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帶我來到這世界,用慈愛的手臂抱我;我也用我的手臂在她離開這個世界時抱著她

2020/3/3  
  
本站分類:生活

她帶我來到這世界,用慈愛的手臂抱我;我也用我的手臂在她離開這個世界時抱著她

道別從來就不是件容易的事。跟即將死去的所愛之人說再見,可能是你這一生當中將會經歷的最困難事情之一。不論你認為自己的準備做得有多好,當那一刻真的到來,絕對還是難以面對。如果你現下正面臨這種情況,祝福你,我的心與你同在。


向上張開手的堅持

我在2011年的春天失去了我的母親,當我的母親開始長期接受安寧照護,我拿到了一本小書--《愛的抉擇:如何陪伴療護與尊重放手》,這本小書的作者是漢克‧鄧恩。這本小書對我的幫助超乎所有想像,它讓我得以做好準備,面對我人生中一段感情最脆弱也最艱難的時光。我摘錄以下內容在此分享,希望不論是現在或未來,大家可以在這些文字中找到某種安慰:


在可能會失去某人時,人們的自然反應是將手握得更緊,或試著獲得更多掌控。諷刺的是,追求人生中的目標,並不代表你就會因此而過著自由愉悅的生活。我們之中的大多數人確實學會了如何放手:我們放下了童年,擔負起成年人的責任;我們放鬆對我們處於青少年時期孩子的掌控,也放棄了控制他們的企圖;我們不再試圖從財產或職業生涯中找到快樂;我們甚至學會為了自己的幸福,我們必須放開其他人,不再倚賴他們。

為了學到這些教訓,我們必須接受一項事實,那就是這些事或這些人一開始就是我們的禮物

堅持有兩種方式。我們可以像是用拳頭抓著一枚硬幣一樣緊握不放;我們擔心會失去這枚硬幣,所以把它握得緊緊的--的確,如果我們向下張開手掌,硬幣會掉落,脫離我們的持有,我們會因此產生受騙的感覺。另一種堅持的方式是向上打開我們的手掌,硬幣可能會停在那裡,也可能被風吹走或因為晃動而脫離我們的掌控,不過只要它還在手掌上,我們就有這個榮幸可以擁有它--透過張開的手堅持,我們的手是放鬆的,而我們也能感受到自由。

這一小段文字帶給我撫慰也給我提供了力量,我因此得以順利度過我母親生命的最後那幾個月。我運氣夠好,能夠花很多時間陪伴她。在我停駐在她床邊的那段期間,我們大笑、哭泣,還分享了許多故事與特別的回憶。我確保她每個禮拜都有新鮮的花可以欣賞,替她安排做頭髮的時間,還計畫好定期傳送訊息給她,保證她有受到珍惜的感覺。我們以開放並接受的態度,聊到她生命的終結、彼岸,以及未來可以期待些什麼。我告訴她在她之前過世的那些人會在那裡迎接她回家,因此她在旅途中不會孤單。我們說到她會傳送給我的記號,至今這些記號依然誠摯而美麗。

hands-1044882_960_720.jpg我們可以用愛與接納來面對即將到來的失去。
我因此得以在我母親還在這個世上時,享受與她一起度過的時光,而非緊緊抓住她,拒絕讓她離開。

 

我之所以在《生死溝通》中分享這段我生命中最為私人的時刻之一,是為了可以傳達我認為非常重要的一項訊息:我們可以用愛與接納來面對即將到來的失去。我因此得以在我母親還在這個世上時,享受與她一起度過的時光,而非緊緊抓住她,拒絕讓她離開。我不會假裝說這是件容易的事,但我的母親是帶著平靜、尊嚴與優雅度過她人生的最後一段時間。她帶我進入這個世界,用慈愛的手臂抱著我;作為回報,在她離開這個世界時,我也用我的手臂環抱著她。

我沒有任何遺憾,因為我們已經說完並做完需要說和需要做的所有事情。人們應該要對現在在你生命中的人說必須要說的話,這樣你才能永遠不用說「我早就應該、原本可以或原本想要……」或「如果當初……」。試著用張開的手過生活,享受並珍惜你與親友和寵物所共享的每個時刻--因為他們全都是你家庭的一分子。


如果你無法在某人亡故的當下陪在他身邊……

不過,我也聽過許多故事描述,有人因為他們的親人過世時無法在場而感覺多麼傷心,有些人告訴我他們曾經答應在某人亡故的當下會陪伴在他身邊,但是……唉!他們卻無法實現這些承諾。

如果你曾經做過這種承諾卻食言了,無須自責。

你可能每天二十四小時都待在親人床邊,待了一個禮拜,然後就那一次你離開去買杯咖啡,他就過世了。你的親人之所以這麼做,不是因為他們想要你違背你的特殊承諾,而是他們的靈魂決定離開,是為了不讓你承受看著他們走的痛苦。他們這麼做是基於一個理由:他們很愛你--靈魂總是能知道何時該離去,或是是否要停下來等待。


「媽,沒關係,妳可以離開了……」

即使我是一名通靈師,我也沒有從我母親那裡收到她的靈魂所發出的訊息,通知我她即將離開人世。我是突然接到我哥打來的電話,大喊:「約翰,你必須盡快趕回來!」然後他立即掛斷了電話。

當時我人在加拿大多倫多,配合我的出版商做活動。靠著純粹的運氣,或許還有些許神靈的幫助,我才得以在我的母親過世僅僅九十分鐘前趕到。在最後的那段時間,我感覺到某些已故的親戚正在向我們靠近,他們的愛溫柔地包圍著我們--知道他們正等著迎接我的母親,令我感到安心。

儘管在我抵達時母親已處於無意識狀態,但我相信她的靈魂知道我們都在那裡。我低聲在她的耳邊說:「媽,妳所有家人都來這裡帶妳回家了。媽,沒關係,妳可以離開了……,我們會沒事的。要記得我永遠愛妳。」

至今我仍舊堅信她「知道」自己並不孤單。她臉上的表情充滿了平靜與安詳,堅持活下去的壓力已經消失。我坐在那裡握著她的手,感覺到她的母親逐漸接近,幾乎就像在銀行或郵局排隊時你感覺有人站在你後面一樣。接著,我感覺到她的父親、她的姊妹和我的姊姊都從靈界往這裡靠近。

我眼中帶淚對我的兄弟說:「喬、丹尼,把手放到媽的胸口,她現在要離開了!」

我的哥哥喬是一名護理師,他是個非常實際的人,他努力地想了解我的話是什麼意思。他說:「你在說什麼啊?」

我低聲說:「喬,她的家人都在這裡了。他們現在就要帶她走了!」

我們都輕輕地將手放到她的胸口。當時,時間似乎停止了流逝,但是過沒多久,我們都感覺到了當她進行最後一次呼吸進而離開這個世界時,胸口在我們手掌下的起伏。我確信我們的碰觸、我們全體的愛的力量,以及來自彼岸的輕柔牽引,都使得她從她的肉體掙脫時更為順遂。

這段特殊的記憶我永遠都不會忘記;我在接下來的日子裡都會珍惜並且銘記這段記憶。她並非獨自返回靈界那個家,她是與她的家人一同攜手離去。

生死溝通-立體書封.jpg

《生死溝通:你深愛的親友是否平安抵達永恆之地,學習如何與在彼岸的他們聯繫!》

博客來:http://bit.ly/2Hyf04c
金石堂:http://bit.ly/3bGSap2
誠 品:http://bit.ly/2u3t5ng
MOMO:http://bit.ly/2wcIeDi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2629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