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乾脆解散好了」人氣樂團吉他手脫口解散內幕:「終於可以好好睡覺!」

2020/4/4  
  
本站分類:創作

「乾脆解散好了」人氣樂團吉他手脫口解散內幕:「終於可以好好睡覺!」

自由人類

——是我在寫「郭辰禹」這個角色時下的宗旨。

 

他是樂團「YouRock!」的吉他手,擁有高超的演奏技巧,在五人中猶如花一般的存在——開得特別燦爛卻奇形怪狀的花。
 
在小說初期,他的出場就特別突出。明明是人聲鼎沸的餐廳,他卻能在開門的瞬間用極其興奮高亢的聲音穿破一切吵鬧,既是驚呼又是擊掌的,這樣的動作在一般人看來,也許不過是餐廳裡一個不起眼的角落;可他作為一個藝人,在公共場合這般高調,在在顯示了他的個性——他是個不在乎別人眼光,非常做自己的人。
 
選他作為小說中第一個開口說話的人物,大概起了一種「開門起笑」的作用吧。
 
就人物特性來說,他就像那種既自我中心又八面玲瓏的矛盾存在。面對任何人、任何事,他幾乎都先以自己的直覺和感受去判斷,難免有些偏頗,可這也是他最直率的地方。因為表現得太理所當然(X)理直氣壯(O),反而成為他這個人可愛之處;至於八面玲瓏吧⋯⋯大概是因為人氣的關係,不只是因為他長得帥、吉他彈得好,再加上他給人一種自由自在、放鬆舒適的感覺吧!
 
 
不喜歡束縛,對於喜歡的東西卻意外執著
 
 
他是從米亞中學國中部一路升上高中部的學生,如果沒有參加熱音大賽,他大概在校六年期間都會一直做他的吉他社「大王」。高一選社團時,當死黨詠燦說要參加爵管社,他就透露過自己的想法:「我不想限制在一個風格裡。」
 
對於音樂,他不願意只嘗試或只鍾情於一種風格,他更喜歡多方嘗試。就像詠燦在番外裡說的,這是他覺得郭辰禹最帥氣的地方,練習時「如果不滿意就一直修正,以極其細膩到可堪稱為龜毛的執著,修正到滿意為止」。
 
也正是他的多方嘗試,才造就他在樂團期間成為不可或缺的編曲擔當。
 
當然,他的自由奔放還不僅止於此。參加校內選拔時,別人都是先自我介紹才開始表演,就他跟人家反著來。跩跩的(?)背著木吉他上台,二話不說開始令人驚嘆的演奏,彈完之後又跩跩的(?)丟了一句:「謝謝大家,我是高一7班郭辰禹」
就這樣,下台了。
 
請大家理解這率直的孩子,他的跩,只是因為瀟灑罷了(親媽妳覺得可以說服自己嗎w)
 
 
他的鬼點子一直以來都不怎麼樣,爛得跟成語一樣
 
 
郭辰禹還有一個讓人很詬病(李詠燦正在點頭同意這句話)的特色(缺點?),就是他的鬼點子跟他的成語一樣爛!
 
他的成語爛到什麼程度,這個看小說就知道了,這邊就保持神祕笑點不再多言。至於「鬼點子」的部分,從故事開始到結束,他其實也貢獻了不少,例如取團名叫「米亞之光」,讓學弟允書叫自己「歐爸」,絞盡腦汁給阿澤取綽號叫「老大哥」等等⋯⋯照這樣看來,雖然小說沒有特別提到,但他們(為了允書)開始學韓語之後的綽號「吉努(辰禹)、燦尼(詠燦)、忙內(允書)、任boy(宥亭)」很有可能都是出自他那顆四次元的腦袋啊⋯⋯
 
(這時候就很想問李詠燦,到底郭辰禹那些爛點子、爛笑話,你都是怎麼接上的?)
 
 
「如果沒有目標的話,乾脆解散好了……」
 
然而,這般樂觀自由的他,卻是最先提出解散的人。
 
諷刺地,這也是他第一個被正式採用的點子。
 
不論是組團前、組團後,他面對任何事情都不曾逃避過,甚至總是正面迎接挑戰,對他來說彷彿沒有任何事情需要煩惱,一如他說過的「青春就是要直線球才熱血」。
 
可當樂團逐漸走向力不從心、消沉乏力時,他逃避了。應證了他不喜歡束縛的個性,他努力的想要從這般拖沓的泥沼中解除困境,但他沒有任何辦法,最後只得選擇逃避,然後用「大家肯定都這麼想」來緩解自己的罪惡感。
 
其實,他才是最不想要回歸平凡的人,同時又害怕持續低迷的狀態會讓自己討厭最最熱愛的吉他。這時,他用一貫的「玩笑」劃破了在場每一個人的悵然若失:「吼……終於有一個晚上是可以大睡一覺的。」
 
無論是最吵鬧還是最死寂的時候,他仍然是那個第一個出聲的人。
 
 
關於他們的一切,他都記得
 
看上去凡事於他有如浮雲,好像什麼都無所謂的樣子,其實他把每一個人的心情都看在眼裡。他會去數算他們跟彼此道別的次數,也會深深地把他們對自己的影響刻在心上,在沒有人知道的時候用這些進行自我反思。
 
他一直記得宥亭一拳揍出了他的責任感和初心;也因為允書立下的約定而為自己萎靡的安逸感到無地自容;更記得詠燦要自己多學成語的苦口婆心,還有阿澤默默的支持與包容。
 
也許就是因為郭辰禹的這般坦率而重情義,所以我才會選擇在番外裡面用他的視角來敘述「YouRock!」解散的始末,還有當下的心境。
 
換寫其他人或許根本不會比他更誠實。
 
 
「青春就是要直線球才熱血」
 
在寫「郭辰禹」這個角色的人設時,老實說我滿痛苦的,畢竟他的個性跟我本人有大概150度左右的不同吧,剩下的30度大概就只有「對喜歡的事情特別執著」這一點。
 
其實我很羨慕像他這樣的人,他有面對一切的勇氣,就算曾經逃避過,他也會重拾真摯的態度回來面對。相反,很多時候、很多人,包括我自己都不見得有這種勇氣去正視自己、解剖自己內心深處的真偽,甚至拿出行動去修復它。
 
在書寫郭辰禹的過程中(好饒舌啊這段),我也慢慢地開始嘗試在每一個需要抉擇的轉折點上提起勇氣⋯⋯這才曉得,果然「青春就是要直線球才熱血」啊!
 
 
 
今日人氣:3  累計人次:4310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