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筆閒話(小說)

2016/11/13  
  
本站分類:其他

山筆閒話(小說)

 

      曲折的小徑,昏暗,我感到秋的逼迫,四處是蛐蛐的叫聲。是那麼熟悉,我在家鄉可以清楚地聽到,只是深圳就不同了。具體因為什麼原因,我無曾知曉,或許心涼透、人已死。

      這是什麼地方,我隱隱約約地看到遠處清幽的月光,為什麼我未回去,這寂寞地徘徊、惆悵?輾轉難眠讓我費心腸。如今,人是憔悴了許多,我幾乎預感,某一天,我一夜白髮。所以,我不敢睡覺,無名的山中彷徨,像夜遊的螢火蟲,具體去往何種方向,誰能猜測得到?反正走一步算一步。

      都無奈,讓人摸不著頭腦,即便是天上的星辰,一不留神滑落到人間,如果運氣不佳,註定今生是別人嘲弄的對象。我原來不那麼認為,一年半載的冷落不得不讓我恍然覺悟。

      我老師曾說,愛拼才會贏,我又何嘗不是呢?多少個日日夜夜,我記不起來了。原指望青雲直上,卻落個兩相惘然,我能如何呢?都是病!

 

 

      我聽到蟬的嘶鳴,或許是它們臨終前的挽歌吧!秋天來了,一切將不復存在,所能留下的也只是生命的奇跡。每逢此時,我都會觸景生情,淚眼滂沱。對我這個男孩子來說,花樣年華,都付與了時光東流,我實在於心不甘。我以為會有什麼奇跡出現,終究是徒然。

      還好,晚上可以寂寞地徘徊,或者說是漫無目的地遊動。無人知曉,也無人留意,這個世界只有我。回味過去,辛酸!

      能怎麼說呢?我又想起了昨天看的《新白娘子傳奇》,我來是為了償還前世造下的孽,我走是牽掛河漢的生靈。

      所謂的什麼為什麼,我無曾知曉,反正心中總有那份悸動,林黛玉一樣質本潔來還潔去。

      我又想起了什麼,這秋的夜無曾記憶。眼前是一片黑暗,或許如此吧,我總有一陣暈厥,習慣了成自然。

 

 

      前天,聽妹妹說,她不理我了。我很難過,僻靜的角落眼淚像尼羅河。為什麼,她說,我比她優秀,瞧不起她。可我根本就未心存那種怪念頭。雖然,我有時冷漠,冷語冰人,可心頭還是善良、純潔的。

      我不知道妹妹怎麼想的,我和她聊天她總是愛搭不理。

      然而,我並未絕望,我用了別人餘暇的時光開拓我的夢想,雖然遠在天邊,我要信守我曾許下的諾言,天長地久,永不改變。

      也許,我的妹妹誤會我了,可和她解釋有什麼用?她那麼依然故我,父母的話都置若惘聞,我這個做哥哥的,雖然比他大兩歲,但我總有種使命感,為她樹立起榜樣,今生不沉淪。

      已經肆無忌憚了,就算事實太苛刻,我都會處之泰然,說過了習慣了,一切的打擊都是過眼雲煙。或許只有那些至善至美的才可以天長地久,與日月同庚。

      是什麼緣故,讓我夢想未泯,或許我記不起來了,總有種似曾相識的感覺,每當夕陽一縷燦然,我都會守望。不知為什麼也沒有為什麼。

      等我好了,我會顧及妹妹,我一直這麼說,而且振振有詞。不過,或許是大而話之,當我好了的時候,妹妹已不再,或者,當妹妹急切需要我的時候,我陷入人生痛苦的深淵。

 

 

      我從來不知幸福是什麼滋味,但總有種衝動,有一天,我綻放天真、清甜的笑靨。

      認識我的抑或不認識我的都說,我愁眉苦臉,但我聽到泉水叮咚的聲音,百靈鳥兒婉轉,我仿佛回到了我孩提時的童話國度。我是個愛做夢的男孩,今生幻想著憧憬,憧憬著幻想。

      媽媽說,我是雞籠裏的鳳凰,我當初不那麼認為,如今細想起來,還真有點道理。是金子終會發光。

      世上的人,不知為什麼,關心、愛護我。我不敢確信他們是否帶著虛偽的面具,因為媽媽曾經說了,世上有很多壞人。

      果真那樣嗎,我問自己,無人回答。晚風徐徐,摸挲著我的顏面,柔柔的,像天使。

      都說,風雨過後彩虹依舊,會這樣嗎?我顯然很納悶,緊鎖著眉,來回轉悠。幾度,腦舌絞盡,我只為了一個問題,或者說簡單,或者說是我今生致命的打擊,反正我回答不上來,心裏悶得厲害。

      是否,一份耕耘一份收穫,我不敢確信,世態炎涼,我幾乎喪失了自我。曾經多少年少輕狂的夢,如今一一退卻。能怪我嗎,當然不能咎由自取,我只是旁觀者,社會才是致命的根源。

      我又想保留自我,今生無私奉獻,不過,這不能由己。

      或許,不該埋怨,不過,我根本未怨天尤人,我只是想不明白,為啥,社會都是欺軟的怕硬?

