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上雅尼

2016/1/6  
  
本站分類:創作

愛上雅尼

愛上雅尼

 

懷念一段旋律,是因為想起彼時,彼人,彼境。

這日,暮色四合,夜籟寂寂。剛剛坐到飯桌前,感覺缺點什麼,打開《和蘭花在一起》。瞬間,悠遠清越的旋律將空間漲滿,直抵內心。

几年前,情景重現。

清華校園,創新大廈309教室。有那麼一段日子,下午2點左右,我們走出三樓電梯門,一曲叫不出名字的樂聲就從309流瀉出來,只須循著旋律的牽引,班裡的同學哪怕閉上眼睛也能找到自己的教室。

講臺靠近前門,電梯口正對教室後門,同學們則大多從後門進入。習慣了懷揣當日講義抬頭看一眼教室全貌:坐在座位上的同學,正在進出打水或打手機的同學,正在擰著身子與後桌開懷大笑的同學……看著這親切的一切,熟稔地走過中間過道,從最後一桌走到正數第二排,我在那裡坐了一年。

往往這時,年輕的班主任正在講臺上低頭忙碌,有時則給同學們發放後面幾天的講義,或者給講課老師調整PPT,更多的時候,是她站在講臺左側,弓著身子,往白板上抄寫本周每晚的講座……而這支不知名的曲子就流水般環繞在她身邊。

這個在職進修班成份不一,幾乎無一是音樂科班。無意間掃一眼,卻發現坐在座位上等待上課的同學們都或近或遠或明或暗地沉浸了這樂聲。不知自己是否第一個被這旋律吸引,有一天,課間休息時,就悄悄拿了U盤來到講臺,將老師的PPT最小化到工作列,電腦桌面上顯示一個MP3圖示,檔案名是《和蘭花在一起》。

我承認,這朵蘭花裡有一個精靈,將我攫了去。

此刻,又在這支曲子裡沉溺。忽想,作曲者是什麼人呢?

這之於我,倒是例外的。儘管我鍾愛的音樂不止這支“蘭花”,但素來僅僅限於欣賞和沉醉,從未去深究作曲者姓甚名誰。可是這一刻,就在“蘭花”流淌不止的河流裡,深深淪陷不能自拔。幽幽夏夜中冥想著,這支曲子的作者無疑應屬中國吧。悠厚的文化淵源,梅蘭竹菊素為志清趣潔的士大夫所敬崇,“芝蘭之室”向來成為“鮑魚之肆”的正面觀照,而契若金蘭、空谷幽蘭、蘭心蕙質、芳草蘭澤……呵,“和蘭花在一起”,正是中國古代文人精神風骨的自覺契合啊!

和蘭花在一起,這意境,想想就醉了。於是從未如此迫切地想知道,是誰這般蕙質蘭心?內心悄悄勾勒著她的肖像,是的,她應是一名志趣高潔的女子,未必落雁沉魚,卻必心若芝蘭,星樣澄澈,月般皎潔。她應有著溫婉的性情,水樣的冰潔,媚而不豔,傲見風骨,衣袂翻飛,月下長簫。噢,對了,她應該生活在唐宋,那時有李白的清夢,有張若虛的春江花月,有李清照的婉約,有蘇軾的豪放,這般美妙的滋養與氤氳,才得以幻化出她的蘭花之境。

當然,作曲者也可以是一名男子呵。而每面對世相的浮躁,這樣的念頭即被打消。仍讓他回到唐宋麼,又顯矯情。顯然,“和蘭花在一起”的男子,該是怎樣一副清奇,出世!盡可以將世間最美好的詞藻加於其身:骨感瘦削,玉樹臨風,劍膽琴心,崇實而不媚俗,浪漫而不虛幻,沉靜果敢,使命擔當,唐宗嫌酷烈,宋祖嫌狸鼠,李煜嫌奢逸,納蘭嫌華靡,哦,或許,數盡風流人物的毛澤東可堪一比?

卻原來,讓這個希臘男子——雅尼,將我當頭一擊。大大地,狠狠地意外了!在我去百度查詢之前,絕沒想,這個篷頭男子,為我揭開懸念。

雖意外,但面對這個一臉沉鬱神秘的異域男子時,仍抑制不住內心的驚異與喜悅。是啊,大愛大美何分東方西方,至愛至美何妨異曲同工!百度裡有他小小的照片,一襲黑衣,長髮披肩,一個模糊的側影更顯憂鬱而神秘。我卻完全不詫異他帶給世人如此陽光爽朗的天籟之音。這樣一位蘭花情懷的男子不難想像他的典雅和高潔。而他,也必定篤信,雖隔了萬水千山,在大洋彼岸的這一端,有一個俗世女子,正在一遍遍沉浸在他清美如水的旋律裡,高山仰止,心嚮往之。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52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