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隨想首部曲~4 以科學角度來看陰陽眼…

2017/4/22  
  
本站分類:創作

上海隨想首部曲~4  以科學角度來看陰陽眼…

4 * 陰陽眼的科學解釋

說到祖父到底能看到什麼?俗稱是見鬼,照現代科學的理論來說,應該就是因為磁場相近而感應到了一種靈魂集聚所發生的能量。這種情形聽起來似乎有點不可思議,但是實際上這卻是一種物理學上已經完全經過實驗應證過的現象,有一位新聞界的朋友告訴我,他年輕的時候,因為工作上的需要,曾經在台北的三極無線電學校學過無線電的報務 ( 收發電報 ),在學校裡常常會和機務班同學一起組裝『 礦石收音機』來玩。

那種收音機非常間簡單,原料只是一小塊天然的磁石 ( 含有磁鐵成份的石頭 ),再架一根連著一跟指針的天線,戴一付耳機,就可以開始玩了,玩的方式也很容易 ( 不過也須要有耐心 ),就是用指針去戳那塊礦石,一面慢慢地轉動磁石的方向,一面靜心的聽耳機裡的聲音,只要把方向正確的剛好調轉到和廣播電台的電波波長吻合,就可以在耳機裡聽到廣播了,礦石收音機並不是什麼特異功能的神器,而只是ㄧ種利用磁場原理,組裝成的一種電波接收機悈而已。

陰陽眼能看得到靈異的景像,應該也是磁場吻合所形成的現像,所謂玄學,和科學的界別,可能是這樣的-- -- - 能夠解釋的,是科學。沒辦法解釋的,就是玄學,我想,宇宙之間的很多神秘現象,都只是我們還沒有能力解釋而已。

* 東西方的鬼,長相不一樣

我女兒因為隔代遺傳、而也有了陰陽眼功力,不過她看到的樣子好像和我祖父他們看到的又不太一樣,據我女兒的描述,它們是一種透明卻又可以看得到形體的東西,有時候只是一團光,根本看不清長相。

我想東方和西方的"鬼魂",可能是有區別的,我祖父看到的『鬼』,是東方鬼,可以讓人看到長相,而我女兒因為在美國,看到的是西方鬼,所以只能看得到濛濛的透明形體,我的說法是不是正確 ? 還要請專業高人指教!


* 赤手空拳打天下

經過了半個世紀的動蕩,「老華家」在我祖父這一房,僅存的只有嬸嬸和另外一個叔叔了。不過,嬸母跟我說的,我都記得很清楚,所以讓我對老家過去的事,也還可以勾勒一個輪廓出來。

我嬸母在1953年嫁進華家,1955年,生了我堂兄,祖父當時七十歲了,抱到第一孫子。高興得不得了,那幾年,也是我們「老華家」相當風光的日子。老華家没有什麼了不起的家世,也不是書香門第,只不過因為有一個赤手空拳自己出來打天下的祖父,所以才有了後來算得上是殷實的家底。

聽老一輩的親戚說,我祖父才十幾二十歲,就從無錫到上海來當學徒學做生意了、我推算,祖父應當是在公元1886一1900之間出生的清朝人,到上海時也該是民國初年。到底學的是什麼手藝 ? 老家的人也搞不太清楚,不過我想、我祖父學生意的時候、一定是非常認真的,一個鄉下人,能單槍匹馬的到上海,而還能在十里洋場成家立業,並不是簡單的。

據說,我的祖父不苟言笑一板正經,但是卻是很怕老婆的,也就是我的祖母!我祖父娶祖母的時候,應該年紀也大了,所以非常疼老婆!而當今的上海男人,相形比較之下,真的是以怕老婆的居多,他們也比較會作飯。也不是想像那麼精明啦!

當時祖父做的生意是水電行!別小看了這行生意!電燈,是在第一次世界大戰後,美國大科學家愛迪生發明的新產物,當時也是只有達官富豪才有資格享受的東西。而我祖父,他是個大字不識幾個的鄉下人呢,可是他很精明,結交了那個時代的一個"大班"( 當時上海把外資公司的中國職員,都稱作大斑 ),由大班那裡提供了當時很難得到的貨源,專門做洋燈泡的生意。

試想一下,第一次世界大戰滿清戰敗的時候,老百姓是如何生存的?上海的「黃包車夫」一天下來才能賺幾毛錢,一般尋常百姓,連點煤油燈的時候,都須會算計算計油的價錢,又怎麼可能捨得用電燈?
(待續)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116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