宛若「瑪特廖什卡」精雕彩繪的圈套

2017/1/17  
  
本站分類:藝文

宛若「瑪特廖什卡」精雕彩繪的圈套

文/提子墨

八九○年,俄羅斯知名畫家馬留欽(Sergey Malyutin)見過一只來自日本本州的壽星公娃娃,他驚訝於裡面竟然可以巧妙地套入日本神話中的七福神,在嘖嘖稱奇之餘也以此概念設計了一只東歐版的玩偶,並且委託工藝師朋友斯維多什金(Vasily Zvyozdochkin)雕刻,馬留欽則親自彩繪上瑰麗的人像。他最初的雛型是一個小女娃套上一個小男娃,再套上另一個少女娃,最後核內則是一只小小的嬰孩。

過俄羅斯「金環三鎮」之一的札格爾斯克(Zagorosk)鎮民的仿效,這只層層相套的娃娃被改良成了「瑪特廖什卡(Matryoshka)」娃娃,這個在俄羅斯很菜市場的女孩名字,被塑造成一只圓潤豐臀的東歐村姑樣貌,然後一層一層打開還有更多的村姑可一字排開,最多還可達到二十層!

特廖什卡娃娃在一九○○年的巴黎世博會得獎後,從此才舉世聞名,而她就是亞洲人所通稱的──「俄羅斯套娃」。《歡迎光臨康提紐斯大飯店》幾乎就是以畫家馬留欽的概念,精雕細琢、精工彩繪出了一層一層的圈套,不過卻是以反向操作從最核心、最小的那只娃娃「福爾泰」開始說故事,讓人誤以為這又是另一套天才教授的探案系列。

而,在四大章節中分別出現的主角,無論是鳥類學教授神探、被除職的前警官私家偵探、冰雪聰明的失婚女律師,以及神祕的英特爾先生……輪番上陣說明自己那個面向的事實,卻在他們說完了自身追查或親睹的案情線索後,又會被下一章那只更巨大的瑪特廖什卡娃娃給套了上去,然後彩繪上更精緻、更華麗、更多細節的花紋圈套,甚至不落痕跡地諷刺了所謂呼風喚雨的神探或警官,推翻掉他們所自以為是的推理。

者李柏青是一位法律知識淵博的執業律師,但是讀者可以深刻體會他的字裡行間,完全沒有任何炫學法律條文的一字一語,相反的行文非常平易近人與貼近市井生活,那些主角與配角幾乎全是我們在日常生活中或新聞上會聽聞到的人物:腦滿腸肥的奸商、千奇百怪頭銜的協會理事長、中文對話充滿炫耀英文單字的洋涇濱海歸人士、打著各式減肥瘦身名號的怪奇團體、特種營業的風塵女子……交織出一幅我們非常熟悉卻又不清楚底裡的人事物。

較於他的第一本長篇推理小說《親愛的你》,是以一種帶著雪白青春感的筆調娓娓道來一幕幕黑暗中的醜陋,或是前作充滿解謎趣味的短篇小說集《最後一班慢車》,新作《歡迎光臨康提紐斯大飯店》多了許多社會寫實的元素,更著墨於刻劃現代人複雜的人性,與意想不到的身世背景及人際關係。

你隨著小說情節將線索如一只一只的瑪特廖什卡娃娃,「由裡到外」一層一層還原為那個巨大的真相時,你也同時跟著劇情「由外向內」剝開了每一位角色一層一層的偽裝,甚至是不為人知的過往。

就是為什麼我會覺得這本推理小說中,從故事的整體結構到每一位角色的設定,充滿了各式各樣男男女女的俄羅斯套娃,稱得上是這一類套疊謎團小說中的翹楚!(原載於李柏青小說《歡迎光臨康提紐斯大飯店》序文)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161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