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安:用執著演繹夢想的人

2016/6/30  
  
本站分類:藝文

李安:用執著演繹夢想的人

      國際影壇最重要的四個大獎——奧斯卡外語片獎、戛納電影節金棕櫚獎、威尼斯電影節金獅獎、柏林電影節金熊獎,除了金棕櫚獎外,其他三個獎項都已被李安這個華裔導演“收入囊中”,這恐怕連斯皮爾伯格、阿爾莫多瓦這樣的世界級電影大師也甘拜下風。

      翻看李安的履歷不難發現,這位手捧“金熊”、“金獅”榮譽的國際名導並不是什麼少年成名的“天之驕子”。在他成名的路上,也曾失意,也曾迷茫,然而,他始終不曾放棄,因為他心中永遠有一個夢!

      講李安的故事,一定要從改變他一生命運的落榜開始。小時候,李安是“乖乖升學的小孩”,所有中國臺灣的小孩在升學體制下所做的一切他都做了,因為父親是臺灣南部明星學校台南一中的校長,因此,他背負了比別人更沉重的壓力,“一定不能讓父親顏面無光,不能給家族抹黑”是他的奮鬥目標。他費盡力氣才考上父親的學校,以為讀大學終於指日可待。可偏偏他數學不好,第一年高考以6分之差落榜了,第二年又因為過度緊張以1分之差再度落榜,李家的長子兩次落榜。這在李氏家族看來有如世界末日。

      沒有大學可念,李安只好去考專科,李安非常順利地考進了國立藝專(現改制為臺灣藝術大學)影劇科,李安回憶:“一上舞臺我就強烈地感覺到,這輩子我就是屬於舞臺的,我覺得我是屬於這方面的。”其實他念高中時就想過要當導演,但是當時的臺灣社會,男生念藝專會令家人顏面無光,更別說什麼光宗耀祖了。

      人生不可能重來一次,沒有人知道李安當年如果多考一分,上了大學,他是不是還會走上電影這條路。藝專影劇科確實改變了李安的一生。

      1978年,李安藝專畢業,準備報考美國伊利諾大學的戲劇電影系時,父親十分反對,他給李安舉了一個數字:在美國百老匯,每年只有200個角色,但卻有50萬人要一起爭奪這少得可憐的角色。

      熱愛電影的李安,當然不明白父親的良苦用心,為了圓自己的一個電影夢,他一意孤行,登上了去美國的航班。也因此他和父親的關係從此惡化,近20年間,父親和李安的話不超過100句!

       當李安從電影學院畢業時,他終於明白了父親的苦心。在美國電影界,一個沒有任何背景的華人要想混出名堂來,談何容易。從1983年起,李安經過了6年多漫長而無望的等待。大多數時候都是幫劇組看器材、做點剪輯助理劇務之類的雜事。在當時,想自己當導演拍部片子,幾乎是不可能的事情。最痛苦的一次經歷是,李安拿著一個劇本,在兩個星期內跑了30多家公司,一次次面對別人的白眼和拒絕,火熱的心也一點點被冰凍起來。李安回憶說:“那時候,我已經將近30歲了。古人說:三十而立。而我連自己的生活都還沒法自給,怎麼辦?繼續等待,還是就此放棄心中的電影夢?”一個電影導演和微生物科學博士結婚, 誰來撐起這個家?1991年李安拍《推手》之前,答案都是他的妻子林惠嘉。她是李安的大學同學,畢業後在當地一家小研究室做藥物研究員,薪水少得可憐,但微薄的薪水卻是家庭的全部支撐!李安的工作機會是有,卻一閃一滅的。那一年他自覺跌到了人生的谷底,“完全絕望,銳氣磨盡”,36歲的男人“一事無成”,家是老婆在養,錢不夠用時還要靠臺灣家裡接濟。