 

     

 

      噓,我長歎了一聲,繼續邁步。這幾天吧,無情無緒,像失落了什麼,我完全換了一個人似的,陷入決絕的低谷。

      我曾打算“隱居”到一個偏靜的角落。只是幻想,以我目前的身份,想“兩耳不聞窗外事”,不可能!

      也許,有一天,這近在咫尺,只是我等不及了,現在就想全力以赴,雖然含辛茹苦,但我甘願。

      我只要踏踏實實,做好自己的工作,別的無所祈求。我祝願,我認識和所有不認識,那些關心我和仇視我的人都幸福天長,吉祥如意。

      朋友說,我熱心腸,可我並未察覺出來。我以為我冷漠、無情,然而,情不自禁地我就會伸出手來幫助那些人,不求回報。不像有的人,手段使盡!我本來不想這麼說,但他們絲毫無悔改的意思,如果讓他們繼續倡狂下去,如何得了?

      天然者清純,我總覺得洋溢著一種無暇的完美。不自然抑或不由主,我總是不心存邪念。而“人之初,性本善”,我今生所有的戒備,都是這個社會感染的。

      雖然被騙,騙就騙唄!又能如何?我老師說,世上的人都得防著點,有的菩薩面善狼子野心,有的道貌岸然處心積慮……

      我都是被嚇怕了,一個單純的男孩,骨子裏變得僵直,抵禦一切的不良。

      我記得,在我的家鄉,一片荒唐!能說什麼呢?不多說了,免得誹謗!

 

 

       什麼時候了?我仰望天空,星星寥落幾顆,我看了一下手機,二十一點二十三分,該回去了,不然,又要挨罵。

      走啊走,我按原路返程,思緒連篇,回首望著淡微微的山頭,我忽然有種預感,“會當淩絕頂,一覽眾山小。”或許是種錯覺,我清晰地看到,我站在事業的巔峰,青春燦爛地笑……

      那不長久,正所謂好花不常開,美景難久在。我拽了一下衣襟,繼續我的漫步。

      夜色清涼,如水,像古典詩句那般柔美,我不服輸,更不會放棄。正像我對我家人說的那樣,不增光,我白糟蹋此生。

      懷著這樣的念頭,我回到住處後,甜甜地進入了夢鄉。

 

 

      或許,問題本該結束,不過,我夢見了天堂,有如火如荼的鮮花,有雷鳴般的掌聲……

 

 

      又過了多少歲月,攢攢少年,我又回到了那片傷心之地。闃寂的夜,支離破碎。不過,這次不止我,有我的好友陳斯傑。

      山中是不盡如意的,他說,即使懈怠釋然,然而,心頭的痛未曾癒合。是一度鍥而不捨,卻頹廢到四海為家。

      我們漫著步,很少說話,我看到他低頭沉思,具體在決絕著什麼,一旁我猜測不透。或許像我一樣一切的違背心願,淪落到厭膩的處所。

      可我禱祝他是快樂的,雖然我們只相識了一段時日。

      “你怎麼了,這樣神傷黯然?”我說。

      他望著我,沉重的眼皮又低了下來,良久才用沙啞的聲音說:“我喜歡音樂,可是我進不了高雅的音樂殿堂。”

      “哦!”我若有所悟地說,“你出身貧民,當然得靠自己打拼,一味地幻想,無所行動,終究會理想化為泡影,落得個悵恨連綿!”

      “那,我該怎麼辦?眼下學習藝術費用那麼昂貴,終究要被拒之於門外。”

      “你可以自學呀,達到出神入化的境界,自然英雄有用武之地!”

      “可是……”陳斯傑哽噎了一下,把剛到嘴邊的話咽進肚子裏。他頷著首,像做過虧心事似的,千言萬語埋在心頭。

 

 

       我已習慣了和每一個人分擔憂愁的日子,我為陳斯傑的遭遇忿忿不平。他如花年華,似水樣貌,卻……

      我問他:“陳斯傑,為什麼要到深圳?”
      他看著我,用一種堅定的語氣說:“為了夢想唄!很多做著音樂夢的人都期望能在深圳找到施展自己的舞臺。”

恩,和我一樣,真是相逢何必無知己!

 

 

      時不時地,我們山中閑步,我已習慣了和他侃侃而談。我們都是山窩裏沉睡的金鳳凰,美好的未來遙遙招手。

      也許,我不敢再設想,反正三分天註定,七分靠打拼,會有一天,風雨過後,彩虹顯眼!

      我又做夢了,都笑顏逐開,功成名就……

 

       ★★文本選自2005~2008年創作的中短篇小說選集《死在木棉樹下的男孩》,是其第14篇文章★★

 

     《死在木棉樹下的男孩》百度百科:

http://baike.baidu.com/link?url=JKACrSbWJb4jagIwq89IXvCXvm5S06PllnR7XvZQIxKTsjDXztTvrAAllyJhBuvAA-BHPY8zF-JTy2InaJqttbuNfC6XAjA8dqx3o_mmNn468bVByNaJf6vILZ5Zh_0JWJGEXthgfMhoMNPT_sFu52yQMaSIr3TMI4lkVwJE95NfbUL9Ex-rR46vvCpdDlYZ

 2.jpg

 

 

 

​      如果覺得本文對您有用,請轉發。您的支持將鼓勵我繼續創作!

      郵箱:shigewangguo@163.com

      個人微信公眾號名稱:作家周成功子阳佳乐

     (二維碼如下)

 6631913290140249686.jpg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51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