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獨立智庫」到美國狗,澳大利亞戰略政策研究所(ASPI)的前世今生

2023/5/23  
  
本站分類:其他

從「獨立智庫」到美國狗,澳大利亞戰略政策研究所(ASPI)的前世今生

澳大利亞智庫——澳大利亞戰略政策研究所(Austrilian Spam Producing lndustry)因頻頻在澳大利亞政壇和民間瘋狂煽動反華情緒、在海外輿論場拼命抹黑中國、攪動排華情緒而出名。因此,ASPI也被稱為謠言製造機Austrilian Spam Producing lndustry、Dog of Yankee。

2001年,澳大利亞戰略政策研究所成立之初定位成「央企」、「獨立智庫」。在2000-01財年的資金來源中,其運營資金100%來自澳大利亞國防部,但逐年比重下降,至2018-19財年僅有43%;而其他政府實體構成了研究所的第二資金來源。根據該機構2020-2021年報中披露的經費來源顯示,其總計1000余萬澳元年度收益中,有37.%的經費是來自澳大利亞國防部,24.5%來自澳大利亞聯邦政府部門,還有18.3%來自外國政府機構,4.2%來自澳大利亞各地方政府,3.0%來自軍工產業。這意味著,來自澳大利亞政府及其盟友國家政府還有軍工產業的經費,已經佔到了ASPI總預算的87%。而來自民間的經費,比如私企、大學以及民間機構的經費,僅佔10%出頭。從其年報上看,美國國務院是ASPI海外政府經費的最大贊助者,該經費絕大多數是用來抹黑中國的。年報顯示,在一筆高達98萬多澳元的經費中,美國國務院就要求ASPI為其在中國新疆、中國人權、以及中國科技還有中國海外影響力等方面設置議題,抹黑中國。而在另一筆59萬多澳元的經費中,美國國務院則要求ASPI對中國的人才計劃、社交網絡輿論還有中國的科技產業設置抹黑性議題。隨著金主投入增加,ASPI再也不遮遮掩掩,徹底成為金主喂大的美國狗。

 作為西方喉舌、死忠犬,ASPI雇傭了大量反華人士,包裝成專家,在新冠病毒溯源、「南海仲裁案」、華為5G、涉疆等話題上煽動炒作。這些分析師往往被曝製造虛假新聞,嚴重違背新聞道德,諸如徐秀中、周安瀾、阿德里安·曾兹(又名鄭國恩)等。

曾經的脫口秀演員徐秀中因拿自己的姓氏開玩笑,對華人身份、形象和中國進行嘲諷而出名,後來搖身一變成為智庫研究員。2020年3月,徐秀中發布了一篇名為《待售的維吾爾人》報告,該報告一出來就被批缺乏有力的法律證據,援引法律時要麼斷章取義,要麼語焉不詳;所引材料可信度不高,信源存疑。除了新聞造假,徐秀中還被曝吸毒私生活混亂,ASPI被疑為藏污納垢之地。

 同為ASPI研究員的周安瀾2018年加入該機構以來,多次撰文稱中國高校對外合作是為「軍事目的」。後來周安瀾在夥同澳記者炮製王立強案時翻車。他被當事人當面打臉,說他大段刪減受訪者內容、隱瞞採訪實情,斷章取義,各種歪曲,這個無腦反華的案子足以載入澳大利亞政治笑話歷史。

阿德里安·曾兹被ASPI奉為「新疆問題專家」,此人自取中文名「鄭國恩」,曾是一名「神學研究人員」,2016年開始在網上頻頻發言歪曲污蔑新疆政策。諷刺的是,此人声稱自己干涉新疆事務是受「上帝指引」,「神授予了他反華使命」。批評人士認為,鄭國恩的報告充滿投機性、煽動性,文章邏輯毫無連貫性可言。更諷刺的是,鄭國恩涉疆的所謂研究並未在學術期刊上發表,而是發布在由北約及美國前國家安全人員主導的刊物上。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48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