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未知的路途,值得你去嘗試

2016/7/18  
  
本站分類:旅遊

那些未知的路途,值得你去嘗試

      前些時間,在網上看到一則新聞。南京的小夥子,突然裸辭從南京徒步去拉薩,25歲,和我們年紀相仿,看慣了網路上的句子“再不瘋狂就老了”。多年前他因為電視劇《一米陽光》喜歡上麗江,後來又看了熱播的《北京青年》,喜歡上了背包客的生活。

      他和我們一樣,過著平淡的生活,每天朝九晚五,日復一日機械地工作,永遠沒有盡頭。他裸辭驚訝了老闆,也讓父母一度反對,讓他工作穩定了之後再去。他覺得再晚就出不去了,可能一輩子都會困在南京。在這次上路之前,他只因一次出差去過外地,從小到大都沒有去過更多的地方,生活總是在一個小圈子裡。

      他辭職上路之前,也想過萬一遇到壞人怎麼辦?萬一迷路了怎麼辦?他不是體育健將,也只是大學才開始愛上打球,在那之前的生活都奉獻給了沒完沒了的學習。擔心了這麼多,他還是背著背包上路了。

      幾十斤重的行李,比他預想的要沉重,沒走多久,全身就濕透了。酷熱、潮濕、悶熱,天氣的隨時變換也讓行程變得艱難。腳和肩膀都像是要和他對抗,酸脹得不像是自己的手腳。沒走多久,出發時的信心滿滿就遭到了打擊,預計五小時走完三十千米,最後足足走了七八個小時。

      我們一直都嚮往遠方,像這個男孩一樣,對《身體和心靈總有一個要在路上》這樣的書籍,電視劇《一米陽光》和《北京青年》等影視劇或者媒體上宣揚的生活充滿嚮往。我們總是厭倦自己所在的城市,渴望遠方,渴望未知的世界。當他真正走出這個圈子之後,一切開始變得不一樣了。

      他沒有去《一米陽光》裡的麗江,而是去了拉薩。那同樣是一個被文藝渲染得神化的地方。

      這段經歷還算勵志。他沒有走到半途便折身回去,走了154天終於到達拉薩。這154天的生活對他來說,最艱難的是吃和住,常常行走在無人區的時候,手機沒有信號,只能在山上找一些不知名的野果子果腹。天黑了,常常不知道自己要住在哪裡。

      一路上,他也遇到了很多好心人的幫助,或許也是對他敢於上路的回應吧。前前後後一趟行程他在路上耗費了170多天,花掉了4000多元,也算順利地抵達了拉薩。新聞裡沒有說他在拉薩看到了什麼、他又在此行的目的地體驗了什麼,更多的都是在渲染一路上的艱辛。

      回來之後,他重歸生活,找了一份工作,苦難也讓他改變了不少。他開始以一種積極的態度去面對自己接下來的生活。顯然說到這裡我不是要激勵你也辭掉工作,上路奔赴一個人的旅程。新聞裡沒有說拉薩的事兒,但我在去過拉薩的朋友那裡知道了被新聞略掉的部分。

      沒去過那裡的人,對西藏、對拉薩充滿了浪漫的想像和虔誠的描繪,因為那是遠方,那是我們不熟悉而又神秘的世界,那裡充滿了自己生活以外完全不同的未知性。但隨著火車一步步臨近,或者走出機場的那一刻,所有的感覺都變了,變得不像你想像的那樣美好。

      而之前的種種,也不過是我們想像中的樣子。到了曾經未知嚮往的地方,見到了不是想像中的風景,多多少少都會有那麼一種失望,但只有走過之後,我們才會認清楚所追求的東西到底是一個怎樣的存在。我們所追求的不過是一個個的虛妄。最後那個南京的小夥子回歸了現實生活。一路的苦難改變了他,這是那趟未知旅程帶給他的生活改變,那是不是一條屬於自己可以耗費一生的路,走過之後才知道,兜兜轉轉我們又回到了起點。

      同樣,還看到另外一個人的故事。

      豆瓣上一個熱愛藝術的文藝青年。學藝術出身,放棄了國外藝術巡展的機會,選擇了回國研究小眾的皮影戲。身邊的朋友們都苦口婆心地勸他:“算了吧,這玩意兒沒啥出息。你看皮影戲都沒落成啥樣兒了!”

      文藝青年覺得,這個論調五年前媒體上就這樣說了,現在還是這樣說。說啥皮影在逝去,老藝術家生活舉步維艱,年輕人對這玩意兒不感興趣。他覺得這門傳統的藝術沒有死,反而會有一條新的出路。

      他沒有辭職去做皮影,先從微信公眾號開始做,然後策劃做皮影童書。經過一番調研之後,他轉變了思路,把那些深埋深山裡的皮影戲,搬到大城市裡,把難懂的方言變得有趣,把悠長故事縮短,加之以推廣,皮影戲還真被他做活了。

      朋友問他:“皮影的靈魂是什麼?”他覺得這個問題太裝,想了想之後回答說:“皮影的靈魂在戲裡。”他便是把這皮影用戲的方式來給大家講故事。後來又請來了各地的皮影藝術家,來大都市做表演,還做出了迷你皮影藝術節,還用眾籌的新潮方式來為藝術節募資。一來二去,做出了些名堂,他做的微信公眾號也成了國內最大的皮影戲公眾號。

      皮影戲是什麼?很多時候,在我們看來只是一種傳統藝術,僅僅停留在電視上碎片化的印象裡。你不知道深紮進去之後,會是什麼在等待著你。

      有學者知道他在做這玩意兒,便找到他語重心長地說:“你做這事兒太難了。皮影戲的衰落幾乎是無人能夠挽回的。太小眾,與日常生活沒啥關係。”

      在低落的時候,或者孤獨的時候,他也幾乎也要相信這種說法。但接觸了很多皮影藝人之後,發現現在有很多國外的藝術團體也在聯繫他們,甚至還遇見南非的姑娘也在做皮影戲,中國的國粹外國人都在熱愛,讓他有種相見恨晚的感覺。

      文藝青年說他慢慢地想通了,那些懷疑和否定的人並不是讓事情發生的人。“如果選擇做一件還屬於未來的事,就必須要坦然地,接受這些疑問,然後做下去,成為那個讓它發生的人。皮影戲在歐洲國家是很常用的戲劇形式,在印度還有劇團將影戲作為一種工具,做戲劇治療或是對抗社會問題,臺灣也早就嘗試用影戲輔助教學……所以在這裡,它並不是沒有可能性,只是還未發生。不管世界已經告訴你什麼,未發生的總值得一試。”

      想想,其實不管是裸辭的南京小夥,還是一頭紮進皮影戲裡的文藝青年,都是面對一個來自內心深處的激發點,催使你去前行。對於未來,你有太多的渴望,你嚮往遠方,嚮往那個觸動你內心不安的點,那麼你就去做。做完之後,你才知道,那條未知的路是不是真的屬於自己、適合自己。走不下去,那麼你就像南京小夥,體驗了一路行程之後,終有成長,然後回歸現實生活;走得下去或者還有走下去的動力,那麼你就像皮影青年一樣,紮身其中之後,為這條未知的路找尋出口。

      買鞋的時候,導購員常常會給你推薦很多,但是不是真的適合,只有試了才知道,這條路是否通向自己期望的地方,試過鞋之後你的腳自然會知道。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74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