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情散文 ]在翻閱「西門無恨」一書時,在書尾看到篇文稿,盯著寫文人的名字…錢幽蘭!

2017/2/28  
  
本站分類:藝文

[丁情散文 ]在翻閱「西門無恨」一書時,在書尾看到篇文稿,盯著寫文人的名字…錢幽蘭!

PhotoGrid_1488264634521.png20170211_170323.jpg在翻閱「西門無恨」一書時,在書尾看到篇文稿,盯著寫文人的名字…錢幽蘭!
我的心突然「痛」了。
那麼熟悉的名字,卻又陌生如遙遠的星光!
我們曾經是……「親朋好友」。
但曾幾何時,我們卻成了「不堪回首」的雲彩?(是我造成的,是我的錯)
多少年了?
當時年少輕狂,如今已白髮蒼蒼,早已放下了「斬斷情感」的刀鋒,已沒有逼人的銳氣了!
只是既已成了「陌路的人」,往事就讓它隨風飄泊吧!
今天將文章PO出來,是想回味一下,「才華洋溢」的錢幽蘭之文采吧……

我眼中的丁情
L.A.的夜和台灣的夜同樣的美,不過卻多了種令人感到孤獨的寧靜。
隨手拿起臨行前姐姐給我的書,看著上面的書名…邊城刀聲。
看著作者的名字…丁情。
依稀記得是很久以前,卻又彷彿是在昨日而已…我第一次看到丁情,當時只有七歲。
那時我眼中的他,是可怕的,是嚇人的。
一頭又亂又捲的頭髮,配上大大小小坑洞的臉,一開口就是「台灣國語」。
在只有七歲的我眼中,他是標準的「怪人」!
但他卻是我姐姐的「好朋友」。
大概我姐姐也是屬於「怪人」一類的吧!因為「物以類聚」。
曾幾何時,我已長大了。
曾幾何時,我竟然隻身飄到異國來求取「更新」的知識。
曾幾何時,我眼中的「怪人」竟然也出書了,而且出的竟是我歸類於「怪書」的武俠小說。
看著書,不禁的打了個哈欠…不是排斥書,而是有點既睡不著覺,又不清醒的半昏迷狀態!
這種現象大概是遊子們思鄉的併發症吧!
或許是「閒著也是閒著」的心裡,我竟然一口氣看完了整整三大本的武俠小說。
不太相信自己的毅力…對於一個幾乎不看武俠小說的「人類」,這種現象,這種感覺就像一個女人瘋狂的「迷戀」不屬於同一個世界的男人!
夜已深,孤獨更濃了,心事也更多了。
覺得自己是一個很「投入」的人,對音樂,對家庭,對朋友,對愛人…甚至於對「孤獨」,卻覺得有點「氾濫」!
看完小說,我心久久不能平靜,有太多太多的感觸,亦可說是感慨吧!
想不到武俠小說中的感情世界居然和現代人相同。
曾聽人說過:「愛情是不合邏輯的,合乎邏輯的就不見得是愛情。」
武俠小說是不合乎邏輯,但現代的人與事,又有那件是有邏輯可尋的?
太多太多的是是非非…事業!
太多太多的聚散離合…情感!
太多太多的名與利……
在這種種的誘惑下,曾經稱兄道地的朋友,在功成名就之後,竟然自我膨脹到「忘了你是誰」了。
人?
朋友?
不論你以前多努力的,真心的為他付出過什麼,事過境遷之後,他對你就像是天邊的彩霞般,揮一揮衣袖,不帶走任何雲彩!
唉!只能說「賢的是他,愚的是我」!
爭什麼呢?
對愛情也是有太多太多的遺憾!
看過太多太多的分分離離,當然包括自己,都感覺到好無力,好無奈,好痛苦!
這個世上能像童話故事中「王子與公主從此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這樣完美的結局,究竟又有多少呢?
夜,更深了。
再次看到書本上作者的名字,才想起「他」已有六年停筆未寫小說了。
聽我姐姐說是為了好友(古龍)的「仙逝」,現實生活的種種際遇,令他退縮了。
於是酒精成了他的死黨,筆和紙成了他遙遠模糊的回憶!
但處女總有當媽媽的一天,所以他又「重現江湖」,重新掌筆揮灑於稿子間。
他又「盡情」發洩自己的情緒於文字之間。
他又「專情』於書中人物。
他又「忘情」的遨遊在人生的悲喜,怒傷!
他怡然自得的沉醉在自己的武俠世界裡,但有時也會『回到』現實的世界裡。
那時他就會像個「盤吸蟲」似的趴在地上,動也不動的…也許還在呼吸吧!
這時,我的姐姐,他的「老伴兒」就會奇怪的問他:「你不趕緊的寫小說,趴在地上做啥?」
他動也不動的繼續做他的「盤吸蟲」,卻回答:「輕鬆一下嘛,明天會更好!」
他的這句話,又不禁使我想起在M.I.上課的某天,我跟我的Improve老師Shroder說:「怎麼辦?最近我天天遲到,早上又實在爬不起來,好夢太甜了,交戰於現實與自我的選單。」
Shroder笑著回答:「那就繼續賴床吧!但夢中對自己好一點,那麼生活就會更有效率的!」
好一個「那就繼續賴床吧!但夢中對自己好一點」和「輕鬆一下嘛,明天會更好」!畢竟我們都是「凡夫俗子」吧!
夜深了,月已睡著了。
而我…大概也睡著著了!
~獻給「不打不相識」的朋友…丁情
1992年8月 錢幽蘭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668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