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情散文]我的師父~古龍大俠…內文之二

2017/4/29  
  
本站分類:藝文

[丁情散文]我的師父~古龍大俠…內文之二

   有一夜,家裡只有古大俠和我兩個人。

   因為那一夜是颱風夜,強風暴雨之下,沒有人會出門的,所以只有我們兩人舉杯对飲。

   喝著喝著,古大俠突然望了望空蕩蕩的家,眼神裡逐漸浮出傷痛。

   「我當初買下這間房子,為的是讓家人有個舒適寬敞的地方住。」古大俠凝視著酒杯:「因為我小時候住的地方不但破舊又狹小。」

   古大俠抬眼看著我:「小烏龜,這樣的地方,他們為什麼還要離去?難道這裡還不夠舒適?」

   我直看著他的眼睛:「你要聽真話,還是假話?」

   「你說呢?」

   颱風夜,當酒逐漸在瓶中減少時,本應是豪情上湧,但有時埋藏多年的傷情也會悄悄的竄了出來。

   這是我第一次看見古大俠打開心扉,真情流露,我有點驚訝,因為他從不对朋友說他家裡的事。

   古大俠離婚的事,不是件秘密,大部分的朋友都相信古大俠會離婚是因為他的「風流」。

   這是原因,卻不是壓倒這個家的「最後一根稻草」。 

 

                    ※※※                 ※※※ 

 

   我喝了杯酒:「你有個不愉快的童年, 造成你對家是既嚮往却又害怕,你想有個幸福美滿的家庭,你想讓家人過舒適的生活,你做到了,也做錯了!  」

   古大俠在聽。

   「幸福美滿的家,不全是靠金錢堆積起來的,情感也是很重要的因素之一。」

   「你覺得我不愛他們?」

   「我知道你很愛他們,但是他們不知道。」我說:「因為你表達的方式錯了。」

   古大俠一怔:「我做錯了,就是因此我的表達方式錯了?」

   我点点頭,又喝了一杯酒:「你知道我已離了兩次婚,也知道我是在單親家庭中長大的,我們的身世背景很像,唯一不同的是,你知道自己的父親是誰,所以你知道怨恨的人是誰!我呢……」

   窗外的風雨仍然很大,距離天亮還有一段時間。

   「我還沒有出生,父親就已抛家而去了,當時我才待在媽媽的肚子裡5個多月。」我的目光落在酒杯裡:「直到我母親過世前,她都不願意告訴我,我的父親是誰,姓什麼,叫什麼名字。」

   我猛然喝了一大杯酒:「這麼多年來 ,我從不知道自己一直怨恨的是何人,我甚至連自己該姓什么都不知道。 」

  …… 這是悲哀,更是痛楚!

   世上有很多這種人,我不知道他們選擇了什么心態來面對,但我了解古大俠的選擇!

   他選擇了怨恨自己的父親,卻又不希望自己是這樣的父親。

   只可惜怨恨已太濃了,濃的使古大俠不善於表達出自己的情感,他以為家人一定會明白了解他對家的渴望和愛意!

    ……只是這種情感你如果不說出來,別人一定不會明白了解的。

    ……所以你如果愛家人,一定要清楚的說出來,讓對方明白了解你的情感,讓對方知道她們在你心中佔有多重的地位!

   否則最後一定成為壓垮家庭的最後一根稻草!

 

                  ※※※                                    ※※※

 

   父愛絕不是買些高級玩具給小孩就能表現出來的,對太太的愛也是一樣,不是洋房物質所能添滿的。

   當我和古大俠明白這個道理時,為時已晚了,因為我們已老了,而離去的家人怨恨正濃!

   在這種情形下,你能要求小孩為你落淚?

   ……他們如果哭了,那是因為父子之間血脈牽動的因素。

   ……他們如果沒哭,那也不能怪他們,因為你給他們的枷鎖太沈重了,重到他們根本無法負荷。

   這是我從熊正達身上看到的,至於古大俠的另一個小孩鄭小龍,我不清楚,因為我從未見過鄭小龍,而古大俠也從未提起過這些往事。

   但從古大俠對待熊正達的方式來看,他對鄭小龍也應該差不了多少。

   那一夜窗外的風雨未曾停止,我們卻已醉了,醉在懊悔中!

   ……唉,都已過31年,如果你還那麼在意那句話,看來你還沒有走出「枷鎖」,還沒有「放下」……

   不過也沒關係了,有沒有走出「枷鎖」,有沒有「放下」?都已無所謂了,因為你已死,我已老,而「他們」正在步上我們曾經走過的旅程……

   很快的,一切就變得不重要了!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76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