匿名告白-20

2016/1/1  
  
本站分類:創作

匿名告白-20

#20

 

【那樣的失落,正笑著朝向我來。】

 

  剛走進教室,那撲鼻而來的霉味說明著一個新學期的開始,返校打掃時除去的塵垢再次緊貼桌面,每一次小心翼翼經過而流動的空氣揚起了灰,在陽光的恩賜下舞動著、閃耀著,歡躍而瘋狂。

 

  我擦了擦桌椅,環顧來人三三兩兩的教室,即便是熟識的面孔,也因為幾週的不見而生疏了起來。大家脫去了厚重的冬季制服,改成夏衣外搭毛衣的春季穿法,粉色的領結再次以各種模式繫在女孩們的領間,男孩們的領帶卻依舊愛掛不掛地垂在他們的胸前。

 

  辦公室測試著鐘聲和廣播器,這個角落、那個角落,一處又一處時而的喧囂逼迫著我們尚未收斂的玩心。我坐在位子上,久違地緊張了起來--那是屬於課業中的青春,學習裡藏著壓力的激動,還有……

 

  期待。對一個自認為全新的自我、全新情感、全新生活的期待,就像迎來一個已知的轉捩點似的。

 

  「早安。」我看著詩彥走進教室,主動打了招呼。

 

  他的表情像是很意外似的,卻隨即綻出笑容,抬起手向著我……

 

  「詩彥!」

 

  而真正的「意料之外」就這樣闖入我的眼簾,過於刺眼的使人心裡不得不一個震盪。

 

  詩彥側過身,我看不清表情。

 

  「抱歉啊,你要看的書被我借走了。」亞如從書包裡拿出我借給她的小說遞給詩彥。「現在給你。」

 

  「謝謝。」詩彥接過書,回頭看向我,漾出跟剛才很像的笑容,但多了一些我猜不透的成分。

 

  之後他們再沒有對話,亞如放了書包就催著值日生去打掃,詩彥走到我面前,把那本書擱在我頭上,笑得很開心。

 

  「你表情很難看。」他說。

 

  我拿下書。「有嗎?」

 

  「有。」他肯定的點點頭。

 

  「我只是覺得她應該先還給我。」如果這是一種意識,那麼我認了,但我怎麼也不想詩彥察覺,因為我不想讓這樣愉快的友誼有什麼變故。

 

  「原來你也會因為這點小事生氣。」他用一種發現新大陸的語氣說道。

 

  「不是生氣啦!」然而,再怎麼樣也不希望他認為我是一個小器的人,即使他在開玩笑。

 

  「那是什麼?」他一臉玩味的問道。「吃醋?」

 

  我愣了一下。吃醋?我吃醋了嗎?

 

  「吃你的頭啦!」于佳從我身後出現,拿起手上的空書包往詩彥的頭上砸去,她身後是一臉莞爾的億賢。「曉語早安!」

 

  「早。」我看著滿臉得意的于佳和吃痛蹲在地上的詩彥,大概露出了跟億賢一樣的表情。

 

  詩彥慢慢起身,一首還揉著自己的頭。「屁桃,你怎麼知道我的頭是酸的啊……?」

 

  「吼,彭詩彥……」

 

  他們玩鬧了起來,像我習慣了的那樣,也許我的生活就會一直這樣下去吧,如果什麼都不改變、什麼都能像現在這樣,現在的陽光、現在的笑容、現在的輕鬆……現在的我們。

 

  可當我才剛有這樣的想法沒多久,如浪花般那樣的失落就對著我席捲而來,那張僅僅是見過一次面卻沒辦法忘記的臉龐閃過了走廊邊。

 

  早自習的鐘打過以後,班導走進,身後跟著一個男孩,我稱他為失落,因為他在我失落的時候有著相似的失落。而那樣的失落,正笑著朝著我來。

 

  「他是我們班上這學期的轉學生,黎子惟。」班導語氣精神地宣佈。「從德國回來台灣,比你們大了一歲,不要欺負人家。」

 

  黑板上清清楚楚的寫上了他的名字,而我在座位上,從心底的某處開始慌了起來。慌是因為害怕他能夠認出我,像我認出他那樣;慌是因為害怕他記起那天他在我身邊的座位,說著那個他等不到了人,一如我接不到人的時刻。

 

  「嗨,又見到你了。」因為沒有多的位子,老師派人去搬新的桌椅到詩彥的後面,剛好是角落,多一組桌椅也不會突兀的地方。黎子惟經過我的身旁,悄聲說道。

 

  「嗯,嗨……」我有些尷尬的揚了揚嘴角,抬眼看了他一演卻沒有對上眼睛,我看見他在笑,不是那天在機場看見的難過模樣。

 

  不過是一個簡單的招呼,我卻在他從我身邊離開時感受到了全班投過來的視線,那種熾熱,讓人很不舒服。

 

  「喂,你認識轉學生喔?」下課後,亞如湊到我耳邊問。

 

  「只見過一次面。」

  「在哪裡啊?」

 

  我頓了頓,並不是很想說出口,尤其是詩彥還在我身後。「嗯……就只是偶然的見過一次而已啦。」

 

  「那很有緣耶,見過一次面,你們竟然都還記得對方。」她驚呼著。「搞不好可以碰出什麼火花耶!」

 

  「你在說什麼啦!」我稍微把她推開,詩彥就從我們中間穿過往台前走去,手上拿著雜記本,和台前那個瘦小沉默的學藝股長說起話來。

 

  那個學藝股長是個嬌小的女孩,坐在教室前排靠走廊的位子,整個跟我大斜角的地方,不太說話,也沒有什麼存在感,很少聽見她的聲音,但似乎很喜歡笑,如果有人逗她笑的話。

 

  「我沒有想到你在這間學校,」黎子惟走的我身邊,然後一副無所謂的樣子坐在我前面的空位上。「不覺得很巧嗎?」

 

  「嗯。」我點點頭。是很巧,但我並沒有很希望這個巧合發生。

 

  他突然很專注的看著我,我往後靠了靠。「你、幹嘛……?」

 

  「你該不會是忘記我了吧?」他又皺起了眉。「還是我認錯人了?」

 

  我搖搖頭,我沒有忘記他,他也沒有認錯人。

 

  「那你是不是不喜歡說話啊?」他笑了出來。我倒是疑惑他為什麼要屏除我們不過第二次見面,完全不熟悉這個因素呢?誰會跟陌生人說很多話啊?

 

  我又搖搖頭,他又笑了。「對了,我還不知道你的名字。」

 

  或許他根本就是和我相反的那種人,跟陌生人可以很容易聊開的那種。「孟曉語。」

 

  「孟曉語?」他拿起我的筆在桌上寫劃著。「哪個『ㄇㄥˋ』?作夢的夢?」

 

  「孟子的『孟』。」我回道,邊拿起手上的雜記本,指著上面的姓名欄。

 

  「曉語、曉語……」他悄聲念著,壓開了自動鉛筆的筆芯,在雜記本的空白處寫了幾次我的名字。他的字很好看,細細長長的,帶著隨性的感覺卻不潦草。「我可以問你一個問題嗎?」

 

  「可以啊。」

 

  他停下筆,把剛剛寫過的字跡擦掉。「那天你沒接到的人,見到了嗎?」

 

  我看向台前,而台前的人正看著這裡。

 

  「如果還沒見到的話,我們一起找吧。」黎子惟的聲音把我的視線拉回他的身上。

 

  「什麼?」

 

  「因為我也還沒有見到,我在等的那個人。」

 

  他沒有抬頭,語氣有著絲絲的沉重,不苦卻溫柔。

 

========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57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