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情憶往】我與楊鈞鈞的第一次

2016/7/19  
  
本站分類:藝文

【丁情憶往】我與楊鈞鈞的第一次

【丁情憶往】我與楊鈞鈞的第一次

我認識楊鈞鈞很久了,但只限於是朋友而已,從沒有再進一步「接觸」(我說的是工作)。
我們同處影視圈,她忙著做老闆,當女主角,戲是一部一部的拍,而我則是導演,武術導演一部一部的忙著。
我們倆人唯一會「交集」,是在和古大俠談版權的物時候。

曾經有人問我:你們那麼熟,為什麼從沒有一起合作拍戲?
我笑了,就因為我們太熟了,太了解彼此的脾氣和個性,做朋友挺好的,拍戲?就算了。
我拍戲時是很執著很兇的,不是亂駡人,而是要求很嚴,有些演員一邊聽我教戲,一邊雙腿微微發抖。

楊鈞鈞呢?
年輕貌美,家境又好,所以當然有「公主病」,天太熱不拍,下雨不拍,心情不好不拍,人不對不拍,通告一定遲到,現場要一大堆人侍候她……等等。

有關她的「傳聞」不勝枚舉,像這樣的人,我和她一起拍戲,所擦出來的火花,絕不會像流星般燦爛輝煌,而一定是像TNT一樣的「死傷慘重」!
所以我們一直「相安無事」的做朋友,直到她拍「西門無恨」時,電影版的拍完也上演了,接著她要拍電視版的,我只淡淡的說:電視和電影不一樣,二,三十集的,一定要好好策劃詳細才能動工。

過沒多久,就聽說她到大陸拍攝了,而且還是和中央電視台合作,一拍就是60集,這在當時簡直是天方夜譚!
不要說當時大陸規定電視劇最多只能拍20集,她一拍就是60集,而且還是和中央電視台和作。
「西門無恨」在當時不但轟動港台大陸三地,更是超大的電視劇製作,光是她在錄製主題曲時,工作人員就住在大飯店玩半年,拍攝期間的傳聞更是滿天飛。

在片廠拍攝時,如有別的劇組廠景影響到她,就要拆除,一場楚留香的船在遊湖,湖中其他的船就必須駛離開,要不就吊上湖,別組戲要來軋演員期,那更是甭談,還有人說他的工作人員在大陸娶妻生小孩了,戲都還沒有拍完,甚至傳說她和劇中的男主角有瞹眛的多角關係!】
各種誇張的八掛響遍了影視圈,有人稱她是港台,大陸最強最霸道的製作人!也是最難侍候的女主角。

「西門無恨」好不容易殺青了,接著就回台做後製,本應該順順利利的完成,排檔上演,但老天似乎很「喜歡」楊鈞鈞,不想讓她那麼「輕鬆」完成。
在做後製時,居然遇到台北大淹水,使得放在後製公司的拍攝帶部分淹水損壞了,雖然有些拍攝帶救了回來,但畫質太差了,根本交不了差,戲也無法接連。

怎麼辦?
只好將損壞,畫質不好的部分戲重拍。

※※※※※※

在古大俠「乘酒歸去」後,我和楊鈞鈞有時還是會碰面喝喝咖啡,或是吃飯打打屁,有一天,我接到楊鈞鈞的電話,約我喝咖啡。
見面的第一句話,我笑著說:妳那部「戰爭與和平」終於拍完了!
楊鈞鈞苦笑著:導演,有很多事我都不知道怎麼跟你說……
我說:妳不用說,那麼多的花絮新聞,早就傳誦了整個江湖!
她的苦笑更濃了,喝了口咖啡,頓了頓,才開口:導演,有部分的戲,我想請你來重拍!
「找我重拍」?

我嚇了一大跳,臉上的表情就好像看見八十個老太婆同時在唱情歌一樣驚奇:拍攝帶淹水的事我知道,可是要重拍,理所當然妳應該找先前的導演,因為他是最了解戲的,駕輕就熟的很快就搞定了!
她回答:不要提他了,我就是要你來拍。
我看著她,看了好一會,才說:我想想,過兩天再回答妳。

我和楊鈞鈞一向只做朋友,不共事的,這是我們多年來的默契,她怎麼會突然找我去重拍呢?
隔天楊鈞鈞的表姐(七巧鳳凰碧玉刀的老板)周小姐就打電話來:「鈞鈞是你最知心,也是最關心的人,她遇到困難了!你不幫他?誰幫他呢?」

就是這句話,讓我和楊鈞鈞有了第一次【接觸】!
只希望這次的【接觸】不要發生TNT般的慘痛呀!

