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勇敢面對,反撲惡運

2015/10/30  
  
本站分類:藝文

(散文)勇敢面對,反撲惡運

(圖)朱仲祥因罹患肌肉萎縮症,多半時間只能趴著。

 

 飛人喬登在他球員生涯中拿過六次NBA總冠軍,六次都在他的籃球「原鄉」──芝加哥公牛隊拿下,中間有兩年(1993~1995)為了圓棒球夢,跑去打棒球,失去飛人的公牛隊也連著兩屆空手而歸。

 

  儘管後來他曾一度以低薪待過華盛頓巫師隊兩個球季(2001~2003),每季仍能拿下平均20分以上的成績,但咸認他在1998年球季結束後第二度退 休,又選在三年後紐約遭到恐怖攻擊(2001年9月11日)之際復出加入巫師陣容,其目的一方面是提振巫師隊的士氣和票房(當時他是巫師隊的高層主管), 另一方面也有為受襲後的美國療傷止痛的作用。

 

 不過,他在巫師隊做了什麼,已很難有人再憶起;在公牛隊的六次總冠軍,也忘得差不多,但相信那一代的球迷,腦海中永不會磨滅的印記是,1998年總冠軍賽在鹽湖城對爵士的第六場,當時公牛以3比2領先,再拿下一場,就是總冠軍。

 

  但賽事對公牛一直很不順,公牛差不多是在一路落後的情況下慢慢追上,但最後20秒,爵士還領先一分,且球在爵士手裡,根本沒人想到公牛有機會反撲。哪知 道,老喬登仍然拚了命的抄下「鐵人」史塔克頓傳給另一個「鐵人」馬龍的球,完場前5秒,隻手騙過了羅素,在全場爵士球迷的嘩然聲中,投進致勝的最後兩分; 拿下他球員生涯最後一枚冠軍戒指。

 

 以前我總稱這種球叫逆轉,或致勝的最後一擊。卻不知何時,在報章體育版面上看到有人使用「絕殺」,不禁拍案叫好。這詞兒指的是退無可退時的「絕」地反擊,有如好萊塢電影中,一個弱女子在幾乎絕望之際,竟能將山一般強悍的對手,一擊斃命的驚奇和刺激。

 

 棒球的「九局下半兩出局」也是「絕殺」的最佳時機,因為正常賽事的最後一局,下半局會由主隊進攻。如果這個半局需要進行,只意味著兩件事——此時比分打平或者主隊落後;只要未出現三個出局數,哪怕主隊還落後,兩出局了,依然存在勝利希望。

 

 今年7月18日,洛杉磯天使隊在主場迎戰波士頓紅襪,一直到九局上仍是0比0平,九局下,兩人出局後,外野手楚奧特(Mike Trout)的一支陽春炮,讓紅襪飲恨。就是棒球場上典型的絕殺。

 

 籃球場上這類絕殺球其實最多,我們的「老鄉」林書豪,2012年初在尼克隊爆發後第三天,全隊開赴多倫多對上猛龍隊,整場尼克隊一路落後,苦苦追趕,最後0.5秒兩隊87平,就靠著林書豪在三分弧頂的一記三分絕殺,讓猛龍隊無力回天。

 

 又逆轉又絕殺,讓當年多少球迷跟著樂瘋。

 

 球場上如此,「絕殺」其實也是在生活中體現運動精神的最好標記。

 

 從劉俠到「小巨人」朱仲祥(按,台灣肌肉萎縮症患者,2001年過世,他留下一句名言『一個人的人生態度,決定一個人的高度』),從詩人梅新罹病後仍想著一首未完成的詩,到林紹梅成為漸凍人,仍藉著貶眼方式寫詩……他們勇不屈服,從不停止地試圖找出惡運的要害,準備出擊完成絕殺的精神,意義並不下於電影《亂世佳人》郝思嘉正面與未來和惡運對決的果敢和堅定。

 

 你可以說這是運動場上的心靈雞湯。「永不言敗」其實相當浮面,很多時候,挫敗本來就像難纏的小鬼,總是趁你不注意時,跳出來擋在你前面給你難堪,甚至想一拳將你KO,你躲不過,要克服它的唯一方法就是面對它,也趁它一個不注意,逮住它的要害,給它一記「絕殺」。

 

 然後在你揚長而去,踏過它的屍體時,不忘再狠狠踩上一腳!

 人類因而有了前進的動力!

 

  ~2015年10月30日中華日報副刊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95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