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料未及的奪命內幕》 後宮嬪妃如何使用麝香彼此爭鬥?

2016/10/31  
  
本站分類:其他

史料未及的奪命內幕》 後宮嬪妃如何使用麝香彼此爭鬥?

皇后張氏素精明,魏、客憚之。後方姙,腰痛,客氏密布心腹,宮人奉御無狀,隕焉。──《明史紀事本末》 

幾年前,一部電視劇《甄嬛傳》紅遍兩岸四地、大江南北,劇中的雍正皇帝是後宮妃嬪們的焦點,彼此明爭暗鬥,爭風吃醋,無所不用其極,而熏香催情、麝香流產等各類香料、中藥也成了她們常用來爭寵或害人的利器,手段可謂步步驚心。尤其是流產一幕,令人不勝感慨,感慨人生命運的多舛,感慨中華醫藥文化之「博大精深」。 

真實歷史上的雍正皇帝並沒有這麼多精力周旋於女人之間,這位日夜批改奏章的帝王,可能是有清一代最勤奮工作的天子,忙得幾乎吐血,僅有的閒暇時間都用來搞煉丹術,以圖長命百歲,更加為大清江山廢寢忘食。他生有十個兒子,除了最年幼的弘曕為晚年所得外,其餘諸子全生於繼位當皇帝前,而他的四個女兒全出生於康熙年間。可見,雍正帝的後宮生活應是很單調乏味的。 

來不及長大

說到宮鬥,縱觀歷史,清代遠沒有明代那般雲譎波詭、毛骨悚然、明目張膽。人為墮胎流產之術,自然也就充當了野心家的法寶。 

明末天啟皇帝駕崩,傳位於同父異母的信王朱由檢,實在出於無奈,因為他絕嗣無後。 

是皇帝沒有生育能力嗎?非也!天啟帝朱由校雖然身子骨比較虛弱,得年二十二歲,但其生育能力和他的廟號「熹宗」倒有幾分相合—熹者,熱也,熾也。據史料記載,他去世前曾有三個皇子、三位公主,可惜,全部夭折,而他的長子朱慈燃,更是生下來就是一具死胎! 

天啟帝原本會有更多子女,他畢竟對政事毫無興趣,也沒讀過什麼書,生活中除了鍾愛的木工之外,就是與後宮的女人打交道。不過,一位身分特殊的女性,卻讓皇帝產生了子嗣危機。 

她就是皇帝的奶媽客氏。由於父親明光宗繼位前頗受萬曆帝的冷遇,朱由校小時候的生活並不如意,母親早早去世,一直由乳母照看。久而久之,朱由校對她產生了嚴重的戀母情結,有些野史甚至爆料二人發生過不倫的關係。天啟剛即位就迫不及待封客氏為「奉聖夫人」,對其子侄加官進爵。皇帝大婚後,有大臣建議遷客氏出宮,天啟戀戀不忍讓她離去,說:「皇后幼,賴媼保護,俟皇祖(萬曆)大葬議之。」不久客氏又被召回。 

得到皇帝的縱容後,客氏又勾結了大宦官魏忠賢,二人聯手將皇帝和後宮、朝廷把玩於股掌之中。為了鞏固自己的地位,心狠手辣的客氏陷害了數位天啟的后妃。張裕妃懷孕但未能臨盆(應為客氏所害),客氏竟向皇帝汙衊她懷胎十三月尚不分娩,治以欺君之罪,斷其飲食,裕妃饑渴難忍,暴雨之夜至屋檐下接雨水喝,最後哭喊著氣絕身亡。張皇后平素為人精明,遭到客氏嫉恨,魏忠賢更是對之忌憚幾分,皇后懷孕時腰痛,客氏與魏忠賢便暗中指派心腹下藥陷害,導致皇后生下死胎,此後未再生育。 

