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典作家推薦| 蒲松齡(中國)

2017/2/25  
  
本站分類:藝文

經典作家推薦| 蒲松齡(中國)

           1715年2月25日清代文學家蒲松齡逝世。所以,今天,2月25日,本小咖推薦的是蒲松齡。

 

      他的一生,始終處於貧困之中——為了溫飽挖空心思;用了幾十年的時間參加科舉考試,屢戰屢敗;為了寫《聊齋志異》,受了很多的苦。他就是清代著名的文學家和小說家蒲松齡。

      提到《聊齋志異》,相信多數人都聽說過,電影《畫皮》就是根據它改編的。這部書又名《鬼狐傳》,具有濃厚的傳奇色彩,而作者蒲松齡的出生也不乏傳奇的色彩。

      明代崇禎十三年,即西元一六四零年農曆四月十六日的晚上,山東淄川蒲家莊的商人蒲槃做了一個奇怪的夢。他夢到一個披著袈裟的和尚,很瘦弱,拖著病體走進了他妻子的內室,和尚裸露的胸前有一塊銅錢大小的膏藥,蒲槃驚醒了。這時他聽到了嬰兒的啼哭聲,原來是他的第三個兒子出生了。“抱兒洗榻上,月斜過南廂。”在月光的照耀下,蒲槃驚奇地發現,新生的三兒子胸前有一塊痣,這塊痣無論大小還是位置都和他在夢中見到的和尚的膏藥完全相符。“病和尚入室”,這是蒲松齡四十歲的時候對自己出生的描寫。蒲松齡這樣解釋:父親夢到他是病和尚入室而生,他之所以一輩子這麼不得志,這麼貧窮,很可能是因為他是苦行僧轉世。

      “苦行僧轉世”,是蒲松齡在《聊齋自志》當中杜撰的故事,但是我們看蒲松齡的一生,確實很苦。

      因為他的父親棄儒經商,家裏是小康之家,所以蒲松齡小的時候,生活得還可以。那時的小蒲松齡可以安心讀書,長大些後還跟朋友們搞起了詩社。但是這樣的好日子沒過多久,就因為分家而結束了。為什麼要分家呢?是因為蒲家內部的家庭矛盾。蒲松齡的兩個哥哥都是秀才,但是兩個嫂子都是潑婦。蒲松齡曾經在他的書裏面寫過這樣的話:“家家床頭,有個夜叉在。”他這兩個嫂子真是典型的“夜叉”,脾氣都很不好,經常為了一點兒雞毛蒜皮的小事,把整個家都鬧得雞犬不寧。蒲松齡的父親只好給他的兒子們分了家。可是分家分得很不公平,因為兩個嫂子脾氣火爆,嘴裏不饒人,還貪得無厭,誰得的財產比自己多,她們都會不依不饒。而蒲松齡的妻子劉氏卻非常賢慧,對於家產的分配一言不發,不爭不搶。分家的結果是蒲松齡分到農場老屋三間,破得連門都沒有,蒲松齡只好借了門板安上。他還分到了二十畝薄田,二百四十斤糧食,但是這些糧食只夠他們吃三個月。

      這樣一來,蒲松齡就要自謀生路了,於是他開始了長達45年之久的私塾先生生涯。

      私塾先生就是鄉村小學的教師,而且還是到私人家裏教書,待遇並不好。那麼做私塾先生每年到底可以拿多少薪酬呢?答案是最多八兩。八兩銀子是什麼概念?在當時的農村,一個四口之家維持一年的生活需要二十兩銀子,所以說,蒲松齡辛辛苦苦地教一年書,掙的錢都不夠兩個人的生活開銷。到了30歲以後,蒲松齡的父親不幸去世了,蒲松齡還要贍養他的老母親。家裏又多了口人,可想而知,蒲松齡家的生活條件更差了,簡直到了“家徒四壁婦愁貧”的地步。他曾寫過一首叫《日中飯》的詩,從中可以看出蒲松齡生活的困窘。詩作描寫的是還沒有到收麥子的時候,可是家裏已經沒剩什麼糧食了,只能勉強煮出一鍋稀飯,他那時候有三個兒子和一個女兒,大兒子一看煮好了稀飯,搶先把勺子搶到手裏面,到鍋底下找最稠的、米粒最多的往自己的碗裏邊盛,二兒子看到後著急了,趕快跑去跟哥哥搶。蒲松齡的女兒很可憐地、遠遠地站在那兒看著自己的父親。蒲松齡心裏很不好受,他忍不住自問:我怎麼樣才能養活我這些可憐的孩子們啊?蒲松齡還寫過一篇叫《祭窮神文》的文章。他說:“窮神啊窮神,我和你之間到底有什麼樣的親屬關係,你怎麼整天寸步不離地跟著我呢?就算我是你的一個護院家丁,就算我是你的護駕將軍,你也得給我放幾天假呀!如今你對我一步都不曾遠離,好像咱們是兩個戀愛中的情人一樣。”這種種跡象都深刻地反應了蒲松齡的生活之苦。