      為了緩解內心的愧疚,李安每天除了在家裡讀書、寫劇本外,還包攬了所有家務,他負責買菜、做飯、帶孩子,將家裡收拾得乾乾淨淨。“還記得那時候,每天傍晚做完晚飯後,我就和兒子坐在門口,一邊講故事給他聽,一邊等待‘英勇的獵人媽媽帶著獵物(生活費)回家’。”這樣的生活對一個男人來說,是很傷自尊的。岳父母看不下眼,要給他一筆錢,讓他拿去開個中餐館,也好養家糊口,但被好強的妻子拒絕了。

       李安知道了這件事後,輾轉反側想了好幾個晚上,終於下定了決心:也許這輩子電影夢想離我太遠了,還是面對現實吧。無奈中他報了個電腦班,想學些一技之長來當個男人。面對毫無興趣的電腦,好幾天裡李安都萎靡不振,妻子很快就發現了他的反常,細心的她看到了李安包裡的課程表。那晚,她一宿沒說話。第二天,去上班前,她一字一句地告訴李安:“安,要記得你心裡的夢想。”這溫暖的一句話,撈起了李安就要被庸碌生活湮沒了的夢想。

       終於,功夫不負有心人,李安的劇本得到基金會的贊助。他開始自己拿起攝像機,有機會拍第一部屬於自己的電影——《推手》,兒子也有幸在裡面出演了一個角色。現在經常有人炒作說,是不是近水樓臺先得月?對此李安都一笑置之。其實這是個很讓人心疼的故事。用自己家的小孩,完全是因為不要錢!贊助是有限的,要把有限的金錢投入到拍攝的關鍵環節,人力費用能省就省吧!可是小孩子還不是很懂事,不明白其中的道理,在他眼裡,這個很多燈照著說話的遊戲很不好玩,所以不願意演。李安只好威脅他說:“如果你不演,老闆就要把爸爸開除了。那我們全家人都要沒飯吃!”小孩子嚇壞了,所以演得格外賣力。

       當《喜宴》在柏林獲金熊獎時,朋友擺了一桌魚翅宴請他。魚翅一上桌,李安卻放聲痛哭,這讓他想起了曾經在紐約窮困潦倒的時光,想起陪他一起過苦日子的太太和兒子。據說那時,他還為買一件100元港幣的T恤衫而猶豫半晌;甚至有一次,他窮到必須向弟弟借套西裝,才能體面地上臺;請製片人到家裡吃飯,竟然連餐桌都沒有,因為家裡的東西全都借去拍片了……

      接下的故事是色彩繽紛的。李安拍攝“華人三部曲”——《推手》、《喜宴》、《飲食男女》,然後是《理性與感性》、《冰風暴》、《與魔鬼共騎》、《臥虎藏龍》、《綠巨人浩克》、《斷背山》,他的電影頻頻獲得國際大獎,他的人生道路不斷地往巔峰推進,他終於“光耀了門楣”,回報了父親。

      這也許是李安意想之外的人生,因為他只是愛電影,會拍電影,並且全力以赴,生命中所有的熱情和快樂都花費在拍電影上了。妻子對他說:

      “我一直就相信,人只要有一項長處就足夠了,你的長處就是拍電影。學電腦的人那麼多,又不差你李安一個,你要想拿到奧斯卡的小金人,就一定要保證心裡有夢想。”如今,李安終於拿到了夢寐的小金人。成功之後的他依然堅信自己的夢想,他在自己的日記中這樣寫道:

      我相信——天是藍的,儘管有雲朵被人的貪婪染成了灰色,我相信——地是平的,儘管有地方被人的攫取挖成了溝壑,我相信——海是涼的,儘管有季節被人的瘋狂煮成了咆哮,我相信——河是活的,儘管有卵石被人的無度翻出了河底,我相信——樹是搖的,儘管有年月被人的欲望變成了籬笆,我相信——草是綠的,儘管有領地被人的追逐踏成了黃泥,我相信——花是紅的,儘管有枝瓣被人的虛榮折成了枯萎,我相信——心是暖的,儘管有時候被人的絕望扭成了羊角。

      李安覺得自己的忍耐、妻子的付出終於都得到了回報,同時也讓他更加堅定,一定要在電影這條路上一直走下去。

今日人氣:3  累計人次:229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