這種情況在明史,乃至中國歷史上,可謂不絕於書。 

天啟帝的祖宗成化帝一朝,就發生過類似事件。成化帝朱見深的遭遇和朱由校有幾分相似,童年時代頗為顛沛,由年長他十七歲的宮女萬氏照看,又是日久生情。比朱由校更誇張和不堪的是,成化帝繼位後居然真的冊封年近不惑的萬氏為貴妃,二人確確實實生育過一子,後來夭折。萬氏其後再無生育能力。據史料記載,萬貴妃為人與客氏一樣,飛揚跋扈且經常醋海翻波,用野蠻的手段迫使皇帝的后妃墮胎。《明史‧萬貴妃傳》稱:「掖廷御幸有身,飲藥傷墮者無數。孝宗之生,頂寸許無髮,或曰藥所中也。紀淑妃之死,實妃(萬氏)為。」這份材料甚至把成化帝之子明孝宗弘治帝朱祐樘腦門上的傷疤、孝宗生母的離奇去世,統統歸咎於萬貴妃的毒害,彷彿明孝宗是從萬氏的墮胎藥中僥倖存活下來似的。 

早在西漢時期,漢成帝劉驁的后妃趙飛燕、趙昭儀(昭儀為漢代後宮嬪妃之一級,真實姓名史書未載,民間稱之為趙合德)姐妹「傾亂聖朝,親滅繼嗣」、「燕啄皇孫」,大肆殘害後宮女性和皇子,「掖庭中御幸生子輒死,又飲藥傷墮者無數。」她們導致漢成帝無後的故事,一直家喻戶曉。 

趙飛燕姐妹、萬貴妃的惡行,流傳於其政敵書寫的史書之中,細節之處固然和史實有出入,不一定全部經得起推敲,但不可否認的是,她們有恃無恐,為非作歹,已遭人痛恨;而宮廷政治的險惡,想必也是不少人聞之色變的,卻是當下某些影視作品的熱賣點。 

千奇百怪的墮胎術

墮胎,從來就是一個備受爭議的話題。不管是古代和現代,許多人採用這種方式終結骨肉的生命,大多還是出於無奈。 

有的懷孕婦女患病,必須透過終止妊娠來獲得痊癒的機會,就會在醫師的指引下墮胎;有的女性與已婚男性發生關係,不慎懷孕,迫於輿論壓力也會選擇墮胎;然而,更多的情況下,經濟壓力才是導致人們放棄子女的主因。 

《三國志‧卷十三‧魏書‧王朗傳》記載王朗上書勸魏文帝曹丕與民休息、發展經濟、育民省刑,他說:「嫁娶以時,則男女無怨曠之恨;胎養必全,則孕者無自傷之哀;新生必復,則孩者無不育之累。」王朗所說的「孕者」、「自傷之哀」即是墮胎,而「孩者」、「不育之累」則指溺嬰。很多人認識王朗是源於小說《三國演義》,那位陣前自討沒趣、被諸葛亮罵得一無是處的衰老頭子,最終當眾羞愧而死。藝術形象可謂深入人心,成了反襯諸葛亮聰慧的丑角,不過,若細讀史書,會讓讀者對王朗刮目相看。 

就現代而言,儘管備受爭議,但墮胎技術已經相當成熟。目前主要形式有人工流產與藥物流產。人工流產即為負壓吸引術,在孕期十二週內進行,透過強力的抽吸器將體積尚小的胎兒吸出;藥物流產則是趁受精卵「立足未穩」的受孕早期,即用藥物改變女性激素的分泌,催促月經來潮,從而達到排出孕囊、終止妊娠的目的。 

傳說古代青樓有一套行之有效的避孕和墮胎方法,數千年來薪火相傳,主要是服用含有水銀(汞)、馬錢子鹼和砒霜(三氧化二砷)等劇毒物質的草藥湯。據現代研究,汞、砷等礦物質具有強烈毒性,包括破壞生殖系統和內分泌系統,可致終生不孕,甚至付出中毒死亡的代價! 

此外,麝香也是追捧《甄嬛傳》的人們熱議的墮胎藥。據劇情介紹,甄嬛懷孕後用了摻有麝香的「舒痕膠」導致流產;勢力強大的華妃一直不孕,原因是皇帝賜給她的一種香料,裡面含有麝香成分;祺嬪身上的一串麝香珠乃皇后所賜,也是導致她不能懷孕的原因。 

關於麝香打胎,古醫書多有記載。麝香是雄性麝生殖器分泌的一種混合物,主要成分包括麝香酮、雄性激素等,具有濃烈香氣,能調節動物的性行為。據現代研究發現,麝香的確能影響女性體內激素的分泌,對於人類的性反應具有調節作用,但是這種作用是否足以達到避孕乃至墮胎的效能,目前尚無統一答案。在這種情況下,寧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安全起見,有身孕者還是避免接觸此物為宜。 

