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原音韻箋釋》推薦序三

2016/11/4  
  
本站分類:藝文

《中原音韻箋釋》推薦序三

金周生(本書審訂者、輔仁大學中國文學系教授)
 
李惠綿先生新書《中原音韻箋釋》即將出版,請我寫篇序文,推辭再三不得,聊寫數語,略記所思所感。
 
一九七六年,我讀碩士班時,選修鄭騫因百師「詩詞曲專題討論」,研讀《從詩到曲》、《校訂元刊雜劇三十種》等,特別對老師在高度近視、眼力不佳之下仍能完成《北曲新譜》,十分敬佩。學期報告論述《中原音韻》的入聲問題,但書寫內容已不復記憶。同年,論文指導教授陳新雄伯元先生出版《中原音韻概要》,當時也曾詳讀。由於長輩親戚們多喜觀聽國劇,耳濡目染,頗受薰陶。這些都影響我日後的研究方向,撰寫了十餘篇關於元曲或《中原音韻》的論文。
 
一九九一年考入博士班,論文計畫是《中原音韻研究》,希望對前輩學者在音韻問題的分歧看法上做出平議,能有「後出轉精」的研究成果。經營二、三年後,發現調和眾說或評判對錯,並非易事。加之周德清〈正語作詞起例〉中,許多內容涉及戲曲理論及曲牌格律,並非專注音韻者所能理會。自知無法順利完成,畏難作罷,轉而研究朱熹的「叶音」問題。
 
二○一三年暑假前夕,接到惠綿來電,陳述她多年前向國科會申請《中原音韻》箋釋的研究計畫,即將完成初稿,經由何大安先生引薦,商請我可否擔任審訂?當時提到幾個音韻課題,都是以前想過的,有些比較熟悉,有些則一直存疑在心。既有商量對象,與同好切磋更是難得,於是答應下來。
 
在一年半的討論過程中,我一直堅持知無不言。將箋釋的文稿,當成磨礪的對象,一字一句認真讀,這就是自序所說的「反覆審訂、鉅細靡遺」吧!有些內容曾讓惠綿放棄己見修改,但最後要整編成書時,回顧我的「建言」,往往又因不能顧全整體,必須改回原樣。她卻也不以為煩,反讓我覺得不好意思。
 
惠綿早年研究曲學,碩士論文《王驥德曲論研究》,一九九二年入選國立臺灣大學文史叢刊。二十多年來,孜孜不輟,勤奮著述。由於曲論的源頭涉及《中原音韻》,而《中原音韻》向來認為是一本改變《切韻》系韻書,能顯示元代戲曲音韻與北方語音系統的重要著作。二十世紀研究該書音韻問題的專書甚多,也取得極好的成績;但《中原音韻》除「韻譜」表現音韻系統外,還包括〈正語作詞起例〉,其中曲學曲論資料極為豐富,是一般音韻學者不常顧及的。有鑑於此,結合「韻譜」與「起例」作出全盤瞭解,元代曲學才能呈現完整面貌,展現明清曲學的源頭。此一研究,具有不同視野與目的。
 
為《中原音韻》作箋釋,與對書中某一問題作研究,完全不同。後者著重新見解的表達,而前者更重視全面的觀照與通讀全書。本書韻譜部分的箋釋,針對異讀、難字、罕見字、方音俗字等,企圖知曉字音的來源,能於《廣韻》找出音讀者,儘可能注出;找不到對應字音者,也嘗試從稍晚的語料中尋得出處。至於各家的擬音,則以存異為主,除非有較堅實的證據,一般不下評論。一些文白異讀的字,也能一一詳辨,並作出學理說明,讓「韻譜」成為知源通變而能與明清曲學接軌的資料。
 
〈正語作詞起例〉部分,本書獨具慧眼看出可分「正語起例」與「作詞起例」兩部分。惠綿對明清曲論曲律熟稔,箋釋發揮更能駕輕就熟。無論平仄、曲牌、字音及作品解釋分析,都能確實掌握相關資料,出言有據,充分顯現出「箋」、「釋」兩方面的功力。不僅為傳統韻書箋釋開先河,也為明清曲學的源頭《中原音韻》,補足了相關的曲論說明。本書是跨足音韻學與曲學的論述,或可說是「戲曲音韻學」領域一部完整的箋釋。
 
「論學取友」是為學長進的必要過程。「論學」方面,我在惠綿身上看到「求真、奮進、不怠」的態度。「取友」方面,也看到了「盡全力、不屈服、謙忍直」的精神,讓我深受感動。相信這不是個人的觀感,只要接觸過惠綿的朋友學生,或讀過她相關文章的人,都會一致認同的。
 
每次在電話或當面討論問題時,惠綿雖然一直以老師相稱,我卻是以和「一位值得尊敬的戲曲學者」與「學術諍友」的心情,相互討論。歷時六年,《中原音韻箋釋》終於完成,在著名的臺大出版中心印行。除了衷心祝賀外,書架上也將多一本可以要求學生閱讀的好書,故樂為小序推薦,並記感言。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266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