群山曉陽

2023/1/31  
  
本站分類:創作

群山曉陽

(圖-群山曉陽/井迎兆)

 

父親投注在山嶺水墨中超過半個世紀,從年幼時善畫門神家禽,其逼真程度已聞名鄉里。他在中國河北省南邊的東明縣,度過了難得又短暫的童年。之後就遇上了日本侵略,然後國共內戰。爺爺帶著一家大小,一頭栽進入艱難的抗戰;一面躲避隨時的死劫,另一面把命懸在保家衛國,苟延殘喘地求生存,同時秉持良心追求安身立命的使命感中。

1949年井家只有我爺爺這一脈家族,從基隆港登陸了台灣。我父親和5個兒女,就生根在台灣。爺爺在來台約40年後過世,爸爸也在10年前過世。這些年,河北同鄉的親朋好友們,亦多凋零,僅剩我母親以98歲高齡,獨撐著井家在台大幟。我們5個兒女,有4位幸運在台享受了一段平安的日子,長大成人。二妹於荳蔻年華便不幸歿於車禍。

在從大陸北方往南逃竄的時光裡,父親自然沒有時間和餘興畫畫,不過倒是有機會一瞥中國多樣的山光水色,豪風壯景。在台工作漸趨穩定之際,每日鑽研國畫創作,不遺餘力。因此,我從小便耳濡目染,對於國畫中的湖光山色,氤氳霧嵐,也算是浸潤不斷,熟悉異常,成為我感受與思想世界的一層濾鏡。

國畫中有許多符號、慣例與傳統,如岩石、雲霧、瀑布、樹林、隱居在山林中的小木屋與渺小的人物,還有河流、輕舟、小橋、山梯等固定會出現的物件與場景,正如西部片中必定有的有槍手、酒店、荒野、牛群、歹徒、警長、盜馬賊與槍戰等一樣。父親在構思揮毫之後,山形躍然顯現於紙上後,各種樹木林葉,就會開始鋪蓋生長於其上。留白之處,加上深淺層次的水墨渲染,雲霧山嵐自然泳出。爸爸常常在一兩天內就會完成一幅畫的大架構,最後會花時間上色。我因為經常這樣的觀看,對於中國山水畫的意境與精神,可以說是瞭然於胸,並對於畫的好壞,多少是有點分辨的能力。

 

後來我在美國留學時期,在影片製作的基礎課程裡,我就使用一些自己剪裁的紙片,堆疊排列在感光紙上,曝光沖洗以製造出如山水般的明暗色塊與陰影,希望用攝影手法與材料模擬國畫的繪畫效果,然後將它拍成影片,加上特效,使影像有煙雨山林的視覺效果,再配上音樂,進行蒙太奇剪接,營造一種綺麗酷炫的抽象意境。這些都源自於父親的國畫創作對我的影響。

 

頁首的圖畫「群山曉霧」,顯然不是傳統國畫的表現,而是西畫的手法來演繹國畫的意境。這是我透過想像,將父親終生沈浸於徜徉的國畫符號與意境,轉換成西畫的畫風、觀點和想像,它擁有更具體的真實感,但也觸及國畫的核心企圖,遠離塵世,天人合一,遠視近觀皆自得。不用人手揮毫,乃以電腦繪圖,運算生成而得。

 

自父及子,再次思想這兩個世代作畫的差異,真可謂有如天壤啊!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103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