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河緩緩的在那裡移轉

2016/1/13  
  
本站分類:創作

天河緩緩的在那裡移轉

誰肯去《約翰·克利斯朵夫》裡面尋找這一句呢?

不經意間,我闖入其中,徹底陷落。

從“薩皮納”這一節裡得到太多攪擾靈魂的句子。從墨香四溢的紙頁,目色纖纖地,就移到了這十個字。普通的十個漢字,單獨拆開或許語義平平,但組合在一起,就成為一發發集束炸彈,猛然間將我擊中,不能動彈。

一字一字地,咀嚼著,不肯一氣讀完。我願飲盡這十粒香淳的彈丸,浸泡其間,賴在每一個字的紋路和肌理中,不出來。

這是羅曼·羅蘭為那個情竇實開的小夥子克利斯朵夫與新寡的薩皮納安排的星夜初會。我將“天河緩緩的在那裡移轉”單獨挑出,每每讀之,總是掩住心臟部位,不敢呼吸,不忍動作,為那份猝不及防的美。

這樣的語感,烙刻著深深的羅氏印跡。我相信,有些字句透露出的美難以再用字句去複述,我被這句“天河緩緩的在那裡移轉”的美驚嚇住了,我在這句話裡走不出來了,或者說,我寧願在裡面久久跌落,沉浸。

這個青春的星夜,屬於克利斯朵夫和薩皮納,更屬於他們相戀的那屈指可數的幾十個夜晚。天河下,小街邊,兩個心神相屬的人,雖為兩個小人物的愛,卻如黃鐘大呂,在文學和人性的長河中,久久回蕩。儘管羅曼·羅蘭把薩皮納“寫”死,但對於她來說,有這幾十個夜晚,足夠了。生命曾恣意地綻放過,意象深邃,嬌豔華美,要知道,有的女人一輩子也沒能這樣盛開呢。

無疑,這句話是屬於孤獨的。兩個人的孤獨,在這暗夜裡相遇了,但這孤獨不需要密碼,他們一眼便彼此在內心長驅直入、自由來去。這樣的夜晚,天河在頭頂緩緩移轉的夜晚,多麼精緻而華麗!他們把孤獨交付彼此,撫摸著一份俗世的薄涼,從此成就屬於他們的曠世溫暖。

因為對於這句話深深的陷入,我狂熱地迷戀著克利斯朵夫這個短命的女友——薩皮納,這個可愛堪憐的愛和美的精靈。儘管羅曼·羅蘭先後“派給”克利斯朵夫十幾個女友,但我堅信只有薩皮納造就了克裡斯朵夫一生的愛的迷信。人類迷失得太久,心在浮躁中浸泡至麻木,以至薩皮納成為異類。雄渾、獷悍的主題下,薩皮納,是從這部巨著的宏闊中流出的小夜曲,潺潺湲湲,成為大江東去裡的吳儂軟語。一位法國學者認為,每一段情愛關係裡,都有愛與被愛。而在約翰·克利斯朵夫和薩皮納的開始,我相信他們是雙雙“陷落”,共同赴愛,他們情願彼此陪伴著天河,緩緩的在那裡移轉……

“天河緩緩的在那裡移轉”,只有這句話才配得上“山無陵,江水為竭”的想像。緩緩移轉著,就海枯石爛、地老天荒了。俗世裡的每一次愛情都有危險,佈滿暗礁和淺灘,而在這段關係裡,克利斯朵夫卻像仰望上帝那樣迎接著這份意外的賜予,他使得愛情之花不受肉欲侵襲,卻同樣感受著情欲的狂歡。從迷戀薩皮納開始,我相信這個慵懶的女人,表面上是那樣的不搭調,卻適合想像。女性的“四自”固然重要,但是如果人類的情感都學術公式化了,成為一塊嚴正矜持的“幹麵包”,幸福的幾率能有幾何?

一句話,兩個人。這句話的重心明顯“偏”于薩皮納。儘管她過於草芥,沒有高貴的人格,遠大的理想,也沒有幸運的婚姻。她沉著緘默,無風無波,不嬌自媚。不刻意,不矯飾,面容淡淡倦倦,卻沒有“女人的怨”,她不在乎自己是否可愛、優雅,是否討人喜愛。放眼當下,我們的社會總是太多野心,特別是女人,人人爭著勝出,個個爭搶話筒,已經搶到的還要多占幾分鐘,坐在寶馬里哭的女子還少嗎?這個寫滿欲望的世界,多一些薩皮納,是否增幾分可愛?

儘管我可以讀到《約翰·克利斯朵夫》的英文版,仍請人把這句話翻譯回去“the Milky way is moving smoothly”。然而,我相信,英語的單詞無論怎樣組合,也傳遞不出這十個漢字所表達的妖嬈的香氛。不由得衷心感謝傅雷,他是如此懂得羅曼·羅蘭!他們的靈魂不須敲門,彼此互通,英雄所見,惺惺相惜。

這句話還告訴我,羅曼·羅蘭多麼熱愛星空!我經常想像著星空下那個孤獨的被星光拖曳得瘦瘦長長的身影,他把自己置於浩瀚宇宙之下,在一個個繁星點綴的夜晚,仰望那璀璨的星粒散佈於靜藍色的幽謐的晴空。一切心懷鴻鵠者,無不感受著一種難以言盡的壯闊與深邃之美,令人心旌搖動。這也是康得的“星空”,就在天河緩緩移轉的時候,世上的兩樣東西充滿了他們的心靈,那就是“頭頂的星空和內心的道德律”。

一百多年後的今天,當我置身這光怪陸離的現代都市,坐在高高的樓宇之上,俯視這暗夜如晝的攘攘人間,不由得小心翼翼,恐驚天上人……何時,自己也能夠擁有這樣一份寧靜,謙遜且虔敬,曠渺而幽謐,天人合一,寵辱皆忘,只聽見自己心跳的微息……

因為頭頂上空這片緩緩移轉的天河,因為薩皮納,克利斯朵夫相信這個世界還存在著純潔而高貴的靈魂。

我也信。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21  回應:2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

朱痕染跡璧有瑕    
朱痕染跡璧有瑕
翻譯小說真的很考驗譯者的文學造詣,如果遇到錯誤的翻譯者,原著的精采度會失色不少,反之亦然。看來這本書找到了相當好的翻譯者:)
回應    0    0
劉世芬    
劉世芬
是啊,我手里有两个译本,一个是江苏文艺,一个是内蒙古出版社的,比较,还是傅雷,伟大的傅雷! 隔岸高揖,祝朋友节日快乐!
回應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