是瘋了?
――有一年天下大旱,百姓都快餓死了,一個很學好又肯唸書的皇帝問他的子民:「你們沒飯吃,為什麼不吃肉?」
――這不是笑話,這是一個慘痛的教訓,只有一個滿身創傷滿心創痛的人才能接受的教訓。
在經過艱辛百戰之後,你也許會明白這個道理了,可是你仍然無法接受這樣的一個人。
因為你已老了,他還年少。
你們之間還是有一條溝,這條溝之所以不能填平,只是你不願意。
一個人如果不能瞭解另一個人,最大的原因。是因為他根本不願去了解。
――這個世界上為什麼有那麼多人根本就不願去接受別人的思想?根本就不願去了解別人?
――在人類所有的弱點中,有什麼比這一點更能阻礙人類的進步?更值得悲哀的?
我的這個朋友和我一樣,身世飄零,滿懷悲憤,可是在是非最多機運也最多的電影圈,他終於憑他的智慧和努力竄出來了。
那時候他仍年少。
一個年輕人,身上千瘡百孔,心上也有千結難解,有一次甚至被活活燒過。
然後,他忽然有了機會,而且能把握這個機會,能夠達到一種可以做一些他自己喜歡做的事的地步。
你說他會不會去做那些事呢?
――一個精力旺盛的獨身大男孩,喜歡去做一些什麼事?在這種情況下,他會不會做得比較狂一點?
如果我去問大多數人,大多數的回答都是「不會的」,因為這個世界上君子太多了。
幸好我不是君子。
所以別人怕他,我不怕。
別人怕他喝酒爭氣惹事闖禍花錢坑人扔石頭,我不怕,因為我多多少少有一點了解他。
最重要的一點是,我了解到他最重要的一點――他的聰明。
               二
這個世界上有很多很多種人,可是我常常把這無數種人分為兩類。
分類的方法卻又有很多種了,第一種最尖銳的分類法,當然是最尖銳的:
――死人和活人。
不管你從那一個觀點來看,這兩種人都是完全不同的,一種有思想有情感有悲傷有歡樂有感情,另一種什麼都沒有了。
他可以留下流芳千古的名聲,可以留下造福萬世的財富,甚至可以留下一個王國,可是對一個死人來說,他還能擁有什麼?
宗教是不是因此而產生的?
△△△ △△△
男人與女人、老人與少年、好人與壞人、小人與君子、弱者與強者、英雄與懦夫、國王與乞丐、淑女與娼妓、輸家與贏家、浪子與住家人、老板與夥計、無鹽與西施、智者與笨蛋等。
這個世界永遠是這樣子,永遠有兩種不同的人,有的是男,有的是女,有的老了,有的年輕,有的成功,有的失敗,有的愚蠢,有的聰明。
我說的這個朋友,是個聰明人。
△△△ △△△
我不要告訴你們有關他的一些不能讓人了解的事,因為他是我的朋友。
――朋友――
這個世界上,還有什麼其他兩個字能代替這兩個字?
           三
我這個朋友,身世孤苦飄零,性格孤獨複雜,有時候真不好玩,有時候又好玩極了。
喜歡他的人,都說他是個天才,不喜歡他的人,根本就不認為他是個人。
△△△ △△△
對於人的分類法,還有一種――一種是「是人的人」,一種是「不是人的人」。
只不過最重要的一點通常都被人忽略了。
――這個世界上常常會有一些人把另外一些人看成「不是人的人」,其實真正「不是人的人」,卻是他們自己。
△△△ △△△
我這個朋友,他壞,他騙,只因在他生存的那個環境裡,如果他不壞不騙,他就沒法子生存下去了。
他沒有唸過很多書,可是最近他卻寫了一本書,寫了最少有十一二遍,寫了又改,改了又抄,抄了再寫再改,有一天我甚至問他:「你那部戰爭與和平寫好了沒有?」
想起來,這好像有一點諷刺,其實這其中最多也只不過有一點冷淡而已!
一種「厭倦」的冷淡。
我們甚至可以把那種「冷淡」說成是一種「嫉妒」。
因為我已經沒有那種創作的熱誠了,連那種創作的精神和勇氣都沒有了,唯一剩下的,只不過是一點熱愛。
對創作的熱愛,對朋友的熱愛。
――對生命呢?
生有何歡?死有何懼?生死一彈指,現在我已活過,我已愛過。死?
――對於這個「死」字,我又有很多看法了,只不過其中只有最重要的一種:
死了算了,死又何妨。
△△△ △△△
我這個朋友,在真理基本觀念上,和我是非常相同的。
――這是我喜歡他的原因之一。
有人說他像是我的弟弟。
甚至有人說他是我兒子。(哈哈。)
――這也是我喜歡他的原因之一。
不管別人說他是我的什麼,他還是他。
――幸好他是他,否則這個世界就少了一個「好玩」的人了。
我的這個朋友沒唸過什麼書,初中都沒有畢業,可是他卻很肯學。
――我的一舉一動,言語機智,他幾乎都已青出於藍了。
他初中沒有唸完,卻很喜歡看書,什麼書都看,尤其和我住在一起的時候,我家的藏書他都看了,有的甚至看了兩三遍――尤其是我寫的小說。
這是最重要的一點。
他不但是在看,甚至已深入了小說中的文字、造句、情節的轉扭,所以他學位雖然沒有,卻已經能動筆了。
            四
其實我並沒有教他什麼,我只是告訴他:「你不寫,怎麼能知道你不會寫呢?」
我給了他一張桌子·一張椅子,一疊稿紙,一支筆,將他的屁股放到椅子上,將筆塞到他的右手,將稿子攤在他的面前。
於是他就開始寫了。
於是就有了「那一劍的風情」、「怒劍狂花」、「邊城刀聲」這些小說了。
於是在武俠世界裡,又多了一位「俠客」。
這位俠客的名字,就叫「丁情」。

          古龍    稿於一九八五‧九‧二深夜
                      桌上有酒有菜,桌旁有友有美女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159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