※※※※※※

在八月初我和攝影師先到黃島去看景,來接機的是黃島片廠的總管彭彭,他在台灣時就曾當過我的執行製作,現在他在金超群開設的片廠當總管,也是這次我來拍戲的執行製作。
在彭彭的帶領下,我們看了幾天的景,也聽了他說了很多有關楊鈞鈞在拍攝「西門無恨」時的八卦。
他更詑異的說:當我聽到導演是你時,我嚇了一大跳,以你的脾氣,不出兩天,你一定翻臉的!
我笑了:你還估兩天,我想大概第一天就會有「好戲」可看了!

第一天開工,早上我上車時,怔了怔,因為我看見楊鈞鈞已在車上了!
……她不是一定會遲到的嗎?怎麼那麼準時就上車了呢?

到了片廠,楊鈞鈞立刻去化妝,一點也沒有要大牌,要等所有演員化好粧,她才會上粧。
我雖然覺得奇怪,但還是如往常拍戲一樣,告訴攝影師鏡位,然後教演員台詞,及演法,攝影師看完後立刻擺機器,燈光師也馬上忙著打光。
通常這時都是工作人員代替演員站在現場讓燈光師打光,但我卻看見楊鈞鈞親自站在那兒讓燈光師打光。

……傳聞不是這樣呀?
我想大概是頭一次合作,大家彼此客氣點,但拍了幾天後,我發現楊鈞鈞都是親自走位,讓攝影師對焦,燈光師打光,一點也沒有大牌的樣子,甚至比新演員還敬業。
開工時,都是和大家同進出,更沒有傳說中的要特別待遇,就連吊鋼絲時,有些鏡頭我要她親自上陣,她眉頭皺也沒皺的就綁上鋼絲。
有一次鋼絲斷了,她摔了下來,幸好保護措施得宜,她只受到驚嚇,等休息一下後,她又披掛上陣,沒有要求用替身。

還有一場海邊的外景,是楊鈞鈞被海浪沖上岸的戲,拍了幾次我都不滿意,要她再拍一次,這次她沒有被沖上岸,而是讓海浪給捲走了,嚇得工作人員趕緊下海將她拉回來。
只見她臉色慘白的對我說:導演不好意思,衣服泡水太重了,我沒有體力演好,讓我休息一下,我一定可以拍好。
……這是楊鈞鈞嗎?一點都不像傳聞中的那樣!

而我也沒有在現場發脾氣,因為她實在太敬業了,只有一次,那是夜外景的戲,她和丫環在走廊上邊走邊交代事情的鏡頭。
在喊卡後,我上前對楊鈞鈞說:妳在混什麼?嘴巴唏哩糊魯的在說什麼?
她笑了:導演,發電機的聲音那麼大,你又有老花眼,怎麼看得出我說錯了台詞?
事後她逢人就說我是唯一在現場駡她的導演!

「西門無恨」就在歡愉中補拍完成,這中間當然遇到些困難,挫折,但在大家彼此合力下渡過!
我和楊鈞鈞的第一次「接觸」,並沒有擦出TNT的威力,反而讓我看見真正的楊鈞鈞,純真,善良,但卻是個「儍大姐」。
就因為她儍的純真,儍的善良,所以她一直就用合作過的老工作人員,沒有接觸過其他的人,以至於有些事她處理不當時,而身邊的老伙伴,又沒有人告訴她這件事處理的對與錯,最後當然是種下了「因」,得罪了對方。

在雜亂紛爭的影視圈沒有絕對的「好與壞」,只要他沒有得到利,那麼你就是「壞」的人,逮到機會,他一定會「修理」妳的。
加上現在科技發達,只要躲在鍵盤後面,動動手指,秒間全世界都知道妳的「負面流言」!
這就是果!

在人生旅程上,誰能不受傷,誰又能離開紛紛擾擾的八卦傳聞呢?
即使你不說不聽,不解釋,依然沒法去阻止那些莫名奇妙又很傷人的八卦流言!
「人在江湖,無可奈何」!

只盼望楊鈞鈞能悟懂這句話的含意,不要再陷入傷痛的漩渦裡,方能再愉悅的走下去!

丁情於2016,7,17
在夜晚,在睡不著時

今日人氣:2  累計人次:130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