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詩說)中年心情轉折三題

2016/3/30  
  
本站分類:藝文

(詩說)中年心情轉折三題

(圖片)加拿大落磯山脈一段。

 

一、現實

  倒在電線桿下那失業很久的醉漢

 被溫柔的月光,煙花女般輕撫著深怕著涼

 理想早已醒來且已遁走,夢還在

 猶不捨地陪伴他,滿嘴的酒臭與一身落寞

 

(詩說)

失業的詩,台灣不少人寫過,印象最深的是沙穗,他寫的是一個南部年輕人在台北失業,流落街頭的情景,其中「陌生的我卻對飢餓很熟悉/因為在烙餅之後/它一直伴著我/且對我很親切」,讓我讀之也感到肚子空洞空洞的。

沙穗的〈失業〉似乎比較喜歡強調「飢餓」,在另一段他還寫著「我把飢餓摟得很緊/在西門町總得有樣東西摟著/才不像南部來的/即使摟自己的影子」。

我的「失業」,則主要強調「理想」的失去,當你沒有收入,再有遠大的理想,也只能眼睜睜看著它們像煙霧一樣,挑逗般地游過你眼前。

換言之,這首〈現實〉,寫的不是有形的「失業」(沒有工作沒有薪水),而是無形的「失業」(失去的其實不是收入,而是理想),這個「業」指的不是職場,而是念茲在茲的「事業」。

我想起當年退伍後進入台中一所中學任教時,同一時間,也正與一群詩友合辦詩刊,那時我的同事雯琪(現在已是副校長了),也愛創作,課餘之暇,我們常一起聊到共同的文學理想,她的一句話我至今未敢稍忘:「擁有一分穩定的收入,我們才能談理想。」

這首詩很淺白,遵行我一直以來奉行不渝的創作手法──搭建一座舞台和場景。

這首詩的場景,任何人都不需要花太多的想像力氣,便能在腦海中重構:一個看起來很狼狽的失業漢,剛從歡場買醉回來,卻醉倒在路邊的電燈柱下,有月光灑在他身上,讀者「經過」他身旁,還能聞到酒臭。沒有人陪他,除了天上的那輪明月……

 

 

二、冬夜喜雨

對秋天早已絕望,窗前那株楓樹

感情旋又濕潤了起來,微風~~

涉過泥塘,野雁飛在無邊的黑裡

遙遠的河岸,一對扁舟靠得更緊

(詩說)

溫哥華位在加拿大西岸,與加拿大其他地方不同,冬天時因為有大平洋暖流,降雪的機會不多見,可能了不起下一兩場雪,絕大部分時間還是下雨居多。

由於秋天時,免不了還有高壓雲帶籠罩,溫哥華的秋天仍是乾旱機會較多,溫度十幾度,比起台灣,可能是小巫見大巫,但在北美的再北方,這樣的氣溫,已屬「炎熱」了。

因為秋天乾旱,因此,分辨溫哥華秋天轉冬天最好的辦法就是,第一場雨。當第一場雨來臨時,即使不是冬天,也離冬天不遠了。

也因此,每次冬雨來臨,總會讓我想起杜甫的「好雨知時節,當春乃發生。隨風潛入夜,潤物細無聲。野徑雲俱黑,江船火獨明。曉看紅濕處,花重錦官城。」

是的,這首〈冬夜喜雨〉,靈感來自杜甫。差別是,杜甫寫的是春雨(詩題為〈春夜喜雨〉),我寫的是冬雨。

藉由冬雨來臨,解除乾旱的意象,暗示枯寂已久的情感,「旋又濕潤起來」的意義。

杜甫以「花重錦官城」做結,景物得到解脫(因為一場雨,繁花盛開了)。我以「一對」扁舟靠得更緊,是呼應第三行的「感情」,有寫景,但目的不在寫景。

唐詩給我創作現代詩時,很多靈感和養分。至於我比唐詩(杜甫的原作)多出的這「感情」是什麼,就留給讀者去「再創」吧。

 