      雖然說蒲松齡的一生大多數時間都鬱鬱不得志,不過少年時期的他也曾經志得意滿過。蒲松齡19歲就參加了秀才考試,他在淄川縣濟南府(今山東省)中三試第一,成為了秀才。當時錄取蒲松齡的是山東學政施閏章。施閏章是個大詩人,有愛才之心。清初詩壇有“南施北宋”的說法,“南施”就是安徽詩人施閏章。施閏章給山東省的秀才考試出的第一道考題叫《蚤起》,這個題目取自《孟子》中的《齊人有一妻一妾》。那時的科舉考試考的是八股文,這就要求考生要仔細、準確地揣摩聖賢的語氣,代聖賢立言。既然題目叫《蚤起》,顧名思義,那就是要闡述孟子在《蚤起》裏面所講的那種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的大道理。參加考試的蒲松齡當時是怎麼寫的呢?用今天的話來闡述大致是:“我曾經觀察過那些追逐富貴的人,君子追求金榜題名,小人追求蠅頭小利。但是那些本身並不富貴卻經常迫不及待地守在富貴人家門前的人,也大有人在。對功名不感興趣的,只有那些深閨之中的女子,只有她們才可以悠然自得地睡個懶覺,不去追名逐利。”蒲松齡的描寫非常生動,很像是一篇描繪人情世態的小品文。在文章的後面部分,蒲松齡甚至乾脆大膽虛構起來,他寫到了齊人之婦如何在夜裏輾轉反側,如何琢磨著跟蹤自己的丈夫。

      在這其中有對人物心理活動的描寫,也有人物內心的獨白和人物之間的對話,這種寫法很像是在寫小說。在當時,那樣的寫法顯然不符合八股文考試的要求,但偏巧蒲松齡遇到的考官是愛才如命的大文學家施閏章,他非常欣賞蒲松齡的這篇文章,提起筆來就寫評語,說蒲松齡的文章“將一時富貴醜態畢露於二字之上”,把人們那種追名逐利的醜態通過“蚤起”這兩個字寫絕了,寫活了。接著施閏章又給蒲松齡的這篇文章寫下了八個字的評語:“觀書如月,運筆如風。”“觀書如月”就是讚歎蒲松齡能充分領會前人的作品,並且能夠領悟得明白、透徹;“運筆如風”就是讚歎他寫文章一氣呵成,文思敏捷。施閏章大筆一揮,蒲松齡當之無愧地成為了山東省秀才的第一名。縣、府、道三試第一以後,蒲松齡的名氣變得很大。他胸懷大志,理所當然地踏上了進一步求取功名的道路,下一步要考舉人了。蒲松齡三試第一以後,曾連續四次參加過舉人考試,但是不幸的是全部名落孫山。蒲松齡的文章寫得這麼好,為什麼他還會四次落榜?其實這樣看來,當年施閏章錄取蒲松齡對蒲松齡來說應該是一種誤導。施閏章因為欣賞蒲松齡的才華而衝破了八股取士的套路和定勢,這導致蒲松齡以為只要這樣寫文章就一定能取得更好的功名。可是考官不是只有施閏章,考官也並不都是施閏章那樣的“有識之士”——多數的考官還是青睞那種枯燥、刻板的八股文。像蒲松齡的那種寫法,怎麼能有人欣賞呢?那就可以說蒲松齡從參加科舉考試的一開始就偏離了既定的軌道。

      蒲松齡的秀才之名保留了半個世紀之久,它是科舉考試當中最低的功名,但蒲松齡的一生有三十年的時間年年都在參加舉人考試。蒲松齡19歲成為秀才, 72歲才成為相當於舉人副榜的貢生。這對於已經72歲的蒲松齡來說,已經沒有任何價值了,貢生只是給他帶來一點兒心理上的安慰,一點兒稍微有些實際意義的利益:朝廷會分發給貢生四兩銀子。可是當地的縣官偏偏既不給蒲松齡樹匾、樹旗,也不給他朝廷發的銀子。蒲松齡不得不一次又一次地寫呈文、打報告去討要那四兩銀子。這就是蒲松齡在科舉考試當中所受的煎熬和痛苦。

      蒲松齡一直考不上舉人,也和他一直在專注地寫《聊齋志異》有關系。蒲松齡是山東淄川人,淄川離齊國的故都臨淄有數十裏,那裏曾流傳著許多精彩的民間傳說故事。在蒲松齡5歲的時候,經歷了改朝換代。滿清入關後,在揚州屠城,在山東鎮壓了農民起義,這其中也發生了很多稀奇古怪的奇聞,這些都影響到了蒲松齡《聊齋志異》的寫作。大概是從分家以後,做私塾教師時,蒲松齡就開始構思起了《聊齋志異》。他的好朋友張篤慶發現蒲松齡因為寫《聊齋志異》而影響到舉人的考試,還特意寫過一首詩來勸誡他:“聊齋且莫競談空。”勸他別把時間耽誤在寫小說上了,希望他能專心致志地準備舉人考試。但是蒲松齡哪里肯聽,還是一如既往地堅持寫鬼、寫妖,並且不管是從哪個朋友那聽到了什麼稀奇事兒,他都要詳細地瞭解一下,仔細梳理後再寫到自己的作品裏頭。

      正是蒲松齡的這種堅持和認真的精神,讓他完成了堪稱中國古典文言短篇小說巔峰的偉大著作——《聊齋志異》。

蒲松齡曾經在自己最不得志的時候,寫下過文學史上很著名的《自勉聯》:有志者事竟成,破釜沉舟,百二秦關終屬楚;苦心人天不負,臥薪嚐膽,三千越甲可吞吳。正是秉著這種“破釜沉舟”和“臥薪嚐膽”的執著精神,蒲松齡才能夠戰勝貧窮,寫出這部流傳千古的傳奇大作——《聊齋志異》。後人對蒲松齡的評價極高,對他的作品也是極為推崇,大文學家郭沫若曾這樣評價過蒲松齡的作品《聊齋志異》——“寫鬼寫妖高人一等,刺貪刺虐入木三分。”由此可見,蒲松齡不愧是清代最有名的文學大家,也是受世人景仰的聊齋先生。

 1.jpg

 

     {本文来源   微信公众平台    經典作家 }

      二維碼如下:

经典作家.jpg

           周成功、子陽、佳樂   函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178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