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途中 ﹒ 一二事 ﹒ 孤獨的房間】

2015/2/13  
  
本站分類:旅遊

【旅途中 ﹒ 一二事 ﹒  孤獨的房間】

瓜拉尼人稱這個空間為Cotiguazu,意為大屋子裡的大房間。傳教士說落單的女子必須住在裡面。落單是她們的社會地位,社會說:若妳處在孤兒,寡婦,未婚女性,先生外出不在身邊,年長婦人等的分類,妳就必須離開人群,離開妳熟悉的朋友,離開妳未曾覺得不妥的環境,進入這些房間,這個社區裡的大屋子的大房間。

處於這些分類的她們,從女孩到女人,除了在清晨鐘響,著裝到教堂做彌撒;一天裡的大部份時間,必須待在屬於她們的空間,打掃煮飯,操作毛紡機。300多年後的至今,同其他耶穌會傳教區的遺址裡大部份的建築一樣,昔日石室已在自然侵蝕在戰火在人為摧毀下坍塌。我只能走過在雜草叢生的地面,揣想她們的生活畫面。

而我無從揣想的是,從人群裡被隔離開來的她們心中做何感受。她們有沒有望著一如銀盤的明月,想要回到叢林裡,赤身露體的在河流中洗澡,或在山上摘了一朵花然後跨上馬奔跑。她們有沒有望著社區另一端,渴望被親吻被擁抱,也許只是渴望簡單的與其他人說上一句話。當她們望著與房間比鄰的教堂那高聳的十字架,會感覺平安,或者是仿佛被釘入孤寂之途的痛楚。

從阿根廷到巴拉圭,我拜訪了五個耶穌會傳教區的遺址,每個住著這些落單女子的這個大屋子的大房間,都與教堂及墓園緊鄰。她們住在洗禮之地及埋葬之處,迎接之歌及遠送之淚,上帝及亡魂之間。她們間中有沒有幾個或者一些,在入夜之後偷偷走入墓園,坐在黑暗裡樹影中,只因不願其他女子听到自己的哭喊,只因想讓心上的一些綑綁得到釋放。

我坐在她們的房間裡,想著自己的房間,想著這世界所有女孩的房間。想著吳爾芙那麼寫:「每個女人都應該有個完全屬於自己的房間,在這裡她可以自由地沈思、冥想與創作。」我不知道那個只容許男性受教育的時代,在那個男尊女卑的體制下,她們是否擁有為自己而活的觀念,她們是否能分辯肢體及心靈自由之不同,會否思考質疑自己身為一個女人除了繁衍後代還有其他意義。我游走廢墟中,感受強烈浮動如火焰溶溶。我想象有一些站出來抵抗,我想象有一些發出呼喊直到嘶啞,我想象有一些因壓抑而鬱鬱而終。我想象但沒有相關文獻記載,歷史上這一篇章中的女人沒有被記取名字,但不代表她們沒有建設沒有臉孔,不代表她們接受必須作啞裝聾。

時間洪流裡歷史因故漏寫細節,但沒有被抹煞的是事實。被遮掩的總會曝露,如同考古學家走進森林裡,發現遺址,將之還原,也將事實呈現。

我坐在她們的房間裡,想著自己的房間,想著這世界所有女孩的房間。我感恩能擁有自由出入的身體自主,感恩能擁有做決定的思想自主,感恩能表達真正感受的言行自主。

我感恩并要自己深深記取:不要喊痛。能選擇自己眼前方向腳下之途,是一種至大的祝福。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73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