三、大寒

 一場殺伐在遠方剛剛結束,天地無聲

 那列火車點起狼煙,趁夜色倉惶竄走

 黑幕後的落磯山正差遣禁軍沿路追趕

 大雪沾滿葉尖,寂寞裡閃著森冷的光

(詩說)

那年十一月,正要進入隆冬時分,在溫哥華隨一支旅行團走落磯山脈,到路易絲湖(Lake Louise);碰到冬天,團費都很便宜。

冬天的溫哥華雖然主要是雨季,但走落磯山脈時,大部分時間,旅遊巴士是小心翼翼開在崎嶇積雪的山路上,一個不小心……旁邊就是懸崖峭壁。

那一幕雪中行山的意境,我曾以小說方式描寫過。

其時,一場大雪剛剛結束,但山間霧氣縹緲,讓人感到一股寒意。兩邊的大山多半是被大雪封住。但也有一小段,可以看到成千上萬株的針葉林,像禁衛軍似的列隊在兩旁,看著我們走過它們眼前。本來掛在樹身的雪全落盡,剩下樹葉尖上的一點白雪,像是刀尖上的光。

印象最深刻的,是那個黑夜(其實才下午五點,夜暗得早),碰到一列火車(還是蒸汽車頭),在沈默的針葉林間穿進穿出,與我們比肩而行,只是我們走公路,它們走鐵軌,時不時呼嘯一句,向天空噴出蒸汽,給寧靜的旅程中,添幾聲擾嚷。

突然腦海中就閃過盧綸的〈塞下曲〉:「月黑雁飛高,單于夜遁逃。欲將輕騎逐,大雪滿弓刀。」

那列火車不就像敗退的單于,邊點著狼煙求救兵,邊忙著逃跑。而那些針葉林則像是沿途追殺的「輕騎」手上所握的刀劍,沾在刀尖上的雪,在夜裡發出森冷的光。

藉由在雪中行山的感受,寫出那時我剛剛結束台灣的一個事業階段(一場殺伐),投入生命中另一個新階段,面對全新挑戰(遭禁軍追趕)的心情,是人生的一個驛站,也是轉折,行囊裝滿鄉愁,再跨出去,又是千山萬水了。

 

      ~~中華日報副刊2016年3月29日

 (附)

 中年心情轉折七首

  1。現實

 倒在電線桿下那失業很久的醉漢
 被溫柔的月光,煙花女般輕撫著深怕著涼
 理想早已醒來且已遁走,夢還在
 猶不捨地陪伴他,滿嘴的酒臭與一身落寞

 2。大霧

 前路逐漸蒼茫
 抽象的枝椏勾勒出朦朧的街屋
 落單的車越走越遠──
 而留下的一行歎息,越來越冷

  3。大風

 世界被飛砂走石不斷痛擊
 日月遭亂藤枯枝持續追殺
 陰陽移形剛柔對調,夢與現實換位
 一彎新芽正懵懵然探出地表……

  4。大雪

 。。。。。。。。。。。。。。
 。。。。。眾聲喧嘩。。。。。
 。。。。。思想潛行。。。。。
 。。。。。。。。。。。。。。

  5。大寒

 一場殺伐在遠方剛剛結束,天地無聲
 那列火車點起狼煙,趁夜色倉惶竄走
 黑幕後的落磯山正差遣禁軍沿路追趕
 大雪沾滿葉尖,寂寞裡閃著森冷的光

  6。冬夜喜雨

 對秋天早已絕望,窗前那株楓樹
 感情旋又濕潤了起來,微風~~
 涉過泥塘,野雁飛在無邊的黑裡
 遙遠的河岸,一對扁舟靠得更緊


  7。大河

 歲月般任晚風拂過,靜默的歌吟
 激越澎湃已是上游的事了……上游的事
 老來深廣而飽含冥想,留一片月光浮在水面
 那遲歸的漁人,輕弄著長篙劃出波痕悠然而去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142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