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塊石頭

2020/7/16  
  
本站分類:藝文

一塊石頭

漸漸失去少年的靈便,活得越來越像一塊笨重的石頭。
  
  十年前看到一塊石頭,十年後它還在那裡。它不會飛,不會走,不會發聲,我便認為它如我一般笨重,這可能極荒謬。大地比一塊巨石更加沉重,但沒有人說大地是笨重的。大地會生長出身材苗條、姿態輕盈的禾苗,嫩綠時似雲,金黃時似霞,它們是大地的毛髮,也可以看作大地的羽毛。因此,我認為大地是夢幻般的,只要它願意,也能夠飛翔。石頭只會生長出苔蘚,這層綠意無法減輕它的重量感,反而使其更加蒼老笨重。石頭隱喻著生命的固化和現實的石化。我很難想像飛沙走石的情景,除滾落外,石頭最應該是穩妥默然的,它也許仍有一顆渴望飛翔的心,它走起路來肯定比一座山靈便,但是它陷入徹底的無為,在石頭面前無謎可猜,它甘願笨重,直至地老天荒,不做誰的靠山,只做自己嗎?它甚至忘了自己究竟是誰。
  
  我沒有聽人說“一塊年輕的石頭”,從我第一眼看見那塊石頭起,它就遠比我老,也許從誕生起,石頭便是老的,石頭沒有童年,直接進入老年,越活越老,也不會返老還童。我不知道這塊石頭有沒有精神,但它在我腐朽之時仍是不朽的。經歷過無數次的滾爬、跌跤,我學會了走路,一輩子都在走、走、走,最後走不動時,也該完蛋了,而石頭一輩子都不肯學走路,但我不能說它的腿腳報廢了,我甚至相信只要願意走路,它隨時都可以離開,它邁出的步伐肯定是巨人的步伐。石頭不需要無所不能,不需要創造奇蹟,它能夠走路,但沒有走路的慾望,它也能夠飛翔,但沒有飛翔的必要。
  
  石頭很奇妙,它什麼也不做,什麼也不說,就能夠讓我的內心變成一朵雲,讓我的思想變成一縷風。
  
  在我年老的時候,還真想活成一塊笨重的石頭。一層老皮就是我的衣服,皮包石頭的形像也不錯,卸去贅肉和脂肪的負擔,終於縮手縮腳成一個整體、一個無須區分什麼的活物。恩人的門不再進,仇家的路不再想,終於不再傷害這個世界,連水和空氣我也不再浪費。不再歌頌,不再饒舌,心無波瀾,也無心再推波助瀾,既不貪生怕死,也不委曲求全,斷了來來往往的甬道,讓時光的塵埃一點點落滿全身。飛鳥停在肩上,踩在頭上,隨它自由自在,它婉轉歌唱不必為我,它銜來一粒種子不必獻我,泥土才是生命的天堂和歸宿地。花花草草、珍禽異獸也不必來伴我,我不期盼更多的陽光照耀,也不希求更暖的春風吹拂,畫家來給我畫像我不感激,閃電來給我製造縫隙我不屈膝,我不聽傳說和故事,我不看小橋和流水。有人看了我、想了我,寫了寓言、寫了童話,全不是我的功勞,進入他腦海的那塊石頭已經不是我,我已經不再思考我究竟是誰,我不再解答難題,也不再需要答案。但我不是死了,我只是不問生死,不問悲歡離合。我的肌膚也是骨骼,我的骨骼也是心臟,我的心臟也是魂魄,我的魂魄也是一塊怎麼切割也是一個整體的石頭,大整體和小整體沒有區別。
  
  是躺臥,也是站立。是閉息,也是呼吸。是悲,也是喜。是不自由,也是大自在。已不需要跌宕起伏,也不需要隨波逐流。因為要跟偉大的土地有所區別,我才願意在老時站立成石,既笨且重,生長不出禾苗與植被,不想再走路,更不奢望飛翔,以我的無為和最終的腐朽,為大地之大之厚之永生不死之不可踐踏,再添一個卑微而真實的例證。
  
  廣袤深厚的大地上存在著一塊塊石頭,永恆至美——我目可閉,我聰可塞,我心可去。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1131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