在古代,藥物墮胎始終是主流。漢代張仲景《傷寒雜病論》記載了一些藥物,如「附子:味辛甘,大熱,有大毒......墮胎為百藥長」。又云:「水蛭:味鹹苦平微寒,有毒......利水道又墮胎。」南朝梁代陶弘景的《本草經集注》專設墮胎藥一項,收墮胎藥四十多種。到了唐代,墮胎藥得到了總結,重要醫書如《千金方》、《外臺祕要方》、《醫心方》等都記載了墮胎藥方。 

宋代以後,墮胎之風愈演愈烈。學者考證,宋代京師有以專賣墮胎藥為職業者,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墮胎市場的形成。到了元代,墮胎藥物進一步商業化,這種現象已引起政府的焦慮,因此元朝特地下詔禁賣墮胎藥物。 

明清時期,墮胎藥物的商業化又有更進一步的發展。清藍鼎元《鹿洲初集》記載:「愚嘗過蘇杭之間,見街巷標榜下胎神藥,絕孕奇方,不勝驚嘆,謂風俗之壞,何為一至此。」市場上各類藥物魚龍混雜在所難免,不過,墮胎藥物的成熟也是不爭事實。 

《金瓶梅》裡西門慶妻子吳月娘,懷孕後上樓扭了腰,肚子疼痛,叫劉婆子前來,見傷及胎氣,給了兩顆「大黑丸子藥」,囑咐月娘配艾酒服用,說道:「妳吃了我這藥,安不住,下來罷了。」這兩顆大黑丸子藥便是墮胎藥,墮掉胎兒,但保住吳月娘的性命。文學藝術源於現實,由此,今人可對明末墮胎藥的使用管中窺豹。 

古人的技術當然不是萬全之策。藥物雖然有失敗的可能,但更令家長揪心的是,這種失敗將為勉強降生的嬰兒帶來終生不幸! 

南宋第十五位皇帝宋度宗趙禥,是宋太祖趙匡胤十一世孫、宋理宗弟嗣榮王趙與芮之子。生母黃氏相傳迫於門第壓力,懷上趙禥時服用墮胎藥,試圖放棄妊娠;然而,藥力不濟,被墮胎藥傷害了的趙禥仍舊頑強地呱呱墜地。後遺症就是智力低下,而具體藥方卻是個謎。 

根據《宋史》,趙禥七歲才學會說話,一開始不少大臣都反對將其立為太子,但理宗沒有子嗣,加上與榮王的兄弟情誼,使他堅持立趙禥為太子。可悲的是,趙禥繼位後果然十分昏庸無能。 

當時金朝已經滅亡多年,北方蒙古軍隊虎視眈眈,大舉南下,國難當頭,他卻將軍國大權交給奸臣賈似道,政治十分腐敗黑暗,人民水深火熱,導致宋朝雪上加霜,病入膏肓,無可救藥,滅亡只是時間問題。 

從某種意義上講,宋度宗母親的那劑失效墮胎藥加深了整個國家和民族的災難。藥物之外,外力墮胎也是方法之一。這是借用外力擊打、擠壓、震動腹部,促使腹中胎兒流產。該法史書也多有記載,簡單易行,但是較為暴力,往往對母親身體造成傷害,甚至危及生命。 

《甲申朝事小記》云:「客氏以乳母擅寵,不容后(張皇后)有子......張后有孕,暗囑宮人於撚背時重撚腰間,孕墜。」張皇后受此傷害,不僅產下死嬰,還喪失了繼續生育的能力。 

最後還有一種所謂的針灸墮胎法。早在南北朝時,針灸墮胎已在實際生活中被醫師運用。南朝宋時出了一大堆心理變態的昏君、暴君,幾乎創下歷史紀錄。後廢帝劉昱九歲繼位,雖然天資聰敏,但是「天性好殺,一日無事,輒慘慘不樂」,據說這位殘暴的帝王學習能力特強,包括「醫術」。 

