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遠有多遠》筱琳子

2017/4/25  
  
本站分類:創作

《永遠有多遠》筱琳子

歡迎瀏覽:

https://www.facebook.com/limleechun211/

朋友和女友分開了。他們在一起已逾五年,歷經風雨,但終究逃不過曲終人散。連我這個旁觀者都深感難過,更何況是身為當事人的他?在朋友圈子里,他們是頗被看好的一對。雖然說現在結了婚多年都可離婚,更何況只是戀愛階段?但當我聽聞他們分手的那霎那,還是非常震驚。

他們在一起的第三年,曾鬧得很僵。因為當時女友在獅城工作,而朋友則選擇駐守在大馬。遠距離的戀愛畢竟不容易。幾個月後,女友經不住他苦苦哀求而返馬工作,朋友終於守得雲開見月明。我打從心底為他倆感到開心。心想,這一下,應該可以走到共結連理的那一刻吧!

看得出朋友很愛她。以前的他總是不修邊幅,吊兒郎當,還抽煙抽得挺凶。自從他和女友在一起後,起了很大的變化。他變得積極工作,穿戴整齊。刻苦耐勞下,他終於從打工一族躍至自立門戶。雖非大富大貴,但至少不愁吃不愁穿。五年說短不短,朋友很自然地想和心愛的人共建美好家園。於是開始忙著物色房子。結婚前,至少要有間屬於自己的房子,才不會叫另一半太委屈吧?他如是想。

左挑右選後,朋友終於決定把心目中那幢不論地點、價錢、設計都符合心意的公寓買下。然,基於各銀行在批准借款方面的要求異常嚴苟,朋友單方面的申請被拒絕了。他愁容滿面地找我訴苦。向來大男人主義的他,雖和女友在一起多年,但連吃飯看戲都從未讓她出過一分錢,更妄說聯名借款?但我還是對他說:「只是聯名借款,並非要求她日後和你一起供屋子,這樣不算過份吧?」朋友思前想後,覺得我的話也不無道理,於是決定找女友詳談。

第二天,他灰著一張臉來見我,良久都默不作聲。我猜到大事不妙,耐心等他開口。「她媽說不要。還說萬一分手了怎麼辦?」他又抽回煙了。啊?那個總愛「女婿前,女婿後」般呼喚朋友的「岳母」,在這緊要關頭怎麼說變就變?「當我問及她對我們未來有何憧憬的時候,她只說,五十五十。」 五十五十?這……這是什麼意思?

朋友每天不斷努力工作,就是為了和女友共創美好將來。然,現在女友告訴他:「結婚太遙遠了,我幾年內都不會想。」這,未免太無情了?而今,朋友告訴我他們分開了,而且絕不可能有第二次的復合。是我間接害了他嗎?如果我沒有提出那個建議,他們是不是可以安然無事地繼續在一起?又或者,他們的問題一直都潛在,買屋子只是意外的成了他們分手的導火線? 

那一夜他喝了很多,也吐了很多。我無助地拍著他的背,希望他可以吐得暢快些。原來分手後的他為了不讓我擔心,一直強顏歡笑。洗了臉,他清醒多了:「我只是在為一段逝去的感情哀悼。」「對不起。」我難過之極。「這怎麼關你的事?當愛情發生時,任何阻礙都不成理由;當它要消失時,任何輓留都起不了作用。一早知道,找一個愛她多於她愛自己的,必落得如此下場。」其實,也難怪女友。她自小生長在一個不健全的家庭。父母雖未離異,但同一屋檐下多年,卻可以如同陌路人,這情況遠比一般離婚後仍可做回朋友的前夫婦還要來得糟。因此,女友的媽媽和姐姐一直以來都不斷灌輸她,‘女人要靠自己,愛情?哼!’的‘道理’。只能說,朋友和女友,不論在於性格或家庭背景方面,都有太大的懸殊。分開,何嘗不是最好的選擇?

永遠有多遠?好像伸手可及,又好像平行線,怎麼努力都不再有交集的一天。如果說,連影子都會在黑夜降臨的時候離你而去,那還有什麼是永遠的?唯美如夢的兩個字,瞬間變得虛無縹緲。

作者簡介:

Photo 151115.JPG

生命裡離不開音樂、咖啡、旅行。樂與文字糾纏不清。從以前的爬格子到如今的鍵盤敲字,溫熱的心不曾離席。今年的新年願望依然不變——繼續本著一顆探索‘快樂’的心出發,好好認識自己;繼續透過出走,收集最温柔的光和熱。祈願對生命的惊服和熱愛,愈深愈堅实。

更多作品,歡迎瀏覽:

https://www.facebook.com/limleechun211/

http://wanka365.com/author/wanka24/

http://www.read-life.com/?s=筱琳子

love.jpg

如果您喜歡這篇文章的話,請轉發分享。

您的一小步,就是我的一大步 (⌒▽⌒)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47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