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錢思潔散文】再談我的老公-丁情

2016/12/18  
  
本站分類:藝文

【錢思潔散文】再談我的老公-丁情

回想2015-16年間老公丁情生病那段日子,我真的不知道是如何渡過的?

當醫生宣佈食道癌第三期時,我與老公丁情當場傻在那裡,氣氛降至零度,我不太會說好聽的話,也不知道該用什麼言語來安慰,我怕說著說著會哭出來,兩人從此不再提起病況,或許是逃避吧!

但還是要去醫院治療,這之前老公丁情已吃不下東西,消瘦了好幾公斤,因為太瘦了,不能做化療,醫生決定先補充營養針,打了一個禮拜,才開始做化療。

没想到這是惡夢開始,連續打了三天,因為副作用關係,老公丁情一直嘔吐不舒服,好不容易第一次療程結束,他吵著要回家。

回到家中才没一天,身體就出現異狀,吐了一大片黑血,緊急叫了救護車送往醫院,老公丁情抓著我的手昏了過去,當時我嚇的大哭,護理人員緊急做CPR。

我也慌了,我也不知該怎麼辦?只能哭,唉!想想我還真没用。

終於救回來了没事,最後女兒也來了,換她照顧,趁著空檔到一樓買泡麵要吃,此時電話響起,就覺得出事了,接了電話,女兒說爸爸又昏過去了。

我衝到樓上,見到醫護人員在做CPR,我站在門囗,我也只能哭,後來又救回來,因為嚴重,就直接送去加護病房,醫生開出病危通知,護理師告訴我,最好通知家屬來。

看著老公丁情全身插滿管子,還在昏迷中,帶著悲痛的心情回到家裡,再也忍不住的大聲哭了出來。

我不知道怎麼辦?老公丁情如果走了,就剩我一個人,我……

我只祈求佛祖慈悲救救我老公丁情,幫他渡過生死關!

我通知了老公丁情的小孩,好友,和楊鈞鈞。

隔天,楊鈞鈞來了,老公丁情還沒有渡過危險期,醫生說丁情身體裡還有出血,還要做檢查,要查出那裡出血,並且白血球過低,要打一種讓白血球增加的針劑,連續三天,到正常指數才算渡過危險,如果打了指數還偏低,就没救了。

到了第三天,總算傳來好消息,白血球回穩了,老公丁情也醒過來,但還很虚弱,楊鈞鈞安慰著丁情,要他安心,要加油!,其他的事不要擔心,她會處理。

這段期間,老公丁情的病情時好時壞,又送進加護病房,丁情好友,楊鈞鈞也經常来探視他,鼓勵他,還有一位遠至大陸的讀者,也來探望他,雖然不知道他是誰,但也真的感謝!

臉書上留有許多朋友加油聲,這是好友許德成幫忙貼上臉書的,他更是經常來回醫院探視丁情。

擁有這麼多關懷和祝福,以及佛祖的保佑,丁情的身體逐漸好轉,最重要的事,如果没有楊鈞鈞相助,許德成的鼓勵,也無法渡過此難過。

我衷心的感謝所有人!

或許因為老公丁情病情的好轉,讓我整個身心鬆解,反而我病倒了,老公丁情見我生病,跟醫生說要辦理出院。

終於回到家,還是家比較舒服,就這樣他病了,我照顧他,我病了,他照顧我,只是他的病情,療程還未完成,人又病倒了。

所以又緊急送醫,這次醫生再也不讓他出院,一直到整個化療完成,動手術割除食道,確定癌細胞切除乾淨,才讓他出院。

那已是過完年了,而在這時,丁情的香港友人施仁毅先生來訊關切,交談中,提起希望丁情能寫《我的師父-古龍大俠》這本書。

這個提議,讓老公「丁情」的身份甦醒了過來,重新燃起了他「寫」的慾望。

不過,癌細胞雖然切除乾淨,因動了大刀,大傷元氣,在家中休養了一段時間,體力一直無法恢復,食慾也不好。

從開始寫《我的師父-古龍大俠》,一路寫寫停停,因體力有限,雖然身體很累,但憑著意志力咬牙苦撐,寫到一個階段,丁情才願意休息。

就算勸了也不會聽的,有時望著老公丁情的背影,我就很心痛,因為他的身形,就像個紙片人,風一吹就會被吹跑了,心中想或許再過段時日就會胖起來。

最主要丁情心情轉好,觀念想法都看開了,又加上朋友,讀者及網友的鼓勵,讓丁情有這個動力,順利寫完這本《我的師父-古龍大俠》。

看到新書出版發行,我才真正鬆懈下來,我不知道書寫得如何,只知道丁情很用心的在寫。

所以,我真的希望凝聚大家的支持及鼓勵,讓我的老公丁情身體完全康復,有信心、有動力,繼續完成下一部小說《藍色湖泊中的刀》。

再次衷心感謝所有的人!

錢思潔2016.12.18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59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