他最喜歡每天帶著執槍持矛的侍衛到街上逛,早出晚歸,每遇到不合眼緣的人或畜牲,就以殺戮為戲,造成全民恐慌。史書記載當時的情形是「民間擾懼,路無行人」。 

有一回,他和名醫徐文伯一同出行,路上碰見一位孕婦,孕婦躲避不及,遂成為他的獵物。劉昱貪玩,又自詡精通醫術,當即給孕婦診脈,判斷她懷的是女嬰,但是徐文伯卻判斷:「腹有兩子,一男一女,男左邊,青黑,形小於女。」視人命為草芥的皇帝一聽就不高興了,性急之下,一定要拿刀斧剖開孕婦肚皮一看究竟。徐文伯動了惻隱之心,力主用針灸法。於是,他「寫足太陰,補手陽明,胎便應針而落。兩兒相續出,如其言」。這對胎兒是足月?是流產?能否存活?史書沒有記載。反正,在後廢帝的統治下,帝國的每個子民都在經歷人生的悲劇。 

墮胎的反思

不管是由於經濟壓力還是為了孕婦安全,抑或是因為宮廷陰謀的需要,實施墮胎者無非都是搶奪對生命的支配權。 

實行者的內心到底有沒有心理負擔?輪迴報應思想難道不讓他們畏懼嗎?客氏結局極其悲慘,天啟帝去世後,崇禎皇帝朱由檢一上臺就收拾了魏忠賢、客氏一夥。 

主謀者固然可恨,至於醫者或從事售賣服務的一方,卻似乎可以置身事外。在今天這樣史無前例的高度商業化社會,墮胎就像流水線上作業那樣接踵而來,就像批量生產那樣冷漠簡約,幾乎沒有醫師會拒絕提供這種服務,只要不觸犯法律,只要病患的要求符合程序,即可實施,那些微小的生命似乎顯得前所未有的無足輕重。 

製造生命原本是一個自然過程,長久以來,它的扶持和保護也是一項有科學技術的艱辛工作。歷史上,許多人懷了孩子而不想要或被迫不能要,也有很多男男女女想要孩子而不得,從某個角度看,也是一場悲劇。 

身輕如燕的趙飛燕,以及她毒如蛇蠍的妹妹,毒害了那麼多皇室子孫,自己終究也沒撈到多大好處,從史料記載看,漢成帝劉驁有生育能力,而這對姐妹卻沒有,被漢成帝專寵了十多年,只開花不結果,成帝一死,相繼自殺,實在悲哀! 

楊貴妃也如此。唐玄宗后妃子嗣眾多,惟獨在楊貴妃身上多年耕耘而一無所成。太瘦了不行,太胖了也不行?如果楊貴妃有子嗣,或許馬嵬坡的悲劇就不會發生在她身上,也就沒有後世的〈長恨歌〉、〈梧桐雨〉和〈長生殿〉了。 

宋高宗趙構也是在生育上出了大問題,早年有子一人,夭折後再怎麼努力也是功虧一簣。相傳為金人所迫,嚇破膽導致下身無能,最後不得不從流落民間的太祖後裔中尋求養子。 

至於明武宗正德皇帝朱厚照、清朝光緒帝等,都是由於相同的原因導致家庭悲劇。

人類孕育生命的科學能力是如此滯後,發展是如此緩慢,幾千年來,大多不過是依賴藥物的有限支持,直到近一百年來,人類生殖器官解剖結構的真相大白,再加上二十世紀以來科技的一日千里,生殖科學才突飛猛進,不孕不育的遺憾才從部分愁眉不展的家庭中消失。 

然而,反觀歷史,無論動機如何,破壞、扼殺生命的能力卻非常超前。墮胎技術多種多樣,早已有之,且方興未艾。 

不免讓人想起,一種文化的扎根及培育需要漫長的過程,需要世世代代不懈的努力。因為這些成果、遺跡承載了多少先輩的智慧、汗水和心血,是好不容易流傳下來的珍貴遺產。然而,歪曲、摧殘、毀滅和顛覆它們,就像推倒一堵牆一樣簡單、無情,彷彿只是一瞬間的事情,不費吹灰之力。二十世紀,人類見證了無數的戰爭、人禍、思想的衝突、政治的動盪,中國的傳統文化乃至全人類的文明遺產,被毀壞的有多少?在廢墟上重建,又談何容易! 

急功近利,莫非就深藏於我們的基因之內? 

0823史料未及-小檔.jpg
本文節錄自【史料未及的奪命內幕】一書,時報出版提供

今日人氣:2  累計人次:113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