擺一桌絕妙的宋朝茶席》給宋朝茶具加官晉爵

2017/2/10  
  
本站分類:食記

擺一桌絕妙的宋朝茶席》給宋朝茶具加官晉爵

宋朝人喝茶的方式和我們不一樣,使用的茶具當然也和我們不一樣。 

南宋有一位審安老人為當時常用的所有茶具列了一份清單,共計十餘種,分別是:韋鴻臚、木待制、金法曹、石轉運、羅樞密、宗從事、漆雕祕閣、陶寶文、湯提點、竺副師、司職方、胡員外。

看起來好怪異,全是官銜。「鴻臚」即鴻臚寺卿,相當於外交部禮賓司長;「待制」即殿閣待制,屬於御前顧問,相當於國策顧問;「法曹」是地方法官,相當於法院院長;「轉運」即轉運使,相當於省長;「樞密」即樞密使,相當於國防部長;「從事」是刺史的幕僚,相當於市長祕書;「祕閣」即祕閣修撰,是高級官員的文學加銜;「寶文」即寶文閣大學士,是更高級的文學加銜;「提點」即提點刑獄,相當於警政署長;「副師」是軍中副統帥,相當於副司令;「職方」即職方司郎中,相當於總參謀部參謀。這些官銜前面還有韋、木、金、石、羅、宗、漆雕、陶、湯、竺、司等字,那都是姓。將姓置於官銜之前,明顯是對長官的尊稱,類似於現在稱呼人家「韋司長」、「木顧問」、「金院長」、「石部長」、「湯署長」......愈說愈怪異了,一堆茶具竟然被加官晉爵,它們究竟是什麼樣的茶具呢? 

看看審安老人在後面的解釋就知道了。 

「韋鴻臚,不使山谷之英墮於塗炭,子與有力矣,上卿之號,頗著微稱。」原來韋鴻臚韋司長就是一個籠子,烤茶時用的籠子。點茶不是得有茶粉嗎?茶粉不是用茶磚磨出來的嗎?要想把茶磚碾磨成細細的茶粉,首先必須保證茶磚是乾的,沒有一丁點兒潮氣。怎樣才能讓茶磚沒有一丁點兒潮氣呢?烤一烤嘛!為了烤得均勻,為了不讓茶磚直接碰觸到炭火,就得用一個竹籠子把茶磚裝起來烤。那為什麼把這樣一個竹籠子叫做「韋鴻臚」呢?因為諧音—韋鴻臚,圍烘爐也,茶籠圍著熱烘烘的炭爐,故名韋鴻臚。 

「木待制,秉性剛直,摧折強梗,使隨方逐圓之徒不能保其身,善則善矣,然非佐以法曹,資之樞密,亦莫能成厥功。」秉性剛直,能摧毀堅硬的茶磚,不過要是沒有法曹和樞密幫助的話,單靠木待制自己的力量是不能把茶磚變成茶粉的。大家猜猜這個木待制是什麼茶具?答案是木杵。木杵可以把茶磚搗碎,但是不能把茶磚變成茶粉,還需要茶碾和茶羅的幫助。木待制者,木呆子也,木杵像魯莽的人一樣,直來直往地往下衝(舂),豈非木頭呆子?所以這裡還是以諧音和擬人的手法來命名茶具。 

「金法曹,柔亦不茹,剛亦不吐,圓機運用,一皆有法,使強梗者不得殊,軌亂轍豈不韙歟!」原理同上,還是諧音,金法曹即金法槽。把搗碎的茶磚放進槽裡,來回碾壓,軟葉滲不進去,硬梗濺不出來,用它能把碎茶碾得更碎,把細末碾得更細。很明顯,金法槽就是茶碾。何謂「法槽」?就是按照宮廷式樣製造的茶碾。金法槽即為仿照宮廷式樣用黃金打造的茶碾。范仲淹〈鬥茶歌〉云:「黃金碾畔綠塵飛,碧玉甌中翠濤起。」這裡的黃金茶碾可不是藝術上的誇張,在宋朝是實有其物的。黃金性質穩定,很難氧化生鏽,用它碾茶,茶裡不會混入金屬物質。 

「石轉運,啖嚅英華,周行不怠,雖沒齒無怨言。」這裡說的是茶磨。茶磨用兩層磨扇做成,下層固定不動,上層轉動不休,兩層之間是密密麻麻的磨齒,用強大的摩擦力將茶碾成細細的粉末。天長日久,磨齒漸漸地磨平了,但是人家無怨無悔,從來不抱怨。 

擺一桌絕妙的宋朝茶席(第104頁).jpg

擺一桌絕妙的宋朝茶席(第105頁).jpg

簡而言之,韋鴻臚、木待制、金法曹、石轉運、羅樞密、宗從事、漆雕祕閣、陶寶文、湯提點、竺副師、司職方、胡員外,分別是烤茶的籠子、搗茶的木杵、金鑄的茶碾、石雕的茶磨、用絲布和竹片捆紮的茶羅、用棕毛做的茶帚、刷了紅漆的木製茶托、陶瓷的茶碗、燒水和點茶用的提梁鐵壺、竹子做的茶筅、茶事結束時用來擦拭茶具的那塊四四方方的絲布,以及用葫蘆做成的水瓢。 

我的天,喝個茶而已,居然需要這麼一大堆稀奇古怪的茶具!可見在宋朝喝茶,絕對不是一件簡簡單單的事。 

 

擺一桌絕妙的宋朝茶席正封.jpg
本文節錄自擺一桌絕妙的宋朝茶席一書,時報出版提供。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143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