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年前,2006年,你在做什麼?

2016/1/11  
  
本站分類:生活

10年前,2006年,你在做什麼?

                                      Chapter 32奇跡的一年

      西元2006年,也就是阿拓的大一的下學期,大二的上學期,這一年是阿拓目前最奇跡的一年,因為單單有兩千多首詩歌問世就讓人難以置信。但事實還真的發生了!

      在這一年的時光裡,阿拓上半年在一個校區,下半年換了另一個校區。他就如同行吟的詩人,阿拓會在一邊走的時候,一邊想著創作,然後把它們記在隨身帶的紙張上。要知道,阿拓當時是沒有手機的,畢竟他家裡窮,再加上要付手機費用,阿拓便斷然決定不用手機。好在度過了沒有手機打擾的時代,阿拓可以清靜地去創作。他不知走過了多少大街小巷,每一處都留下了他的足印,每一處都見證了他的一首或者幾首詩歌。

      後來,在2006年下半年,阿拓搬到了郊區的學校,雖然阿拓很少再去大街小巷去行吟了,但是這時候他又有了奇怪的發現,他發現他的學校有四個校區,這時,他讀了那個一年的校區已經不復存在了。原來的那個校區是自己所在的學校租賃的。除此之外,還有四個校區。新校區便在這郊區,三個老校區便在市里。阿拓很慶倖。

       還好,他學習的是理工,因而阿拓很自然地把宿舍的四五個借書卡收入囊中,他有時候還會跑到其他的宿舍去借借書卡,好在同學們都樂意地借給他。要知道,那些理工生很少讀書的,況且是專科,他們大多花費在恩恩愛愛上了。有了那七個左右的借書卡,阿拓就可以四個校區都跑遍,他會把每一個借書卡上的書都借滿。在當時,一個借書卡上最多可以借五本書,但要在一個月內還給圖書館。所以,阿拓不停地往圖書管裡跑。上午去這個校區借書,下午就去另外的一個校區借書。奇怪的是,阿拓用了不同的借書卡,圖書館裡的管理人員從來沒有提出質疑。憑阿拓敏感的嗅覺,他知道一定有管理人員知道他用了別人的借書卡,因為,他在同一位管理人員面前曾經一個星期內換了幾張借書卡,但即便這樣,從來沒有一位管理員說:“同學,這和你上次的不一樣,這不是你的借書卡,你不能借書!”可能他們也偏愛阿拓這個愛讀書的孩子吧。阿拓還猜想,他之所以沒有在這一兩年裡被圖書館裡的管理人員發現,可能還有另外的一個原因,那就是在阿拓每次借書的時候都會到圖書管裡還書,因為阿拓已經把那些書看得差不多了,所以只好把它們歸還給了學校。因此,圖書館裡的管理人員可能誤認為阿拓每次在還書之後都用的是自己的借書卡,其實他們都弄錯了。而阿拓並沒有那麼多的時間把所有的書都看完,他有的書會在近一個月時才償還給圖書館,但是,這些他都做得有聲有色。難怪圖書館的人員並不知道他身上懷揣著七個左右的借書卡。

      還有一點要知道,雖說阿拓度過了三年的大學時光,但要曉得,他畢竟是學理工的,除去每天討厭的上課時間之外,可以說阿拓唯讀了一年半的大學時光。在當時的白天裡,往往會有半天的課,然後留下的半天阿拓才有讀書的時間。還有,那些該死的老師常常會佈置耗費時間的作業,這樣一來阿拓讀書的時間就更少了,所以,他週末的時候也會泡在書裡,傍晚的時候也會沉浸在自習室裡。

       阿拓有時候在想,如果當時學的是中文,他就可能有翻倍的產量,無奈還是被自己的學科給害慘了。但是,阿拓的那一年產量時至今日自己也沒有打破。阿拓又想,這個國家內很少有人有那種產量,因為在大學的時光裡,很多人不是擠眉弄眼,就是談情說愛,誰願意把幾乎所有的時間花在書籍裡呢。但阿拓卻願意這麼做,除了他的興趣之外,還有他的家庭方面上的壓力,因為父親告訴他將來畢業後從事多麼勞累的工作,阿拓不怕累,但就怕從事自己不喜歡的事業。這一點也驗證了一份道理,“男怕入錯行,女怕嫁錯郎”,沒想到阿拓當時候那麼高瞻遠睹,他在做準備,要將來從事自己喜歡的職業。

      阿拓畢業後卻成功地轉行了。

      雖然2006年是阿拓勞累的一年,但阿拓收穫到了很多,他放棄了和家人在一起的歡樂機會,也放棄了外出打工的鍛煉時機,他依然選擇忍受著閱讀寂寞的煎熬,這對於一個十九歲的孩子來說,是一種多麼大的考驗啊!

      十九歲,是一個美好的年齡,郭敬明、韓寒等他們的代表作往往在十九歲的時候也有了顯現。

      阿拓在十九歲的時候,可以說也真的有一部代表作,這不是那些多的詩歌,而是一部小說。這部小說曾經是阿拓六年的代表作,但是在2012年,阿拓的其他的一部小說,阿拓認為超過了2006年那部小說的價值,於是,那部小說是代表作的位置被驅走。

      阿拓總在不斷地超越自我,他還在不斷地更新著自己的人生歷程。

      阿拓之所以後來不再大量地創作了,除了是生活所迫,還有阿拓又有了另外的一個醒悟。辛辛苦苦寫那麼多東西,卻活得不好,何必作踐自己呢?阿拓也慢慢地得知很多作家都是窮苦的,但阿拓大好的時光都耗費在了文學上,在別人都舒舒服服和異性頻送秋波的大學時候,他卻不明白愛和被愛是一種什麼體驗。但事實就是這麼的奇妙,阿拓在西元2011年的時候出版了一本有關愛情的著作,很多人都說只有中年人才能寫出那樣子的作品,他這麼小,有沒有戀愛的經歷,怎麼能寫出來呢?阿拓便笑著說:“可能是閱讀的東西多了吧!”阿拓在創作的時候會有一種奇特的思維,他能創造出不同年齡內寫的作品。所以,他在一個星期內寫的作品,有人會認為是中學生寫的,有人會認為是老年人寫的。

     阿拓便在不斷地變換風格和題材,這些直到他大學畢業之後文風才確定。

     阿拓就那樣度過了奇跡般的2006年,起碼對阿拓來說這2006年是他目前最奇跡的一年。

     那一年已經過去,會是你的什麼年呢?

     我們便永遠難以回到過去,每一天都應該是奇跡的一天。說不清你抱有奇跡的心態,果然會在這一年創造出奇跡的成績。

     還有,阿拓現在不追求產量了,因為他還想過正常人的生活,不想那麼勞累。無論最終的結果如何,阿拓都會去接受。

     願你也選擇自己的人生,為自己的每一天負責。

 大学时代文学作品纸稿(四).jpg

                                       (這張拍照爲大學時文學作品的紙稿)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90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