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隨想首部曲~5之2

2017/5/6  
  
本站分類:創作

上海隨想首部曲~5之2

*大姑媽*5~2
但是,我姑媽五十多歲就過世了,像是一顆流星,雖然短暫,不過還是曾經閃曜過光芒,我爸爸,在我小學的時候,動不動就教我唱 「蘇三起解」裡那個可憐的蘇三,和 「四郎探母」裡的鐵鏡公主,其實當時的我,在唱:『芍藥開、牡丹放、花紅一片』的時候,只是照了哼哼,根本還搞不懂戲詞的意思,真是好玩。

我的外公也喜歡唱戲,他倒是真的唱得很不錯,還和新加坡的名坤角屈雲雲一起登過台,想想,我家真算得上是個『戲迷家庭』。由於大姑媽是大姊,正值花樣年華,又是名角兒,想必也是很漂亮!小時候我也常常問爸爸,我長得像不像大姑媽?他說不像,我還挺失望的呢!

在我姑媽當紅之際,常常會受邀到北平演出!(現在的北京,當年是北平)。而我爸爸也說過一個在北京 "見鬼"的故事給我們聽。事情是這樣的:

每次到北平演出的時候,祖母總是會帶上一家子人一起去。在北平有個非常大的大院子,是別人借給他們住的,院子裡有假山、還有亭子,爸爸說,只要去北平,他們都很高興,人多又熱鬧,像是去旅遊一樣,以當時來説、上海到北平那段路,可算是非常遙遠,更何況那時候的火車,是洋人的玩意。對那時也不過才十來歲的孩子們來說,真是太興奮了。為什麼在北京又要說鬼呢 ?

在北平的大院外不遠處,好像是個城牆,我爸說,城牆那裡有一個廣場,因為在清朝的時候,那裡是個處決人犯的斷頭台,大概很多人在那被砍頭吧,所以那裡也常常會聽到鬼哭神號的恐怖聲音,每次爸爸在說那種故事的時候,還會表演『聲效』給我們聽,嚇得我們都不敢睡覺。

等我大一點的時候,爸爸很認真的告訴我說,那個城牆廣場,真的有鬼哭,雖然沒見到鬼,但是卻可以聽得到他們的哀泣。在北平,有這種現象的地方很多,所以很多老北平人都以為這種情形很平常。

可是,我阿爸和他的兄弟,真的是在那幢大院子裡院子看到了鬼,就有點不平常了。

因為父親說過,當時見鬼的時候,除了他自己親眼看到以外,他的幾個兄弟也都在一起,所以他們也見著的,記得爸爸說到這件事的時候,神情還是很嚴肅的。

我在1991年到2010年之間,在和華家的叔叔們聚餐中,曾向他們問起這檔 [北平見鬼的事],綜合一下他們的說法,可能的經過是這樣的------

在北平的大院裡有個亭子,旁邊是個長廊,坐在亭子里,一眼就可以望得到長廊盡頭一簡間柴房之類的小房間,那時候,他們幾個兄弟很喜歡在那兒玩耍。

有一天:他們哥幾個坐在亭子裡乘涼,一個叔叔看到一個男人走進了柴房,久久未出,就告訴了爸爸,並問其他人看到沒?他們哥幾個都說沒注意,爸爸就說我們進去看看,然後幾個大大小小的哥們,就一起走了過去!

他們開門的時候還費了點力氣,這房間好像已經很久沒人進去了,打開了門一看,除了堆了一些東西,房間裡都是灰塵,誰會進來呢?
這時,有個兄弟說 :『 眼花了吧,除非見到鬼了』,可是那時候是傍晚,"鬼"是應該要晚上才出來的吧 ?

結果他們把門關上就退了出來。除了那位看到有人進去的叔叔外,其它人誰也沒看見什麼。

就這樣,事情也都沒人再提起 、幾天後,他們又在亭子里裡玩的時候,幾個兄弟全看見一個男人,晃了一下又走進了柴房,他們連忙跟了過去,要看個糾究竟,但是當把門打開一看 …

沒有!什麼人都沒有!哇!!!這一下,幾兄弟全跑了,知道這一次,真是見到鬼了。

我也問過其他的叔叔們有沒有記憶?那個當時最小的叔叔(好像當年才5歲)不記得外,他們都說是有見到過!但是小叔叔還記得那個北平大院。

附記:
活動年表
1930年9月30日,農歷庚午年八月初九日,16時:王瑤卿五十壽誕祝壽演出

1930年11月,農歷己巳年:言菊朋搭福慶社

1930年11月10日,農歷庚午年九月二十日:天津春和戲院演出

1930年11月11日,農歷庚午年九月廿一日:津春和戲院演出

1930年11月30日,農歷庚午年十月十一日,晚:華樂園演出

1931年1月1日,農歷庚午年十一月十三日,晚:華慧麟首演《丹陽恨》

1931年6月9日,農歷辛未年四月廿四日,15時:上海杜氏祠堂落成會演第一天

1931年6月10日,農歷辛未年四月廿五日,12時:上海杜氏祠堂落成會演第二天

1934年9月18日,農歷甲戌年八月初十日:漢口大舞台紀念日寇侵佔東北三周年停演一天

1935年2月23日,農歷乙亥年正月二十日:周信芳二次赴武漢演出期滿並續演

1935年4月2日,農歷乙亥年二月廿九日:周信芳二次赴武漢為梨園公墓演出義務戲

1935年4月4日,農歷乙亥年三月初二日:周信芳二次赴武漢演出最後一天。

周信芳就是後來有名的麒麟童。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81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